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警察們的「風波」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四日】

正念解體一次「敲門」騷擾

二零一七年麥收前的一天,本想去同修家,轉念想,這幾天講真相效果不好,該靜心學法找找心性了,順便關上門。還沒等我坐下,就聽外面車響,我順著玻璃窗一瞧,是警察。

瞬間,十多人站滿了院子。他們問我母親我在哪兒,我母親說,剛才還在家,誰知道現在出沒出去。警察、縣國保、公安局長、鄉派出所的,幾人喊著我的名字說:「我們都是共產黨員,你要相信黨,今天就是來照相。」有的說「看看家裏有光盤、資料就拿走,不抓人……」

這些我在屋裏聽的一清二楚,該怎麼辦?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今天,我全盤否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思想、行為,我不能害己,更不能害這些受矇騙的國保、警察們。

發正念清除迫害,我想開門,給這些人講真相。其中有幾人早已明白真相,說是為了完成所謂任務,可我屋裏大法的東西太多,我不能讓他們動大法的東西。我在屋裏一聲不哼,抱著《轉法輪》坐在床上想:「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為救度眾生的使命而存在,你們不配迫害我,你們不許參與迫害我,我今天就是為你們好,不許給我照相,我的真相資料是救人的,絕不能落到你們手裏。」

有的揚言要砸門,我就發正念,我的門是大法弟子家的門,求師父保護,不許動。有的利用我父母喊我開門,我不為所動,這伙人急得團團轉,一會兒裝走,一會兒隱藏,一會兒出現,十多人在我家院子裏折騰了兩個多小時,招數用盡了,無奈都走了,最後,交給村裏書記。我給書記講真相,最終解體了邪惡迫害。

「你真開朗」

二零一七年六月上旬的一天,我正在村後公路上收拾軋的麥子,鄉派出所警車慢慢開到我身邊停下來,喊著我的名字說:「有空嗎?」我笑著說:「忙著呢。」問我還煉法輪功嗎?我說:「這麼好的功法,咋能不煉呢?不煉能有這麼好的身體?」警察說:「真是,你比前兩年又胖了。」(這個警察前年,我已經給他退黨。)

我從法中明白,今天的歷史是給大法弟子留下來的,大法弟子是主角。於是就堂堂正正的告訴警察,我們修煉法輪功完全合法,迫害有罪,你看江澤民栽贓陷害法輪功,跟著江澤民參與迫害的都遭現世報應了。二零一五年,我控告江澤民,把我綁架到縣公安局,我把該說的都說了。現在只興我說,不許你們警察問,問了不該問的,就成了參與迫害法輪功了,現在現政府頒布的司法新政,有規定,誰做事要擔責任的,我是修煉正法的,做事為你們好,如果你們不聽勸告,將來法庭上見。

警察似乎聽懂了意思,話鋒一轉,問我家的經濟來源?你都忙甚麼工作?我聽出他們知道我忙講真相,我說:「這不忙著收拾麥子嗎?我家靠種地生活,你看,我一人煉功,全家老少都受益,身體精神都健康。你看,當再大的官職,再有錢,身體不好,就完了,我們煉功無病一身輕,大自在,平安是福,退黨保平安。」

我順便問另一警察:「你入黨了嗎?」他說:「在這警隊裏面都得入。」「要不我幫你退出?保平安。」看得出他有礙於別的警察,支支吾吾的,另一警察說:「行了,你忙吧,有空我們再聊。」我哈哈大笑起來,說:「你要煉法輪功來找我,隨時可以來,你不學煉功就別來了。」警察都笑了,其中一警察說:「你真開朗!」從此再也沒找過。

「你這包太珍貴」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三號,我去集市買東西,隨時找有緣人講真相,我的真相包挎在肩上,對面走過來三個警察,心想,這兩個小警察沒有見過面,不認識,注意點。我把真相包放到電動車踏板的紙箱上。此時,三個警察已來到我身旁,因市場堵車,我停在三個警察的身後。

沒想到三個警察早就注意到我了。幾年前曾騷擾綁架過我的一警察問我:「你怎麼不走?」我笑著說:「不是你們也沒走嗎?」警察說:「我看你這包太珍貴,我們怕別人給你偷走,幫你看著呢!」我說:「我這包誰也偷不走,我有師父保護。」

其中一警察問我:「你還煉功?」我說:「這麼好的功法怎麼不煉?煉。你看我身體多好,誰不讓煉我也得煉。」一警察順手拿起我的皮包,一看包裏全是大法真相冊子、真相光盤、破網軟件、護身符,囑咐我這包太珍貴太好了,你可看好。警察幫我把皮包掛在電動車把上,警察建議我還是挎在肩上,我笑了,三個警察也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都笑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