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妒嫉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以前以為控制自己少說話是怕助長顯示心和歡喜心,現在才體會到其實是怕別人妒嫉,怕別人超過自己。而在顯示心和妒嫉心的相互作用下,很容易自心生魔,做出亂法之事。最近在遭到邪惡非法關押迫害後,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才深刻認識到妒嫉心的危害。以下從幾方面談談自己的一點體會。

一、要做虔誠的弟子

我從小性格比較內向,喜歡獨來獨往,高興了自娛自樂,生氣了自怨自艾。在家裏比較聽話,鄉親們都誇我懂事,自己也渴望得到別人的讚美。上學考試,每次爭考第一名,怕別人瞧不起。看電影要看好萊塢大片,有時先看評論如何,不好的就不看,這樣才覺的自己有品位。在這種名利心、虛榮心的影響下,逐漸變的自命清高,時時想到的是爭第一,得到了就高興,失去了就痛苦,慢慢形成爭強好勝、怨天尤人、自謂不公等等狹隘心理,而這些心挑動妒嫉心,給了妒嫉心生存的土壤,相互依存,最終形成觀念。

修煉大法之初,由於片面的理解法,走了極端,導致工作不穩定,生活緊張,家庭矛盾很突出。而自己又陷在這個困難中去尋找出路,用人的辦法來解決,沒有在法上修,所以情況越來越嚴重。

經歷很多困難挫折後,才體會到自己沒有擺正修煉和工作的關係,所以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因為非常極端固執,侷限於肉眼所看到的東西,認識一個事物之後就容易固定下來,比如說從師父講的某一句或某一段法中體會到甚麼,就認為是絕對的真理了,然後就像禪宗一樣畫框框鑽牛角尖。或者對一個人或事形成第一印象後就很難改變,記的最開始學《轉法輪》的時候,覺的師父講的有些話不符合自己的觀念,這種傲慢和懷疑的觀念使自己產生了對師父對大法的不敬和不信,以至於沒有擺正自己與師父的關係,所以在修煉中有時會把師父的法當成自己的話來炫耀,有時把自己的認識摻雜到法中來教訓別人等等,起了干擾破壞作用。

最近體悟到這正是妒嫉心所致,是舊宇宙的為私為我的觀念對師父的妒嫉,使自己只是在大法表面得到一點知識,而不是真正走入修煉。師父把大法傳給弟子,是師父的慈悲,是弟子的榮幸。弟子的智慧、財富、正念、生命都來源於師父,來源於大法,唯有以虔誠、恭敬、謙卑的心感恩師父,感恩大法,才是本性。

二、要做真誠的同修

在和一些同修接觸過程中,發現他們在有些問題上不嚴格要求,比如說吃,有的同修還執著吃雞鴨魚肉,還有各種零食等等。有時候勸他們要嚴格要求自己:到高層次上不能吃肉,不能吃蔥薑蒜等;夏天天熱,煉功人不用打開電風扇了,要能吃苦中苦;正法到了後期,煉功人不能結婚,否則干擾大,還容易被鑽空子;學法時要恭敬,不能穿背心短褲等等。看起來好像都挺對的,好像是為同修好,實際是只注重煉而不注重修,把搞形式當成修煉,把過去小法小道的東西摻雜到大法中,甚至拿這種修飾門面的做法去要求別人,叫別人跟自己學。同修提醒我不要走極端時,自己還不服氣,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壞事,反而認為是在嚴格要求自己。顯示心、歡喜心、爭鬥心、名利心等等全起來了。

後來認識了一位老年同修。接觸後,發現他學法時加字漏字,語速快,吐字不清,還迷迷糊糊的;煉動功總愛走動,撓撓這兒摸摸那兒,煉靜功幾乎就是在睡覺;發正念多數時候倒掌,等等。和他交流多次都不見好轉,而且發現他總愛找理由辯解,慢慢的自己就不耐煩了。我想我是為你好啊,師父安排我來是幫助你改變這種不好的狀態的,你卻這麼不爭氣,還不愛聽。而且怎麼想怎麼認為都是他的錯,後來就想他這樣下去很可能會被迫害,從而產生了遠離他的想法。有時就覺的他會不會就是那種練了二十多年了沒出功能還在氣中徘徊著的人,妒嫉心強,在妒嫉我呢。但是後來經歷的事情才使我意識到自己錯了,另外的同修給他提建議,他比較接受,而且開始努力改變自己的狀態。原來是我一直在向外看,沒有向內修,沒有做到無條件向內找。表面上都是給同修提建議,可我說話的時候,常常是帶著指責抱怨的語氣對同修嚴厲批評,別人又怎麼能聽進去呢。甚至連最基本的尊敬老人都沒做到,連常人都不如了。遇到矛盾一味的向外看,強調自己在幫助別人,把自己擺在絕對正確的基點上,這不就是邪黨「偉光正」那一套嗎!

於是,我靜下心來向內找:為甚麼我看到別人的總是不足,而不是優點?為甚麼我遇到這些問題的時候心裏總是氣憤、無奈?為甚麼我總是拿同修和自己比?為甚麼我看同修就像申公豹對待姜子牙?為甚麼我總是喜歡要求別人怎麼做?為甚麼我聽到同修交流自己的體會時心裏總有點不以為然?……我發現每一個為甚麼裏都有一個「我」,因為有「我」,所以才有那麼多為甚麼。在走入大法修煉之初,我就在想為甚麼我得法這麼晚,心裏有些遺憾,尤其看到大法弟子參加師父講法班,以及九九年迫害開始後,大法弟子們威嚴護法的可歌可泣的故事,既感動又失落。為甚麼會遺憾會失落呢?其實就是羨慕、嫉妒、恨。

最近體會到,在和同修發生矛盾時,多數都是妒嫉心在搗亂。為了得到同修的認可,自己非常注重外在形式的改變,所以表面上冠冕堂皇,給人一種精進的感覺。當同修去發真相資料時,自己心裏就不服氣,然後也開始琢磨怎麼怎麼大幹一番;當同修談起自己遇到誰誰誰,怎麼跟人家講真相時,自己就不愛聽,心想可千萬注意不要生歡喜心,要去掉顯示心;當同修被邪惡迫害時,自己就在想他平時都有甚麼執著,是哪顆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了;看到同修在被迫害時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就嗤之以鼻,認為怎麼幹出這種事情來,要是我的話怎麼怎麼樣……怕自己落後,怕同修超過自己,所以才想著嚴格要求自己。

在常人這個大染缸裏,很多人都在隨波逐流,而同修們卻能守住善念,想要返本歸真,這是多麼的難能可貴呀。在殘酷的迫害下,很多人都在助紂為虐,而同修們不畏強暴,敢於說真話,用生命守護真理,這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而且同修修好的那一部份早就隔開了,表現出來的往往是不好的,其實自己看不慣,並不是對方有甚麼錯,而是因為不符合自己的觀念。如果要求人人都像自己一樣去思考去行動,那不成了邪黨控制思想那一套了嗎!同修是師父的弟子,我們同修一部大法,這是多大的緣份啊。同修是一個整體,應該相互鼓勵共同精進,最終達到無脈無穴,金剛不破。

三、要做友善的家人

走入修煉以後,覺的自己不像常人一樣思想敗壞、言行低俗,認為自己比別人好,心性高,所以和人說話常常是不屑一顧,或嗤之以鼻,給別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我家住農村,從小就感覺自己命運不濟,沒出生在好的家庭,後來把這種罪過怪罪到父母身上;在家裏,媽媽對弟弟要寵愛一些,對弟弟用錢不節儉也不說,自己就生出不滿了;我把大法真相告訴父母,他們若不認同,就覺的他們悟性不好,要是說大法不好的話,就覺的他們素質差,不可理喻,甚至不可救藥;後來弟弟也得法了,就叫媽媽學,她就跟著學了,而我不是因此為媽媽感到高興,反而是心裏不平衡了。這些自謂不公的心理都是妒嫉心的體現。

看到別的同修家裏也有不修煉的常人,但是表現的很好,有的還幫助大法弟子做講真相的事,自己就生出攀比心、妒嫉心、怨恨心。俗話說:有緣千里來相會。何況是自己的家人呢,不管是善緣還是惡緣,作為大法修煉者,都應該抱著善心去對待他們,而不是把大法作為資本,用以建立自己在常人中的威望,滿足自己的私慾。如果把他們當作敵人,又如何能做到善呢,更談不上去救他們了。只有把他們當親人,考慮他們的感受和承受,真心為他人,才是一個修煉者所為,才能讓他們感受到大法的純正。

在解體妒嫉心的過程中,發現它是如此頑固而又無處不在。最近體會到,舊勢力對正法的干擾破壞正是由於妒嫉。它的本性是為私的,衡量好壞是以我為標準,所以總是自命不凡、自以為是、沾沾自喜,甚至麻木不仁、冷血無情、目中無人,對生命漠視。

妒嫉心使自己對別人嚴格,對自己寬恕。自己哪裏沒做好,就趕緊找藉口來敷衍;誰要說自己好,心裏就美滋滋的,覺的這個人可以交往;誰要指出自己的缺點,心裏就不高興,認為這個人不好惹,以後要防著點兒,或者表示憑甚麼說我呀,你要叫我做好你得先做好;看到別人獲得讚美就表示懷疑或心裏不平衡;看到別人遭受批評就幸災樂禍,有時還添油加醋背後議論;別人做得好就認為他是在顯示,沒甚麼了不起的;同修要做的不好就生氣,好像自己多付出了,吃了虧了;自己看不到的就不相信,或排斥,或打擊;自己做不到的事,就認為別人也好不到哪兒去;看到同修結婚了,也想是不是自己也可以找個人結婚;同修表達自己的看法時,有時直接反對,無理也要辯三分,不考慮對方感受;為了打擊別人,先說出自己的不足,表示自己在向內找,然後開始攻擊別人;為了不丟面子,做錯事時編造一個接一個的理由;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傷害,遇到問題總愛往外推,或找理由拒絕;為了顯示自己,先表揚別人的優點,然後再找出對方的缺點給予對方無情打擊;為了證實自己,說話浮誇,總記住自己做了哪些好事,忘記做的不好的事,直到自心生魔……

妒嫉心是惡、是私,所以總感到自己修不出善心,有時候變的麻木、懶惰、求安逸。妒嫉心和其它幾乎所有的執著心都有連繫,尤其在黨文化影響下,爭鬥心不去很容易產生妒嫉心。

其實,師父一直在點化,只是弟子愚笨,關鍵是不懂得向內修。幸運的是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當我真心想要向內修時,感到師父時時刻刻都在幫助弟子。

特別有幾天,在針對一思一念向內找的過程中,真切感受到心臟部位有一個東西在快速的轉動,真是非常美妙,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弟子,謝謝師父!

個人修煉中的一點體會,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