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小弟子突破自我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日】我寫這篇文章,是想與曾經的小弟子、如今的青年弟子分享一下我的修煉體會,希望我們都能夠做好三件事,緊跟正法進程!

我是一名二十來歲的青年大法弟子,很幸運,在我出生的那一年,我們家喜得大法。我從小就跟著爸媽學法、煉功。在迫害發生之前,媽媽還經常帶著我去廣場參加集體煉功,還到同修家學法,當時我只有兩、三歲,就安靜的坐在旁邊聽著。

九九年迫害開始,我們家的大法弟子心裏從未動搖過,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當時還很小,並不了解具體發生了甚麼。二零零六年,我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當時我在上初中,這個小組持續了很長時間,所以我的整個中學時代都沐浴在大法中。

那段時間,我遇見了很多同修叔叔、阿姨、爺爺、奶奶,我是這個學法點上唯一的孩子。這些同修做得都非常的好,大家都很精進,互相交流、配合做好證實大法的事情。在這個期間,有很多同修被抓,其他同修一起去營救,雖然我當時忙於學業,但是也很關心同修們的安危,跟著媽媽去勞教所等地發正念,我也會經常跟著媽媽發真相傳單。

後來,我考上了一所比較好的大學。說到考學的事,我總會特別感激師父、感謝大法。我參加的是音樂類藝考,很多了解的人應該都知道,藝考的黑幕是很多的,特別是名校,想考的學生很多,考進來的學生不僅僅需要自身實力,還需要花不少錢去賄賂考官。我當時就想著,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應該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賄賂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我不能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擇手段。所以,我只管努力學習,一切都聽師父安排,最終我考上了心儀的學校。

師父說過:「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我一直堅信著這句話,今年,我又順利地考上了某音樂學院的碩士研究生。這一切都是師父給我的。

我一直在外地上大學,沒有遇到過當地同修,我失去了原本修煉的環境。大學裏的宿舍生活,學法、煉功都很不方便,再加上沒有同修可以交流,我覺得自己離法越來越遠了,講真相的事情基本上沒有做,內心非常的痛苦,非常著急。

考研結束後,我在心裏求師父,求師父給我機會,就算我一個人在外地,我也一定要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沒過多久,本地的一位同修阿姨幫我聯繫了我學校那邊的同修,就這樣,我有了學法煉功的環境,並且在同修的鼓勵下,我與大學室友還有朋友們講了真相,我不留遺憾的畢業了。

在此之前,我雖然也發過真相傳單,但都是跟著爸媽去做的,從來沒有自己真正地走出來,總是覺得自己年齡還小,不敢去面對危險、不敢承擔大法弟子的責任。

師父說:「等到我傳法的時候,那個神來的就像雪花一樣下來。就那麼多。我一算這個年齡啊,從我傳法到現在,二十五歲左右這些年輕人,真的還有很多人沒有得救,都是神來的」[2]。二十五歲左右的年輕人,不正是我們青年大法弟子的同學和朋友嗎?我們怎麼能不救他們?

在與室友講真相之前,心裏也掙扎了很久,害怕她們不理解,害怕她們不願意聽,甚至害怕會因此破壞我們之間的友誼。但是,我在心裏祈求師父,求師父加持,讓她們了解真相並且得救。一天早上,我與一位室友出門辦事,在路上,我告訴了她關於大法的真相,並且勸她三退,她一開始覺得很驚訝,沒想到我會跟她說這些,也沒有想到我是大法弟子,但是當她明白真相後,她表示對大法弟子的同情,並且願意退出中共。

後來,這位室友一直鼓勵我跟另外兩位室友講真相,她也在旁邊幫著我說,一位室友很順利的就三退了。另一位室友因為對法輪功的偏見比較深,所以未能三退,但是她也明白了一些真相,態度要緩和許多,並且開玩笑似的跟我說:「你應該大一一來就跟我們說,一直說到大四,說不定我們都跟著你煉了,研究生記得要早點說啊!」我想這些都是師父借同學的嘴巴點醒我,我不能夠為了自己的安全,而放棄救度身邊的眾生!

離校的時候,室友的男朋友來接她,正好我們一起坐車,在路上,她的男朋友也表示願意退出中共了,並且叮囑我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心裏真的很感動。

以上是我的修煉體會。青年大法弟子,請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師父的法身一直在我們身邊,只要我們有一顆想做好的心,師父一定會幫我們的。共同精進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