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現狀況是因修煉上放鬆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前兩年,因迫害我被迫流離失所,在一處城鄉交界的地方租房居住。雖然居住環境不好,但卻不敢放鬆對自己的要求,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做三件事都比較到位,感覺生活得很充實。

今年年初,我結束了這種流離失所的清苦生活,搬進了還建的新房子,與兒子、媳婦和孫女們團聚在一起。兒子和媳婦將新房裝修得豪華舒適,與先前在外面租房條件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家人雖然沒有修煉大法,但支持我修煉,一家人過得和睦。

剛開始住進新房時也知道,修煉人不執著於常人的物質生活,修煉依然堅持不懈。然而舒適優越的生活,卻猶如溫水煮青蛙一般,慢慢的在侵蝕著我原本精進的修煉狀態。因跟兒孫們生活在一起,家務事多了,兒子在單位是個小領導,家裏面經常有朋友登門造訪。兒子為人慷慨,經常在家裏陪客人吃喝,我也難免為他們忙碌,有時會覺的身體疲憊,心不靜。不僅如此,兒子還特意買了一個很大的新電視,並配置了一套好音響,還經常邀我跟他們一起看電視,完全打破了我原來清靜的修煉環境。開始我對電視節目還能夠抵制,但後來慢慢覺的在保證學法煉功的情況下,偶爾跟家人一起看下電視也算符合常人狀態修煉,便有點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後來,竟然不知不覺迷上了電視連續劇。

然而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明顯感覺修煉狀態不對了。首先是早六點和半夜十二點鐘的發正念受到了干擾,早上煉功和六點鐘正念經常睡過去,半夜十二點鐘正念也經常錯過。

直到今年三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出現了嚴重的吐血狀態,伴隨呼吸困難,兒子見狀嚇壞了,害怕我有生命危險,要送我去醫院。這時我內心裏徹底驚醒了,思想中升起了正念。既痛心又慚愧,知道自己因放鬆沒有做好,被邪惡鑽了空子。此時我內心裏非常明白,我是一名老學員,大法弟子絕不能給師父和大法抹黑。我跟兒子表明了自己信師信法的決心,並叫兒子和孫女站在我身邊念:「法輪大法好」。兒子和孫女看我態度很堅定,就按我的要求做了。那幾天晚上,我多次出現嚴重的吐血狀態,似乎邪惡要來取命,但憑著信師信法的堅定決心,終於闖過了這一次生死大難。

然而,痛定思痛,我也要深刻的反思自己。自從搬進新居之後,在舒適優越的環境中,雖然也在堅持學法煉功,但是在人心和親情的帶動下,自己不知不覺的放鬆了對自己修煉的要求,慢慢跟家人一起享受生活,滋養了安逸心,消磨了精進的意志。幸虧師父慈悲保護,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師父說:「大家千萬注意,往往出問題就在這點上,往往問題就出在這兒。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1]

大法弟子,尤其是老年同修,師尊付出巨大承受為我們延續來的生命是叫我們用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不是叫我們來享受生活的。今年神韻晚會中那個「洞天方一時,地上幾十年」的舞蹈節目,就是在告誡我們:人生短暫,不過是一場虛幻的夢境而已,千萬不可沉迷其中。一段時間以來,我地也有一些老年同修出現所謂「病業」狀態,由於魔難中正念不足,一手抓著神,一手抓著人,最後無可奈何的去了醫院。「病業」關長期過不去,甚至失去人身,令人非常痛心。

通過這些教訓,一個是警醒自己,任何環境,任何時候千萬不能放鬆對自己的要求。同時也希望,尤其是老年同修,要非常嚴肅的對待師尊為我們延續來的生命,重視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在最後的正法路上走正走好,修煉如初,共同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