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師父給延續的生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我和母親、妻子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有幾個農村親戚是一九九九年後,通過我們講真相,才了解和學煉大法的。雖然他們忙著常人的生活,怕心重,修煉不精進,但大法師父的洪大慈悲和大法的超常法力,在他們身上還是充份的體現出來了。

我六舅媽年近六十歲,伺候著九十幾歲的婆婆。我媽給她介紹了法輪功,她很費勁的學會了五套功法,也抽時間學《轉法輪》。有一天她一個人拆屋後廢棄的土坯牆(土坯牆比磚牆厚重多了),牆倒了把她壓在底下,無法動彈。正好婆婆到屋後上廁所,看到後往出挖她,挖不動就去叫鄰居,才把六舅媽挖出來。去醫院檢查,沒有任何傷,只是渾身疼痛。六舅媽跑來問我媽:「為啥渾身疼痛。我媽說師父救了你一命,渾身疼痛是師父給你消業,你守住心性不用怕。」六舅媽說,「村民們都說我命大,換別人早完了,土坯牆倒下壓人,不死也得重傷。有的人說我孝敬婆婆,婆婆救了我的命。」其實是師父保護了我,不然早沒命了。

我妻子的大舅年近七十,我們給他講過大法真相。他得了腸穿孔住在縣醫院,不大便,肚子上插了一根管子往出流綠色的膿水,怎麼治療也不見效,腸子破的地方就是不癒合。人一天天消瘦,主治醫生也無奈,說如果再發高燒就危險了。弟妹子女們湊了一筆錢,說錢花光了就回家,聽天由命,同時準備後事。

我和妻子聽說後,去了醫院,把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小紙條給了大舅,大舅如獲至寶,趕緊捏在手心。我們說要誠心念,大舅答應。幾天時間,腸子就癒合了,大便通了,身體迅速康復,一個月就出院回家了。

村民們說,這老漢差點死掉,現在活過來了,幹活比小伙子還厲害。後來大舅到我家,一臉紅光,精神健旺,根本沒有七十歲老人大病手術後的那種衰弱疲乏。大舅說多虧師父救我,今後我要好好修煉。

但是,大舅回到家裏,家中麻煩不斷,守不住心性,和家人嘔氣;又拼命幹活,沒有時間學法煉功。三年後,得了重病,頭腫脹、渾身疼。自己也知道師父給延續來的時間沒有珍惜。大舅對來看望的親友們說,師父太好了,大法太好了,是自己不爭氣,沒好好修。大舅沒幾天就離世了。

我妻子的表姐夫(大舅的大女婿)五十幾歲,得了腦癌,去省城大醫院檢查,要動手術。醫生說這種病手術成功,一般也只能活三至六個月,有的人連手術台都下不來,家屬可要有思想準備。表姐夫聽過大法真相,我們給去省城看望表姐夫的親戚說,看護的人和表姐夫本人都要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得到大法師父的護佑。大家都照辦了。

表姐夫的手術很成功,從手術室推出來時,頭上纏滿了紗布,滲透了血,他嫂子看到那情形,當時就嚇暈過去了。可表姐夫術後恢復很快,出院後不長時間,啥活都能幹,跟沒病以前一樣,臉色紅潤,精神很好,就是說話有點慢。

過了半年,去省城醫院複查,病灶部位完全正常,沒有發現癌細胞。醫生很驚訝,說跟他一起住院的×××已經去世了,他怎麼恢復的這麼好。看到複查結果,表姐夫和家人都鬆了口氣,表姐夫忙著幹活,雖然也發大法真相資料,但似修非修的,表姐也不當回事。師父講法磁帶和錄音機上落滿了灰塵,說是錄音機放不出聲音。別人給的「念佛機」(播放佛教經文的機子)也拿回家。結果,不到四年時間,表姐夫病又復發,終於不治。

師父給延續來的生命是讓他們修煉的,不是過常人生活的。但他們沒有按照師父說的做,最終失去了生命。

共產邪黨奴役中國人民六十多年,人民被強制洗腦,灌輸馬列邪教教義,灌輸荒謬的進化論和邪惡的無神論。多少次政治運動,破壞了傳統文化和道德規範,破壞了和諧的人際關係和自然環境。搞的中國人又窮又怕,只知拼命掙錢,沒有了真正的信仰,不再敬天敬神,當然吃盡了苦頭的中國人也沒有人相信共產邪惡主義。

江××利用全部國家機器迫害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使中國政治、經濟、道德、環境迅速下滑和惡化,官場貪腐蔓延,貧富兩極分化,社會亂象叢生,各種危機四伏,人民的信仰自由被無情的徹底剝奪。

法輪大法洪傳世界,萬古珍貴機緣轉瞬即逝。由於邪黨的專制統治和江××的殘酷迫害,人民被謊言毒害和矇蔽,很多人不能走入大法修煉中;很多人知道大法好,但不敢堂堂正正的修煉;很多人面對高壓放棄了大法修煉。

如果在正常的社會裏,人民有真正的信仰自由,大法洪傳,大法修煉者集體學法煉功,「比學比修」[1]、「共同精進」[2],會有多少人、多少家庭受益啊,我的那兩位親戚也不至於因沒有集體修煉環境而過早去世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俄羅斯第二期大法法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