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畢業二十年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日】大學畢業轉眼二十年了。時光荏苒,真是彈指一揮間啊!

二十年前,我青春年少,滿懷憧憬,人在中國,二十年後,步入中年,人在德國,和德國的同事一起打造「德國製造」的品牌。

一九九七年大學畢業後,青澀的我們就從象牙塔走向了社會,奔向全國各地。但在當時,對我來說,無法預料的是,我將面臨或許一位七十歲的老人都不曾經歷過的人生變故,在跌宕起伏中要閱盡世間的風雨滄桑。

我從小酷愛氣功,大二時,我遇到了當時在中國最流行的氣功,法輪功。我們大學坐落在東北嫩江平原上的城市齊齊哈爾。九三年七月十五日,法輪功創始人親臨齊齊哈爾傳授法輪功,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吸引了四面八方的有緣人,當時在塞北平原,人們到處傳揚著法輪功的傳奇,那真是病者脫沉痾,惡者生善念,狹者變寬宏,危者得新生。一時間人心向善,道德回升。

一九九五年五月,我有緣開始煉法輪功,記得在富拉爾基區的一個學校,周圍來煉功的,站滿了整個操場,足有四五百人。至今我都非常懷念那段美好的時光,和齊齊哈爾那些樸實的朋友們。我們大學裏也有一個小組,學校所有同學早上都要出早操,但是唯獨煉法輪功可以不去,我們在一片小樹林裏煉功。那時人多的時候達到五十多人,還有教職工也煉,冬天室外太冷,我們就到室內煉功。說給現在的中國人,他們一定會非常驚訝,當時每天早上,黨支部書記的辦公室就會響起法輪功祥和的煉功音樂,每天我記得很清楚,我經常在繫黨書記的辦公桌上打坐,然後充滿精力的迎來新的一天。

煉法輪功後,我也變的善良,樂於助人,記得一次騎自行車的途中,看到一群人,走近一看,人群中是一個醉漢倒在地上,他的同伴求大家幫忙,但圍觀的人中沒有一個伸手的。我走過去,和醉漢的同伴把他抬上一部三輪車,拉到他家裏,我記得當時醉漢特別沉,我們把他抬到二樓他家裏的時候,她老婆開門一聲謝謝都沒有說,一杯茶水沒給倒,我毫無抱怨的離開了。

畢業後,我來到了海濱城市大連,那裏法輪功家喻戶曉,一名大連學員說,當時他們單位從處長到科長,人手一本《轉法輪》。當時市區至少有二百三十四個煉功點,每天清晨,在城市的每一片綠地,人們都會聽到法輪功祥和的音樂。

一九九八年,大連地區6478人參與了《大連修煉法輪功健康調查報告》的調查,調查結果表明,學員中疾病症狀消失率達90.12%,6327人每年為國家節省醫療費用達1525.07萬元,為企業為家庭減輕了負擔。九七年《大連日報》曾載文《無名老者默默奉獻》,報導古稀老者因修煉法輪功為村民義務修路一千一百多米的事蹟。九八年《大連晚報》還報導大連海軍艦艇學院法輪功學員從大連自由河冰下三米救出一名落水兒童。」

當時我在大連機床廠工作,好多學生到那裏後陸續都因為工資低離開了,記得我當時工資還不到五百元,拉麵、方便麵、酥餅是我常吃的伙食,但是我卻自得其樂,每天非常充實。

我負責兩個發動機自動線的維護,工作非常認真,中國製造的機床故障頻發,我隨叫隨到,迅速成了廠裏的技術骨幹。我當時的狀態: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當時全國有一億人煉法輪功,其實仔細想想看,不去說法輪功學員健康給國家節省了多少醫藥費,就憑這些學員積極的工作態度,那是多麼的珍貴,那種積極的動力是能創造多少的生產力啊。我有時候經常假設,如果這個迫害不發生,中國那絕對是另一番局面。

但是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史無前例的迫害,我也被捲入迫害。我由於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綁架到大連勞教所,在那裏,面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警察按電棍按鈕的手指都起泡了,你說該有多歇斯底里。警察用電棍電我脖子的時候,我渾身顫抖,空氣中瀰漫著皮膚燒焦的氣味。

後來我被轉到關山子勞教所,之後被綁架到採石場外役點,我被戴著手銬,只穿著短褲,進入黑暗的牢房,當時正要開飯,我被帶到離廁所很近的地方,蹲下來,飯盆裏是清湯清水,突然有人喊:放炮了,接著一聲巨響,房子上就聽到嗶哩啪啦石頭落在房子上的響聲,房頂的泥塊在震動中垂直落入我的飯盆中,我看著從天而降的「佐料」哭笑不得。之後我被強行和另外一個勞教人員銬在一起,上廁所,睡覺,二十四小時我們都形影不離,總共一百天,三個多月。我現在都有個習慣,不願意戴手錶,因為那會很容易喚起我痛苦的記憶。

不過在善良缺失,信任貧乏的勞教所,我和其他每一位法輪功學員都還在努力的在實踐真、善、忍。記得當時我們住的是上下鋪,一個犯人從上面跳下來的時候,上臂內側被鐵絲刮出一個大口子,肉都翻出來了。當時我把他叫到我的身邊,藉著昏暗的燈光,我用家人給送來的紫藥水和紗布,戴著手銬給他認真的包紮好。

總共四百五十天的勞教,強制的奴役,小號中四十多天的關押,輾轉三個勞教所,真可謂是步步驚心,獲得自由後,我遍體鱗傷,身心疲憊,但一段時間後,法輪功又讓我恢復了平和和力量。對我來說,最難的是,要用雙倍的努力補上勞教中外面世界科技知識的更新,這無疑是一個挑戰,但最後我不僅趕上同齡人的進程,還被德國一家著名公司錄用。如今我在德國一跨國公司任職,業餘時間還繼續修煉法輪功,因為這是讓我迅速消除工作壓力的好辦法,法輪功協助我有清醒的頭腦和德國同事一起打造德國製造的品牌。

我們的老闆也知道法輪功和我的經歷,但是他並沒有像中國老闆那樣把我作為異己開除,相反卻接納了我,我們合作的非常愉快。其實在海外,根本不像中共宣傳的那樣,在法輪功學員中很多都是精英,清華畢業的學子,擁有雙學位的高材生,比比皆是,他們每個人都在法輪功中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價值。

如今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人煉法輪功,只有中國那片土地上迫害還在繼續。三天前,在火車上遇到一個留學生,我說我在勞教所裏面經歷了四百五十天。他告訴我最讓他驚訝的是,他無法想像,經歷這麼多苦難的人,在敘述自己經歷的時候,沒有任何抱怨,心態那麼的平和。是的,在禮崩樂壞的滾滾紅塵中,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默默無聞的堅守著這個世界中最有價值的理念,真、善、忍。

親愛的朋友,如果您也像我一樣離開了校園二十年了,那麼我真誠的向人到中年的您推薦法輪功,有很多人講養生,補這個補那個,再怎麼補都不如心補,當你學了法輪功,你的心態會有巨大的轉變,洗淨鉛華面對真實的自己,隨之帶來身心的愉悅寧靜和輕鬆是無價之寶,他會讓你遠離空虛,充滿實效的工作和生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