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今昔 再與同修分享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二零零一年一月,自焚騙局登場,一時間迫害加劇、邪惡謊言漫天,大法弟子出現了整體壓抑、消沉的狀況,很多人迷茫了,不知如何繼續往前走。四月份,我經師父點化,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為《無邊大法中的一瞬間》,希望能幫助當時逆境中的一些同修抬起頭,用法來撥亮心中的神燈。文章中,我分享了九八年師父讓我看見的一個場景。

在那個場景中,陽光燦爛的藍天下,有一個很大(一個城市或國家那麼大)的已經淘乾了的糞坑,裏面有很多各種人忙忙碌碌,我和很多很多學員在裏面忙著清理自己和勞作。坑外很乾淨,可坑內的大家都穿著被糞便(寓意為人世的污濁)浸透、乾硬污濁的衣服。有些學員沒有緊迫感,花很多時間說笑閒聊。零一年當時迫害壓頂,不想讓同修感到被說的壓力,所以只說了九八年看到的那幕真相的局部,只說了「也有幹別的事不專心的」。其實,當時看到那個糞坑中,還有很多學員是基本沒幹正事的,幹活和不幹活的比例,讓人感到難以置信。而且坑裏人越來越少,開始擠的滿滿的,可過一段時間就消失一批,過一段時間又少一批,最後所剩寥寥無幾。「寥寥無幾」這幾個字,在人世間聽起來也許只是個形容詞,可在那個實際的場景中,卻是很驚心的,份量很重!

那個場景中,我一直埋頭清理自己身上的污垢和勞作,但最後的瞬間,忽然直起腰,和旁邊的人說起不太相干的事(不專注)。就在那一刻,一個炸雷般、威嚴的聲音在頭頂響起。是師父。記得「炸雷」響起的瞬間,我嚇了一跳,抬起頭來之前,有不到一秒鐘的短暫一念:為甚麼……?可一抬起頭來,看到巨大大坑頂部外沿上站著的師父。師父正背襯浩瀚的天宇、嚴肅的直視著我。那一瞬間,心裏(神的那一面)一下就明白了。無話可說,我知道聊天是錯的,我必須得珍惜,必須得抓緊,刻不容緩。

不幸的是,正法修煉十六年,當時大坑中的場景,我都在現實中看到了,包括自己的想用人的方式「調節」一下!心性有限,很著急,但一個人的力量太小,真的感到和常人一樣無力,常常和大家說不明白,因為很少有人願意理解,總覺的誰願意精進我們比不了,怎麼甚麼都往修煉上扯,甚麼都拿法來說事。心裏急悶的那股勁很多年才過去。但從目前訴江反映出來的現狀看,我們大法弟子整體的情況的確不樂觀,就像有同修交流的那樣,就是大陸受過直接迫害的人數也不止十八萬。所剩真的「寥寥無幾」。不明白高層次上的法但能卯住勁堅持多做三件事的還算好的,人心放不下走不出來的,消沉了走回人中的,真的比例太高了。

經歷了億萬年的付出和艱辛,最後一刻了,儘管這「一刻」在人世的萬般誘惑中、在加快的時間中可能算起來是二十年、三十年,在正常的時間中根本算不了甚麼。只有我們把人中的名利情看的太實了、把法把修煉看的太虛了,才會給自己造成難以逾越的大山。師父說:「萬古艱辛只為這一回」[1]。我們真的不願堅持攀登到底嗎?真的覺的把時間花在追求人生中才不虛度嗎?

寫此文不是為了證實自己甚麼,而是想用自己在當前有限的修煉狀態中所看到的一點點,證實一下修煉的嚴肅和真相。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只為這一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