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面對面講真相時注重發真相資料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我面對面講真相有七、八年了,我經常在外面跑,會碰到許多環衛工人,我幾乎從沒漏過的跟他們講真相,發資料。一天,我碰到一位環衛大叔,問他看過資料了嗎?他說你給我的書我都叫他們看了,這天冷了,我們村老頭們都在圍著烤火,都在傳著看呢,看的可提勁了。我說:明天我再給你送幾本。他說好啊,我們都願意看。

我在講真相中也碰到很多這樣的人,你跟他講,他跟你抬槓,你不用多說,勸其看看資料,對比一下,是法輪功好還是共產黨壞?你再見到他時,他就不一樣了,那時你再勸他三退就水到渠成。

前一段時間看《明慧週刊》上登的台灣的同修們在機場講真相時大量派發真相資料很有感觸。在國外那種寬鬆的環境下,還在大量發真相資料,而我們國內的大法弟子們卻有一些人不再發真相資料了。有的認為過時了;有的認為淨是浪費資源;有的抱著各種各樣的心去搪塞;還有的也是應付一下,一個星期隨便發出去幾十份算是完成了,沒有真正認清真相資料的重要性和其在講真相中所起的作用。

真相資料,其實就是我們的另一張嘴,在這個空間沒有時間和人講,就伴隨著常人回到家了或者到單位裏接著跟他講。現將我這些年在救度眾生中面對面講真相的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

前幾年剛出來面對面講真相時,主要是去菜市場買菜、買東西時給他們講真相,講三退,後來不買東西也跟他們講真相,再後來就逐漸擴大了範圍,但發真相資料不多。有一天我講真相,講完後感覺對方似是而非的明白,當時時間緊迫,一轉眼便失去了機會。我就覺得真應該給他一本真相期刊或光盤,可我一本真相資料也沒有帶,過後讓我非常後悔。為甚麼不給他一本真相小冊子呢?資料上甚麼都有,只要他看就能明白真相。在懊悔之餘,我向內找:其實就是自己的怕心、保護自己的心在作怪!從那以後只要我出門,包裏必須帶上各種真相資料,有《九評》光盤、《九評》書、翻牆軟件和各種小冊子等。

講真相遇到各種各樣的人,有人一講就明白,我就幫他們三退,同時給他們資料讓他們幫著傳,他們都愉快接受;有人不明白我就跟他們講,勸他們看看資料就會明白真相。還有人非常抵觸,我就跟他們講理,最後都勸他們看真相資料,幾乎絕大部份人都能接受。後來我不只一次又見到他們,見面寒暄後發現他們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大多由原來的抵觸、嘲笑變為佩服和認同。再給他們真相資料,他們都樂意看,還能痛快的三退。這些都是真相資料的威力。

下面我講幾個具體事例。

一天碰到一位農民工,我問他你看過法輪功的資料嗎?他說你那天給過我一本起訴江澤民的書,我回工地,我那一屋十幾個人都傳著看完了。我問他入過黨團隊嗎?他說入過團,我就幫他起個名字,他高興的退了。我問他能不能看光盤,他說能,我又給了他《九評》等光盤,還有幾種真相期刊,並告訴他回工地讓大家傳著看,他說:一定,一定。

走到一個大超市,正好看到一位看車子的人,我問他那天給你的《九評》和小冊子你看了嗎?他說:看了,好的很啊!你給我的《九評》別人拿走看去了。他還說我們超市經理的老舅是個局長,你那天給他的《九評》書和小冊子他都看過了。我們還在一起討論呢,都說法輪功好啊!我們都幫助傳呢。

有一次我騎車碰到一位中年男子在等車,我說這位大哥在等車啊?他說:是。我問看過法輪功資料嗎?他說沒有。我問能看光盤嗎?他說能。我便給他準備光盤、小冊子。誰知公交車說來就來了,他慌慌張張上公交車,並說來不及了,結果沒有拿成真相資料。我後悔極了。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怎麼這麼救人不用心呢?為甚麼不抓緊時間給他資料呢,讓這個有緣人帶著遺憾走了。從那以後,碰到乘坐公交車的人,不管講幾句,我就抓緊時間給他發真相資料,有時這個救人的機緣真是一瞬即逝啊。

還有這樣一位中年男子,我跟他講真相,告訴他起訴江澤民的事情,送給他小冊子,又告訴他三退的情況。他說:我三十五歲就入黨了,十幾年了,我用真名退黨。我那裏的村幹部一手遮天,欺壓百姓。你給我的資料我回去給你傳一個村,共產黨太壞了。

有一次,我碰到幾位老人在一起,就上前問他們看過法輪功資料嗎?他們說沒有。我就問能不能看光盤,他們說:能。我就給他們發光盤、小冊子。老人高興極了。其中一位高興地說:今天可碰到菩薩了。我笑著說,你們先看看吧。老人們當時就翻開書看了起來。

還有一次也是幾位老人,穿著打扮不俗,像是有些身份的人。我問他們看過法輪功的資料嗎?他們說:沒有。又說二零零四年我們就知道有《九評》這本書了,就是找不到。我笑了,告訴他們,今天你們可是碰到我了,現在一人一本,你們先看看了解一下真相。他們都高興說好。

講真相救眾生的過程中有許多感人的故事,有這樣一件事。一天我在路邊遇到一位六七十歲的老人在三輪車邊站著。我說:大叔啊,給你一本書看看吧。他說:啥書啊。我說:法輪功的小冊子。他說好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全世界都起訴它了,法輪功是好的……最後我說你入過甚麼嗎?他說:入過團。我說現在是三退大潮,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數有二億五千多萬了,我幫你起個化名,退了吧?他說:行。我送給他起訴江澤民和三退手冊的小冊子並告訴他,法輪功真相和為甚麼三退這裏都有你回去看吧。老人接過資料,站在車旁。這時冷不防老人突然雙膝跪在地上給我磕頭。我一看愣了,趕緊攙起老人說:大叔快起來。老人哭著說,你給我講的話我愛聽,我聽了高興,難過,沒有人給我說過這樣好聽的話。我趕忙安慰老人。告別老人之後,內心也難過之極:眾生都在等著我們去救度,我要是不抓緊時間,真是愧對他們啊。

有時在街上會看到有人不知在哪拾到的真相小冊子,而且皺巴巴、髒兮兮的,還在那看。我就過去問看甚麼呢?他說法輪功的。我說那個太小了,送你一本大的。我就給他換過來。

講真相救眾生,離不開真相資料。特別是走出來面對面講的,更應注重發真相資料。既然走出來了還不把人講明白嗎?實踐中,我們也都知道,與眾生的機緣也就是瞬間即過,一般沒有那個時間跟對方長時間講,只能簡單破除眾生的一些障礙,讓其接受真相資料,了解真相,從而做出正確選擇。

我碰到過這樣的人,問起看過法輪功的資料嗎?他說法輪功的不看不看。我說為甚麼不看看呢?是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它現在已經在全世界被起訴了,說著就遞過去一本起訴江澤民的小冊子,他接住小冊子我就走了。過一段時間我又見到他,就問他看了沒有,他很是高興,說看了。我說再給你兩本吧,說著就遞過去《九評》、光盤和其它小冊子,他高興的接住。我問他入過黨團隊嗎?他說入過團,我幫其起個化名說退了吧,他說行。

希望同修們都能認識到真相資料的巨大作用,都能把人救到實處。因為在今天眾生滿是渴望,渴望甚麼?渴望著能把他們救下來。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有時在建築工地逢下班時間會遇到成群的人,我跟他們講真相,發資料時,他們會成群的圍著我,爭搶的要光盤、小冊子,生怕自己拿不到資料。我能分明感受到這是眾生的渴望。

是啊,沒有比生命走出劫難再大的事了,沒有比生命在絕境中等待救度的絕望之苦了。面對師父的慈悲與呼喚,面對眾生目不轉睛的期盼,我們做不好那真是有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