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真相資料送到千家萬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我是一名家庭主婦, 一九九七年有緣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修煉前,我從十五、六歲開始,就疾病纏身,貧血,渾身無力,走路軟綿綿,腰椎盤突出,壓迫下肢神經,整個左腿都是麻木的,偏頭痛,導致嘔吐,大腦轟鳴,關節炎,夏天再熱都得蓋厚被子,每日都在病痛折磨之中。大小醫院都去過了,各種偏方用過,都不見效。

一九九七年六月鄰居送來了一幅摺疊煉功圖和《轉法輪》,我一晚上自學了五套功法,花了三天時間讀完了《轉法輪》,我決心走入修煉。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心做好人,半年後,我身上所有的疾病全部消失,皮膚也越來越細嫩,走路生風,再也沒有吃過一粒藥。親朋好友們都見證了在我身上出現的奇蹟。

一、開啟發真相資料的救人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出於妒嫉,發動了對法輪功這一善良的修煉團體血腥的迫害。面對鋪天蓋地對大法的污衊之詞,我傷心欲絕,不明白這個政府為甚麼要迫害這麼好的功法。大概於一九九九年九月份,我從同修那裏獲得了一份同修自己編輯的一張真相資料,向世人講述法輪大法是好的。我看到了,頓時非常的激動,我覺的這份資料太棒了,如果更多的人看到就會了解大法是好的,我心生一念,我要讓更多的人知道事實的真相。

我拿著這張單張來到了樓下的複印店。店裏老闆驚訝的說:「這是法輪功的呀!」我點點頭,說多複印些。老闆問我:「你們法輪功上面有經費,撥款給你吧?」我說:「法輪功沒有上面也沒有下面,更沒人給錢,這錢我自己出。我們就根據《轉法輪》這本書做好人。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誰想學就來學,不想學就走,不收費,完全是自願的。我修煉以來各種病都好了。電視裏都是造謠的,都是假的。我今天自己出錢印這份資料就是為了讓更多人了解甚麼是法輪功。」店主說:「共產黨不讓幹的事你幹了要整你的,你不怕警察抓你嗎?」我說:「我沒想那麼多,只知是做大好事。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店主說:「好,給你印,要多少印多少!」

那天,我一下子複印了三、四百塊錢的資料,打印店一整天都在複印這份真相資料,我一摞一摞的把資料抱回家,來來回回跑了好多趟。我把抱回來的資料,一份一份,沿著大街小巷,挨家挨戶的送了出去。當時不知道甚麼是怕,只有一念,我要讓世人明白真相。

之後,同修知道了這件事情,開始供應我真相資料。每隔兩三天給我送來一蘋果箱的資料。有時,一下能拿五百份資料出去,身上背一袋,手上提兩袋,白天發到丈夫下班回家,等到晚上孩子和丈夫都睡下了,凌晨一點左右我又出去了,一直發到天亮。自此,我開始了發放真相資料的救人之路。

二、克服怕心,再次走出去發資料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的一個晚上,我與同修相約一起出去發資料。到了居民區,我倆分開分別去發,我動作較快,很快發完了,就來到同修發放的樓附近等她。這時一輛黑色轎車駛來,下來兩個便衣,其中一個警察認出我(我曾經進京護法被綁架),立刻就把我塞進車,另一個警察上樓收集了同修發的資料。

綁架的過程中,警察將我反銬了一晚上,我並不怕,身體也不覺的難受,只求師父加持,讓家人將珍貴的大法資源轉移,讓同修不要去我家裏以免被跟蹤綁架。由於我心裏一點都沒有考慮自己,這次綁架在師父的加持與安排下,第二天上午家人就將我順利接出了派出所。

但是這次綁架迫害卻讓我後怕,不敢再像以往那樣大面積的散發資料,我知道我必須突破這個怕心。於是,我就帶著一份資料走出去,上樓的時候,緊張得心怦怦直跳,兩條腿不受控制的顫抖,我使勁一跺腳,心裏發出強大的一念:「解體這顆怕心,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把資料放到門把手上,立即轉身離開。

我知道這個怕不是真我,回家後通過大量的背法,抄法,我的正念越來越強,也更加意識到自己擔負的救度眾生的責任之重。我知道,只要我走出家門去救度眾生的時候,我就是神的使者,我在兌現誓約,在助師正法,師父和正神早已為我清場,師父會指引我去該去的地方發資料。於是我再次走出去,逐漸增加發放的數量,一路上發著正念,走到哪,邪惡滅到哪。這樣帶的資料一次比一次多,逐漸克服怕心,恢復到以前正念十足的狀態。

三、在市政府大院發《九評》等真相資料

從走入正法修煉階段開始,發放真相資料一直是我最重要的講真相方式。在這期間也曾遇到過幾次危險的事情,但是都在師尊的慈悲看護下得以化解。

有一次我去市政府大院裏去發《九評》光盤,坐電梯上到高層,然後走樓梯一層一層的發,剛把光盤放到一住戶門口的鞋櫃上,身側的電梯門就開了,一對夫妻走了出來。我不慌不忙,也不回頭,拎著挎包,轉身一步一步的往樓梯下面走,一邊走一邊就能聽到,男的拿起門旁邊的電話接通保安室說,發現了法輪功資料。電話裏說,有沒有看到人?男的說,有一個人,但是看著不像。

我走了一層,立刻按開電梯,坐著電梯就來到了一層。走出大門的時候,一輛黑色的轎車擋在門口,裏面有幾個人走了出來,在到處找人。我依然保持鎮定,穩穩當當的走路,與他們擦身而過。一走出他們的視線,我就加快步伐,往北面走,我之前來查看過,知道北面有一個門,路上有一個老太太,我主動走過去,攙著她,親切的叫她大姨,與她邊走邊聊幾句。腦子裏發出強大的正念,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一切邪惡的生命都阻擋不了我救人的路。我要越自然越好,看起來就像是這個大院裏居住的人,絕對不能慌,師父就在我身邊。快到門口了,我與老太太分開,我走過去,大門正好打開,我立即離開。走出後,我去別的小區繼續把資料發完。

後來,我依然堅持去這個市政府家屬樓裏發放《九評》光盤,我知道這些人是受毒害比較深的,他們更需要了解《九評》,了解真相。在師父的看護下,雖然那裏監控嚴密,進出都有武警站崗,但是我每次都暢通無阻,給裏面的每一棟樓每一戶都送去了《九評》,送去了神韻光碟和許多真相期刊。

四、理智講真相 慈悲救人、除惡

二零零九年,女兒結婚懷孕,我來到女兒生活的大城市,這裏是邪惡聚集之地。在這裏,我處於一人修煉的狀態。沒有集體環境,又是在邪惡最瘋狂的地方,我知道自己更需要抓緊一切時間做好三件事。在幫助女兒帶兩個孩子的這七八年時間裏,我把《轉法輪》背了兩遍,抄了兩遍,《洪吟》、《洪吟二》倒背如流。晚上只睡三個小時左右,睡醒起來立刻讀一講《轉法輪》,每天堅持煉功。

同時,我自己做真相資料。有一次,我去一處高檔小區裏發放資料,還在樓上的時候,一名女保安進來說:「你發的是甚麼東西?」我說:「是法輪功真相資料。」女保安說:「我都看到你好幾天了,我是專管監控的,看得很清楚,今天隊長在,我必須來帶你過去。」我保持鎮定,我想起師父說過,:「通常哪裏出問題大法弟子就到哪裏去講真相」,於是我很親切的說:「小妹,你聽我說,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修煉真、善、忍的,是叫人做好人的,你千萬別聽電視上宣傳的,天安門自焚是江澤民一手導演的,欺騙世人的。我今天發這些資料就是叫人明白法輪功真相的,是在行大善,是來救人的。」

她說:「哦,法輪功啊,這是個人信仰問題。」我一聽她的態度還不錯,我就趕緊跟她說:「我還得回家做飯呢,我走了啊。」她說:「不行,你得去保安室見隊長。要不,我沒法交差。這是我的工作。」我說:「你今天讓我走了,你是做大好事,我是修煉人,你保護修煉人會得福報的。」她說:「隊長也不知道你發的甚麼資料。」我們邊說邊下了樓,在樓下碰到了隊長,隊長問她:「發甚麼的?」她說:「就是發些小廣告的。」

在他們交談的過程中,我隨著一起下樓的人流迅速離開了。離開後,我把剩下的資料換了個地方繼續發完。

有一次資料發完了,我乘電梯離開,在電梯裏就會碰到樓上住戶拿著我剛剛送到的資料在看,邊看邊說,「法輪功了不起啊,資料都送到家裏來了。」還有一次,一個小孩媽媽拿著訴江冊子進入電梯,看到我推著小孩子,就跟我聊:「你們家也收到了吧,都起訴江澤民了。反正啊,江澤民就沒幹甚麼好事!」

我知道這是師父對弟子的鼓勵,更明白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弟子。在發真相資料救眾生的過程中,心性不斷地得到提高,只要弟子心裏裝著法,心裏裝著眾生,無論走到哪裏,師父都會看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感恩師尊慈悲苦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