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眼大處 永不消沉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這首詩講出了一個道理,如果要想看清一件事情或一個東西,只有不在其中,才能夠看的清,否則就會陷入一個局部或者某一個細節之中,甚至於難以自拔。

修煉人看問題,就是要從整體上去看,著眼於大處。比如我們看一個人,就不能夠看他一時一事的表現,要看他的整個的人生過程,那麼修煉的人可能就要看到他過去的歷史,甚至於這個生命的來源。因為今天的生命絕大多數都是來得法的,所以這個生命今生幹了甚麼錯事,或者有甚麼甚麼不足,還不能完全否定這個生命,如果站在這樣的角度和基點上去看人,就不會被人眼所侷限,心胸也會更加的開闊,就不會陷入一些個雞毛蒜皮的小事中糾纏不清。

修煉人不會執著於一時的安逸,看我們自身也是要站在一個久遠和洪大的基礎上來看。從宇宙的歷史中我們知道大法弟子正處在一個非常重要的歷史關頭,我們自身也承擔著巨大的歷史使命──證實法、救眾生。這就是大法弟子目前所處的位置和當下要做的事情。

而這一切之所以能夠有這樣的機會──大法弟子可以在正法中修煉,眾生能夠有得救的機會,那是因為有一個最大最大的背景,那是因為師父力挽狂瀾,拯救舊宇宙於毀滅,是在這樣的深遠的歷史背景之下,是在師父巨大的承受下,一切眾生有了得救得度的希望。用佛恩浩蕩是形容不了師父的慈悲的,我們就是用盡語言也無法形容,因為我們用的所有的語言都是過去的歷史的語言,而在過去的歷史中是沒有這樣的事情的,連天上的神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所以無法用語言形容。所以啊,所有的生命只要他是這個宇宙中的生命,都要感恩師父,因為所有的生命現在還能夠存在,是因為師父給了眾生機會。

那麼大法弟子目前處在一個甚麼樣的階段呢?個人體悟已經到了正法的後期了,甚至於已經走到最後的最後了,可是很多同修卻消沉了。這是個嚴重的問題。應該是像師父講的:「越到最後越不能放鬆,越到最後越要學好法,越到最後正念要越足。」[1]正法的形勢突飛猛進,人間的邪惡在紛紛被抓或遭其它形式的惡報,可是有的大法弟子卻鬆懈了,甚至於忘了自己的使命,混同於常人。

個人體悟這裏面有這樣一個問題,消沉也是舊勢力安排的,但是大法弟子表面人的觀念也會被利用。因為人的思想是很脆弱的,很狹隘,容易陷入一個死胡同裏出不來。

比如說有的同修被強迫或者在酷刑中所謂的「轉化」後,就失去了信心,甚至於破罐子破摔,那是人的一面對法理解不深造成的,其實你不管甚麼「轉化不轉化」,一定要向前看,吸取教訓後努力在以後的路上走正。只要你能夠想起法或者能夠學法你就學,機緣難得,不要被那個舊的安排所帶動。

還有的同修因為一件事情做不好就陷入到自責之中,甚至於長時間的陷入其中,那也是人的一面過不去,覺的自己犯了甚麼甚麼錯,心裏老是過不去。其實,只要你知道錯了,找到原因,以後做好就行了,不要把時間浪費在無用的自責之中(這和正面的反思不是一回事)。

還有一種情況,這也是自己遇到的,自己在某一方面老是做不好,達不到大法要求的標準,一開始是後悔懊喪,決心下次做好,可是一段時間之後老毛病又犯了,這回信心就受到了挫折,感覺自己怎麼好像不行呀?一段時間內嚴格要求自己,精進了一段時間,可是之後又錯了,這個老是犯錯,犯了自己感覺都沒有信心了,自己都懷疑我是不是這塊料呀?這個時候人就有點消極、消沉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明明自己一直想做好,可是怎麼到關鍵的時候就不行了呢?自己一直在思考,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但是好在我想不明白就不想,還是繼續做好三件事情,也許以後自然就明白了,關鍵是不要趴在那兒不起來。反覆的摔跟頭,我就反覆的爬起來,決不放棄,盡可能按照師父講的去做。

打個比方,馬拉松長跑,有的運動員不知道自己處在甚麼位置(好比迷中修),是領先還是落後?但是他老是摔跤,這個奔跑的速度也不是很快(自己感覺不快)。對於這種狀態有的人就覺的自己是不是不行呀,這個跑下去也沒有甚麼名次了,漸漸的就消沉了,也不是很盡力去跑了,甚至於是在走了,心裏想反正就這樣了,有的人甚至於放棄了。

其實無論你覺的你做的怎麼差,你都不要被帶動,因為參加這個從來都沒有過的「馬拉松」項目的機會難得,以後再也沒有了,那就盡力跑吧,跑不動就走走,等有力氣了就再跑,就是這樣堅持。

我想說的就是要盡力去做,不要以為自己一件事情或者幾件事情沒有做好就消沉,我們是處在極其特殊的深遠的洪大的背景之下,我們處在這樣一個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位置,你只要是這個「馬拉松」長跑項目中的一員,你就是了不起的,不管你摔了多少跤,不管你覺的自己怎麼不行,不管你覺的有多難,你都要去堅持到底,盡力做好。不要受那些個枝枝杈杈的細節的影響,無論你處在怎樣的環境,怎樣的條件,你都要盡可能的做好三件事,永不消沉。

講真相、救人是第一位的。個人的感受、感覺都不重要,那麼也就不要陷在其中,把個人的得失、成敗、感受、感覺都放下,盡可能的修好自己、證實法、救度眾生,這也是在實踐「先他後我的正覺」[2]。

也許那些個讓你消沉的事情就是舊勢力的安排,你真的消沉了,恰恰上舊勢力的當,所以要不計「名次」,不計回報,更不要陷在一時一事中出不來,著眼於大處,要超越一切人間的理,超越一切舊的安排,修出超越一切的意志,即使一直摔跟頭也永不氣餒,永不消沉。因為法難得!因為得度的機緣值得我們永遠珍惜!因為大法的慈悲超越了一切!因為師父的洪恩足以讓我們對未來永遠充滿信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加拿大法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