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師父給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我沒上過學,不識字,是一個農民。修煉大法前做甚麼事都不順,在世上爭爭鬥鬥的,可甚麼都沒爭來,只落了一身的病,做生意經常賠錢,常常怨天尤人,心中怨恨命運造人。為此經常胸悶,特別難受,吃甚麼藥都不管用。

有一天,剛剛十來歲的女兒回家突然對我說:「我跟著我叔叔學了法輪功的功法。」說完就在我跟前煉功給我看,女兒說,這是第一套功法叫「佛展千手」。煉完功後,女兒說身體特別熱,而且特別舒服。神奇的是,在看她煉功時,我感覺我的身體也在發熱,非常舒服,一點也感覺不到胸悶了。心想:這功法好神奇,我也要煉功。

我不識字,弟弟就給我請來了師父的講法錄音。我聽了以後,只覺的師父講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從來就沒人講過這些做人的道理。就這樣我走入了修煉,妻子不識字,也走入了修煉。我們一家人身體健康、精神快樂、感到人生特別的幸福。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無事生非的開始打壓、誣蔑、造謠陷害法輪功,同修們都知道大法好,可很多老百姓被邪黨的誣陷宣傳迷惑了早已分不清好壞,有頭腦的因為恐懼邪黨,也不敢為法輪功說話。

我們為世人感到擔心,就想讓大家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是被冤枉的,於是開始製作真相資料發給大家。

二零零一年,我們四個同修同時遭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獄中,邪黨為了「轉化」我們,讓我們放棄修煉大法,把我們集中起來,斷章取義的念師父的法。我站起來說:「把師父的法念完整。」獄警說:「你不想學,別影響別人。」又叫人把我關入了小號。過些日子又單獨叫我去學法。我心裏明白他們又在耍花招,就說:「我不識字,不學。」他們也沒轍了。但我心裏時刻想著師父的法。

同時和我一塊被判刑的三個人去學了,其中一個放棄了修煉,兩個邪悟。直到今天他們都不按照師父說的做,不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一轉眼三年過去了。我突然想到,我根本沒有做犯法的事,不是罪犯,不應該聽從他們的安排去給邪黨做奴工。於是我就不出工了。隊長過來吼叫:「你知不知道這是監獄,由不得你!」我說:「地獄我都不怕,還怕監獄,就是不出工。」他們拿我沒辦法就把另一個比較邪惡的隊長叫了過來。隊長說:「怎麼了,為甚麼不出工?」我說:「我病了。」隊長說那快到醫院檢查去。

在監獄的醫院裏,三個法醫鑑定:我的心臟每分鐘只跳三十多下,而且肺部有陰影,還夾雜著其它的病。醫生對隊長說:「還不讓他出獄?隨時都可能出現生命危險。」一個月後,他們就把我送回了家。

邪黨對我非法判刑七年,我三年半回家。見我回到家中,親友們都不相信我能夠這麼快回來。

為了生活,別的我也不會,我就幹我以前幹過的事吧。以前我養過豬,我就還想養豬。也不知道怎麼了,就愛買母豬,一下子買了二十多頭。鄰居們開始說我,「在監獄關的都傻了,現在誰養豬誰賠錢,都在想辦法往外處理呢。他老婆好不容易攢點錢,都讓他瞎折騰了。」

人算不如天算,過了半年,豬肉價上漲了一倍多。一年內我就賺了十多萬。鄰居們反過來都說我有福。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給我的。

後來,在我家又成立了學法點。幾年下來,我們夫妻倆都能通讀《轉法輪》了。我們這裏的同修們都能跟上正法進程。為了證實法,能給人講的就出去講,能貼真相的就去貼,能發資料的就發資料。我家多年來都開著優曇婆羅花。

我的豬養的很平穩,這幾年都能賺到錢。同修到我家交流時說:「現在正法進程很快,養豬太浪費時間了,你就別養了。」我想也是,就都賣了吧,不養了。等我的豬都賣了,豬價一下掉了下來。養豬的沒有不賠錢的。村裏的人都驚訝了,都說我背後有高人指點。

不養豬了,但也不能整天閒著啊,不然別人會說煉法輪功的甚麼都不做,只學法煉功。

不長時間村裏出租梨樹,我想掙不掙錢不管了,好歹有個工作幹著。我就租了一塊梨樹地。那年我家套的梨袋比別人家套的都多。有經驗的梨農都說我家的梨長不大,賣不出好價錢。那年的鳥雀飛來飛去的還特別多,妻子常對著它們說:「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會有美好的將來!」

到了秋後,我家每棵樹上都碩果累累。我家的梨枝伸到別人家地裏去了,鳥雀不啄我家的,相反別人家的梨枝伸到我家這邊,鳥雀就來啄。於是許多人都來看我家的梨。我夫妻倆都說:「這是我師父給的,你們以後記住‘法輪大法好’,也會有福報的。」鄰居也說:「煉法輪功的就是神奇,真是太神奇了,我可相信法輪功了!」

那年梨的收購價格特別高,我家賣了許多錢。

今年想不到的事又出現了:我家梨袋套的又特別多,而且沒用膨大素藥。我的梨個比別人家的小。更讓人想不到的是,今年小梨的收購價格比大梨的價高,大個的梨價格反而不如小個的梨賣的價格高。購梨的都搶著要買我家的梨。

我當時真是激動啊!我明白了大法弟子做甚麼甚麼順,這都是師父給的嘛!師父說我們大法弟子是主角,我真的體悟到了。我們怎能不做好師父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呢?

我們全家人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我們一定要精進再精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