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400個條幅教訓所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這件事在本地負面影響很大,想了再三,還是寫出來,與大家探討。

年初,縣城的一個同修找到市裏一個同修,說要三十個大法真相條幅。這之前,縣裏同修已經商量好,有學法小組同修互相配合,把這三十個條幅掛出去。可是沒想到,市裏的同修一下子送來了四百個條幅,縣城的同修從沒有見過這麼多條幅,一下子慌了,這往哪弄呀?人手少,誰出去掛呀?不掛往哪放呀?有人提出退出去,這時有人說:「不能退,咱們先放起來。」可是放了幾天後,該同修害怕,又轉移到另一個同修家。又過了幾天,家裏人怕出事,又轉移到另一個同修家。在幾經周折中,再加上有的同修不注意手機安全,這事被邪惡聞到了風聲,警察只知道有四百條幅到了當地,具體情況並不清楚。於是把這事當成一個大案來破,縣裏和市裏國保警察也來了。折騰了好長時間沒弄出名堂,也就散了。

這個教訓很令人深思,我覺得,縣城的同修需要多少就送多少,因為他們要的數量,是有計劃的,是根據自己承受能力提出來的。你一下子給那麼多,他們壓力大呀。特別是,有人還有怕心,一看這麼多條幅,感到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是好。從這件事的前前後後看,縣城裏的同修不是掛條幅的問題了,而是如何保護這些條幅不出事。警察在反覆找同修調查這些條幅過程中,對同修干擾很大,有的學法小組被迫停了下來,有的資料點也停了下來,大家都在為這些條幅擔心,誰也不敢掛,等過了風聲再說。

那麼,市裏送條幅同修是不是不理智呢?為甚麼要這樣做呢?這件事背後,我覺得有惡黨的因素:做事喜歡轟轟烈烈,不是紮紮實實的去做。另外,資料點的同修在做條幅時,按照需求而做,別積壓那麼多,需要多少做多少,要從救度眾生的實際考慮,不浮誇,不浪費大法資源。

從這件事中,還看出另一個問題,也是本地一直存在的現象,就是不少同修手裏存有大量的資料,比如真相小冊子、條幅、護身符、光盤等,都是成箱成箱的存在家裏,平時不及時發下去,風聲緊時,怕出事,又轉到同修家,轉移過程中又不注意手機安全,結果有的出了事。

提出看到的現象,與大家交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