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身難得 走好修煉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記的很小的時候,媽媽說我是命大之人,是甚麼原因呢?就是在我之前,我媽生了五個男孩都夭折了,其中包括一對雙胞胎,後來生了我,我活了下來。

說來還有一段故事:一九四六年我家住在東北的一個縣城,我媽在懷我時正趕上我縣瘟疫大流行,也就是「霍亂」流行。當時誰得上這個病必死無疑。當年我的大爺大娘就得這個病死了,就是在那天,我媽也得上這個病了。我還在娘胎裏,我媽只剩下一口氣了。我爹將我媽抬到了門板上,抬到外面停在坯垛的旁邊,只等著嚥氣。

我爹轉身就去安葬死後的大爺大娘。我媽告訴我:「大概午後兩點多鐘,突然一聲驚雷把我驚醒了,睜眼一看天陰的像黑鍋底一樣。」我媽馬上從門板上爬下來,又一聲驚雷,整個坯垛全倒了,砸在門板上,我媽要是不從門板上爬下來,當時我們母女倆就沒命了。那年全縣的人得這個病全都死了,就留下了我們母女二人。這怎麼能不說是大命之人呢?一時間在全縣城就轟動起來了!某某家老婆得上傳染病還懷著孩子沒有死,真是神了。

我來到人世間,吃糠咽菜,吃了無數的苦。文化大革命,上山下鄉,晚婚、計劃生育,三十六歲生老二還被罰款,煉法輪功還遭到迫害。在江澤民的殘酷迫害之下,他下令:「三個月鏟除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就地火化,不追其責任。」並非法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邪惡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

迫害之前,因在我家成立了一個煉功點,不到半年時間就有四、五十人修煉法輪功,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我成為被當地迫害的重點,對我實施了抄家、拘留、送洗腦班強行洗腦等迫害。公安局派當地派出所警察、大隊和社區人員監管、跟蹤,並對我的電話,手機實施了監控。我失去了人身自由,但我沒被他們嚇倒,仍然學法,煉功,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講真相,救人,直到今天。

近幾天我又想起了我媽說的,我是命大之人。我方從迷中驚醒,在我出生前,我媽得了霍亂,那是甲類傳染病,就是在現在得上此病也很難治癒。我一下子明白了,那是師父救了我們母女二人的命。舊勢力的黑手爛鬼想要置我們於死地,就是不讓我來到人世間得法,是師父保護了我,是師父救了我的命。沒有師父的呵護,就沒有我的今天,我深深的叩拜師父,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我才成了今天的大法弟子,與師父同在,與正法同在!可想而知,能夠得到這個大法是多麼的不容易啊,師父講:「漢室天下韓信打 大唐太宗朝疆大 岳飛六郎保中原 為了啥 眾生來此要得法」[1]。現在深知我是為大法而來,為法而生,為法而存在!

時間不多了,我們要精進實修,修好自己多救人,用慈悲的力量無私無我救度更多的眾生。按照師父講的:「學好法、做好三件事,甚麼都有了。」[2]這樣我們才能登上師父的法船,乘風破浪,回到自己真正的家,那裏的眾生在期盼著他們的主和他們的王。我們也沒有白冒著天膽來到世上。也就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所望。請師父放心,我深知人身難得,我一定一步一個腳印走在修煉的路上,在神的路上直奔師父賜給的天堂。一點淺悟,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法看 宋詞〉
[2]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