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他!就是他!」

耄耋老人修煉中的神奇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九歲,一九九六年春天退休,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對我來說這就是我生命存在的意義。我慶幸自己遇到了大法,內心十分激動,感恩師父收下了我這個弟子,給了我這個修煉的機緣。

修煉後在我身上出現了一些在外人看來覺得不可思議的事,很是神奇。舉幾個例子。

二零零零年我在中國人民銀行看大門(當門衛)。一天,突然覺得食道很疼,咽口水都疼。當時就想,人生生世世造了那麼多的業,修煉不會舒舒服服的一點罪不遭的,所以我也沒太在意,不能吃硬的我就吃一些稀的,堅持吃飯。

一天早上起來刷牙漱口時,突然感覺嗓子眼被甚麼東西都堵死了,一點也不透氣,憋得有些難受,噁心。我覺得不對勁,就使勁的咳想咳出來。就這麼一咳,一下從嗓子裏咳出來一段像腸衣一樣的東西。我看見這東西有四、五公分長,在嘴外面抖動,就趕緊去抓,可是沒抓住,它又進去了,我又使勁的咳了一下,它又出來了,我用力一把抓住,往外使勁一拽,再往外一甩,瞬間血從口中噴湧而出,哧出去很遠。

當時我說:「我是大法弟子,你還敢靠近我?你這樣做,對你還有甚麼好處?!」我說這些話的時候,正好被一位出去遛彎的銀行職工聽見了。他走過來問:「大叔,你在跟誰說話?」因為職工都知道看大門的就我一個人。我說沒人,剛才刷牙把牙刷破了。他走過來一看說:「啊呀,這一大溜的,這麼多的血,哪是刷牙刷破的,快去醫院看看吧!」我說沒事,慢慢就好了。

過了一段時間不知不覺的我開始能吃饅頭了,又過了幾天可以吃硬東西了,全好了。

二零一三年,一位同修的《轉法輪》的書頁散了,讓我幫她釘起來。書太厚,我就用電鑽先鑽孔,手一抖,孔鑽偏了,離字太近,要這樣釘起來就會把字壓住,沒法讀了。沒辦法我又把鑽頭外移一點從新鑽了孔。這樣釘起來的大法書,不是很整齊。翻開大法書一看,那鑽孔特別刺眼,從上到下全部這樣,我心裏說不出的難受。

我雙手捧著《轉法輪》流著淚對師父說:「師父啊,這可咋辦啊,您看我做的這錯事,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我也無法跟同修交代。」最後無奈的把書放到櫃子裏。

第二天我拿出《轉法輪》遞給同修。同修問:「釘好了?」我說:「別提了,我沒臉跟您說。」同修又問:「咋的了?」我邊說邊翻書:「看看吧。」我把書從上翻到底,可一個鑽孔也沒找到,那書就跟沒鑽過一樣,並且書釘的整整齊齊,不歪也不斜。同修怔怔的問:「你找甚麼?」我激動的放下書,雙手合十:「佛法無邊,太感激師父了!」然後就一五一十的跟同修說了整個過程。同修聽後也激動的眼含淚水。

今年清明節前兩天,我和兒子兒媳三口跟著旅遊團去爬泰山。在泰山腳下,兒子跟我說:「爸,要不您坐索道上去吧?」我說既然來了我就要自己爬上去。兒子看我態度堅決,就說:「那我給您買根拐杖吧!」我說:「出那洋相幹甚麼?」

我邊走邊背師父的《登泰山》和其他的經文,就這麼輕輕鬆鬆的爬上了泰山。兒子和媳婦都落在我後面。到了泰山頂上,我覺得自己身體輕飄飄的,很舒服。

往回走的時候,兒子又說:「爸,這回坐索道下去吧。」我說:「不用,我能爬上來就能走下去。」

往下走到半山腰的時候,遇到往上爬的遊客,一位遊客指著我驚奇的對他的同伴說:「就是他!就是他!」我說:「我怎麼了?」對方說:「就你已經八十歲了。」我說:「你怎麼知道?」對方不接我的話茬說:「啊呀,您老人家真行啊,八十歲的人爬上泰山還能自己走下去!」

兒媳給我女兒發微信說:「姐,爬泰山真的挺累的,可八十歲的老爺子一點兒也不覺得累,做晚輩的也不敢說累啊!」

這一回真的讓他們見識了大法弟子的與眾不同。

師父給予的太多太多!謝謝師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