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在醫學界堪稱奇蹟」的病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下午三時許,我丈夫在開車途中,突感一陣眩暈,身體極度不適,伴隨著劇烈的嘔吐。他馬上給我兒子打電話,說明了身體不適的症狀。兒子以最快速度趕到他身邊,開著我丈夫的車把他送到最近的醫院。

到了醫院,兒子攙扶他下車,他走了兩步就癱坐在地上,兒子趕緊叫了急診室的護士、醫生,用擔架抬到診室。經過緊急診斷搶救,以及最快的CT腦部成像,醫生診斷為小腦中心部位出血,出血量達到三十毫升,人體毫無正常機能反應,雙瞳孔放大,毫無意識,僅有微弱呼吸與心跳。

現場急診大夫經過診斷後,通知我兒子做好後事準備,認為毫無醫治必要,去世只是時間問題。我兒子不敢相信眼前一切,通過熟人,找到醫院裏腦神經外科主任醫師再行診斷。主任醫師到場後,診斷結果與急診大夫意見一致,認為沒有手術與救治必要,建議轉移到普通病房,讓家人盡可能多陪他一段時間……

每天下午我都出去講真相救人,不帶電話。我兒子在第一時間未能聯繫上我。他聯繫上我們一位同修,幾個同修先我趕到醫院看望生命垂危的丈夫。等我回到家才發現有未接來電,回電後才得知我丈夫的病情。

我立即到師父法像前求師父救救我丈夫,我一定走師父安排的路,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對自己說:有師在,有法在,他一定能好,一定的。

我煉法輪功,曾被中共迫害,他也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二零零二年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公安局的人鼓動他與我離婚,他沒有那樣做。特別是後來這些年,他支持我做三件事,為我提供了很多方便。他看到我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和精神狀態很好,也表示以後他也要學大法。他支持大法,我相信師父會幫助他。能不能行,就看我們怎麼做了。

到了重症室,看到大家的嚴肅表情,我立即說:「沒事!沒事!」大夫帶著不可理解的表情對其他人說:「人都這樣了,他老伴竟然還說沒事!」

我走到丈夫身邊,伏在他耳邊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丈夫一點一點有了反應,接著又開始強烈的嘔吐……

晚上九點左右,丈夫的親人、朋友得到消息後陸續從外地趕到醫院。為了不錯過手術的最佳時間,親屬們商量決定立即手術,並聘請了省城教授專家趕過來親自主刀。就在此時,丈夫在清醒的片刻突然說出了「不動手術」的意願。我一直在發正念,求師父加持──不做手術也一定能康復。

三月九日凌晨二點多鐘,省城專家趕到,仔細查看了我丈夫的情況,看到丈夫已經能睜開眼睛,能說出明確表達自己的意思的詞語,並能對各種外界刺激做出相應反應了,考慮了一下,說再做一次CT複查。

在CT室裏,只剩下我一人陪伴丈夫,我心裏就是一念:「不做手術!」一邊求師父一邊發正念,並和丈夫進行溝通,告訴他一定能安全度過這一劫……

CT片出來後,教授和本地主治醫師共同研究後,說:「出了這麼多血,病人的狀態還能恢復到這個程度,簡直就是個奇蹟!在這種狀態下,做手術和不做手術都是兩難的選擇。如果後來的狀態是持續惡化,出血量持續增加的話,那麼馬上手術是優先選擇;但目前出血量沒有增加,反而有減少的趨勢,病人的意識與機能也恢復了大部份,這種情況下,建議採取保守治療。」教授在交代了四十八小時和七十二小時兩時段重點監護事項後,連夜返回了省城。

三月十四日,丈夫做第四次CT檢查。主治醫師對片子進行研究後說:「腦室積水」有些膨大,建議下管引流。

丈夫自住院以來,未出現過主意識不清的昏迷狀態,從未發燒,體溫正常,四肢逐漸靈活,能用語言表達吃喝拉撒等需求。我斷定不需要做這個手術。回到家我立刻求師父:師父,請幫助他不做引流,他自己一定能儘快吸收的。下午我就到醫院簽字不做手術。

晚上兒子將第四次CT影像傳給省城教授,請他幫忙觀察病情,是否要做下管引流手術。教授回覆:「不用下管,恢復的很好。這個病例在醫學界堪稱奇蹟。」

過了一個月左右,丈夫就出院回家休養了。現在情況越來越好。

感謝師父救了我丈夫的命!

謝謝幫助給予我丈夫正的能量的所有同修!

也謝謝當地醫院醫生的幫助,更感謝省城教授在關鍵問題上做出的正確決定!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家人出現這樣的事情絕不是偶然的。這讓我更進一步認識到修煉太嚴肅了,任何事情不符合大法,就必定符合了舊勢力,舊勢力就要來毀你。我找到自己存在的很多執著,決心要快快去掉它們。在最後的時刻,只有精進再精進,以報師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