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發真相資料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日】多年來,我一直堅持發真相資料救人,現將自己的一些做法和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我的住所就是一個資料點,從下載、製作到發放都是自己做。明慧網上提供的真相期刊種類很多,內容豐富。我幾乎每天都上明慧網,有最新的真相期刊和資料及時下載,打印出來後自己先認真看一遍,因為不同的資料側重點和內容也有所不同,這樣自己做到心中有數。外出發時通常攜帶幾種不同的資料,注意基本真相資料和月刊相結合,如《上天在救人,你看懂了嗎》、《天賜洪福》、《明白》,還注意結合一些畫刊,如《起訴江澤民》、《三退畫刊》,因為發資料具有隨機性,面對的眾生不同,這樣可保證資料的多樣性、豐富性、及時性。

我還會注意配合正法進程,如前段時間大陸同修起訴惡首江澤民時,我就大量製作和發《起訴江澤民》、《世紀大審判》等相關資料,也大量貼相關的粘貼,儘量讓更多的民眾了解這一事實。最開始明慧提供的資料是小冊子,後來又提供了大冊子,我就大、小冊子配合著做,因為小冊子製作量大,攜帶方便。後來看到有的同修建議多發大冊子,我也認識到大冊子美觀、大方、正規,內容更多,在救人的效果上要好得多,世人更願意看,要從實際救人效果出發,跟上正法進程,後來我就只做大冊子了。

現在一般家庭有電腦、能上網的很多,我也製作一些翻牆小光盤,讓世人自己上網了解真相。有時也結合做一些真相光盤,如《九評共產黨》、《我們告訴未來》等。

資料打印出來後一般我不馬上裝訂,先在上面放上成本的打印紙,壓上幾天後再裝訂。摺疊成大冊子後,也是先壓平後再裝入帶粘條的塑料袋,這樣真相資料平整,而且攜帶量大。

我主要去封閉小區和高層住宅發資料,因為這些小區一般都配有保安、電子門、攝象頭,進出的難度大一些,去發資料的同修相對少,那裏的居民得到真相資料的機會也就少。開始也有些怕心,心態有時不穩,但我想這裏的眾生既然需要了解真相,我就要去做。做下去心態越來越穩,經驗越來越多,發的也比較順利。

我身上帶著一個小本,上面有我去過的每個小區的樓區示意圖,標明每棟樓的樓號、單元分布,每發完一個單元,就在上面打個勾,這樣可避免重複或遺漏。

我一般在下午去發,這時許多單元門都開著。尤其是夏季,更是發資料的最好時期。天冷時,尤其是冬天,一般門都關著。有時也在晚上發。出發前有時間就發正念,沒時間也不用特意去發。穿上輕便的旅遊鞋或運動鞋,衣著儘量得體、舒適,這樣上、下樓方便。

發放資料時,心態平穩、自然,步履從容,上下樓遇到人時也不慌不忙,就像回家一樣。一般走到頂樓,再從上開始往下發。每次發資料時都隨身攜帶兩、三部真相手機,同時播放真相語音。有時進樓後,後面有人進來,我就停下來,掏出手機看,等後面的人進屋後,我再往上走。

幾年前的一天,我看到道邊有個老年婦女擺攤賣些舊書,我就過去給她講真相。過段時間,我又看到她在擺攤,但我忘了給她講過真相了,就又過去給她講。她還記得我,而且還斷定我是大法弟子,她說她也學大法,只是99年後不精進,很少做救人的事。她的家離我的住所很近,這樣我們就建立了聯繫。有時我發資料時,如果她有時間,我就帶上她一起去發。

考慮到她以前沒發過,開始時我就和她一起進一個單元,我給她少量資料,我上到頂層,往下發,讓她從中間樓層往下發。比如六樓,我發四、五、六,讓她發一、二、三,她的資料發完了,我再給她一些。發過幾次後,感覺她怕心比較少了,也有經驗了,我就讓她單獨進單元發,但不離她太遠。這樣她就逐漸成熟了。

有一次她主動說去她女兒小區發,那裏以教師群體為主。我們就帶上小冊子、真相光盤,還有不乾膠,坐公交車去了。到了她女兒住的小區後,我們就開始連發帶貼,有時在樓道裏粘不乾膠,外面有合適的地方也在外面貼,她也和我一起貼,也不害怕。當時是週日下午,進出小區的人還很多,看到周圍沒人時,我們就快速地粘上不乾膠。

我還認識一個同修,他住的小區全是高層,而且樓群數量很大,但他很少去發資料。我想這麼多眾生得去救啊,同時同修走不出來救人也不行啊。每次我去他那都帶上許多資料、光盤,拉上他一起去發。這個小區統一設的開門密碼,他知道密碼,因此我們很方便地就可以進去,基本上將整個小區都發遍了。

發資料可以專門去發,也可以順便去發,如辦事或上、下班途中,數量可多可少,多則上百份,少則十幾份,甚至幾份也行,持之以恆,積少成多。貴在堅持。

前幾年當地開展手機項目,我負責一些技術工作。有個大學,有時需要我過去解決一些技術問題。這個大學有上萬人,教學、生活區同在一個校園內,裏面包括有兩個大的家屬區,裏面住的基本都是本校教師。校內也有大法弟子,同修很少去發資料。

這個學校離我的住所較遠,坐公交車大概得兩個來小時,還要倒車。我想這麼遠的路程,我不能白去,而且教師如果不明真相,還可能毒害學生。所以每次我都帶上一些真相資料,辦完事就去發。陸續的將大部份單元都發遍了。後來據一位開天目的同修講,整個校園空間場比原來清亮多了,大量邪惡被銷毀。

多年來我一直堅持發資料救人,而且用心去做,沒有當作任務完成,沒有特殊情況幾乎每天都出去發,如果不發就感覺心裏不踏實,越發心態越好,怕心越少。後來基本上沒甚麼怕心了,也沒有覺的發資料有多難或是件危險的事情,就像我們每天的工作、購物一樣,成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而且基本上沒遇到危險,也很少遇到干擾。

現在不少小區都有攝象頭,但我不過多關注這些。一次我去一個高層發資料,找到樓梯,剛要往上走,一抬頭看見上面居然有個攝象頭,一般高層電梯裏有攝象頭,樓道裏很少有。我猶豫了一下,因為這個高層挨著大門,旁邊就是門衛室,最後還是堅定的邁步往上走,平穩地將資料發了。

以上是自己在發資料過程中的一些做法和體會。寫出此文是因為看到最近有些同修對發真相資料不重視,平時很少發,甚至不發。還有個別地區和同修,認為現在發資料過時了,不用再發了;也有的同修認為發的資料很多了,不需要發那麼多了。我想這都是一些錯誤的認識。真相資料在救度眾生中起著重要的作用,不是其它項目能代替的。當然不是說其它救人項目不重要。我的看法相反,我認為,我們的真相資料不是發得太多,而是發得太少了。大陸民眾幾乎每天都看邪黨的報紙、電視、網絡,整天泡在邪黨的謊言中,而我們的真相資料多長時間才能發一次?一般民眾至少要幾個月,甚至半年、一年也很難收到一回。

明慧網上一直建議大陸資料點遍地開花,而我們真正做到了嗎?希望大陸同修重視真相資料,不等不靠,在正法的最後階段,去除惰性和安逸心,勇猛精進,兌現我們的史前大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