也談修去不易覺察到妒嫉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修煉後,知道妒嫉心不去是不得正果的,也就十分的注意自己不要有這顆不好的執著心。這十多年的修煉,自認為妒嫉心已經很淡了,可是,近期在與同修的交流中,我感到自己與同修之間有點隔閡。

通過學法發現,自己還有妒嫉心存在的緣故,一些平常的心態裏面隱藏著我很深的妒嫉心。表現之一是,同修在一起都會圍繞著修心性和做證實法項目的事情交流。有時,當聽到同修說他自己或其他同修在心性的某方面做得不好,或者,因為一些正法的項目沒有做的很好,有不足,比如同修說,經常看到地上的錢,就撿起來據為己有,一位同修經常在親人面前表現的很差,與父母或配偶或兄弟姐妹為一點小事爭吵,非要贏;有同修做真相資料,不愛惜設備,一個打印機用不了幾個月,就壞了,然後就叫同修再買,自己還不拿錢,還理直氣壯的說,電費和時間不是錢麼?打印的真相資料經常有錯頁、白頁,也不檢出來,就裝訂,拿去散發了。聽到這些問題,我不是與同修在法上交流找出問題,進而怎麼歸正、提高,而是沉默,不說話,在心裏面很受用的樣子,為同修有不足而坦然、或安慰的樣子,在潛意識中,認為我修煉有不足,你也一樣啊,也不比我好到哪裏去,大家彼此彼此,都差不多。這不正是妒嫉心的表現麼?師父講:「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1]。

表現之二是,我本人雖然很少背後議論別人,也很少說同修的不足,擔心造口業。可是,卻喜歡聽同修說別人的不足,或聽同修說同修自己做的不足,卻不希望聽到同修精進的表現。將自己的狀態隱藏起來,既不說自己修的好的方面,也不說自己還有不足的方面。在這種心態裏,有非常不好的執著,背後議論人、妒嫉、以及對同修的不信任等。

表現之三,這雖然不是在我身上出現,卻與我有關。一位同修經常與我交流,我講,我時間抓的比較緊,傍晚下班,有時在大排檔隨便吃一頓、有時就是吃方便麵,節約時間做真相資料,及時的為同修提供,不耽誤同修講真相,一個星期,我要做多少多少份。該同修就馬上反駁說:「不要顯示,你跟其他同修比差遠去了。」同修這樣一說,我就不敢再說甚麼了,心想,是不是我有顯示心了?但有時我只是很平淡的敘說自己的安排,該同修也是這樣用「不要顯示」來堵我的嘴。而後,他就說,他過去怎麼精進、付出多少。這樣的情況發生多起,我就想一定是師父點化我,有甚麼執著心要我修去的。顯示心是我首先有的,做了一點事情,就希望得到別人的誇獎、讚揚,完全沒有認識到正法的事情是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沒有任何值的自豪的。做好了是師父的加持,做不好是自己修的不足,應該改正提高。那種看不得別人比自己修煉的好,不正是妒嫉心的表現麼?我自己正是有這顆妒嫉心。只是出於自己性格內向,不怎麼表現出來,但是卻隱藏在我的思想深處。妒嫉心會使自己與同修配合不好,嘴上不說,心裏面看不上別人,互相排斥,造成同修之間的間隔,不能形成金剛不破的整體,造成有漏。嚴重的會使自己的修煉出現麻煩,被舊勢力鑽空子。深挖下去是為私為我的自私心,與舊勢力是一樣的,與師父對我們的要求完全背道而馳。

妒嫉心會使自己滿足一點點的成績,裹足不前,心性得不到真正的昇華。認識到自己妒嫉心的種種表現,感到汗顏。提筆將它曝光出來,徹底修去這顆不好的妒嫉執著,多學法,在大法中歸正。個人層次有限,一點淺悟,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容法 〉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