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病危不放人看中共監獄險惡居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群體的滅絕運動中,把許許多多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勞教判刑,投入各地勞教所與監獄施展百種酷刑殘害,致使大量的善良民眾被摧殘的奄奄一息,偶爾獄方裝樣子的「搶救」,許多人仍處命危狀態。按照中國的有關法律法規,那些被迫害致命危的人員,完全具備充份的條件和理由依法辦理保外就醫手續,回家得到正常療養,能儘快恢復。但中共獄方常常久拖不辦或刁難,就是不放人回家治療,致使許多人死於監獄或者出獄不久離世。

中共獄方為何如此冷酷惡毒?這背後有其許多險惡居心。

掩蓋真相

許多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投進勞教所監獄前,精神和身體健康狀況是比較正常的,被投獄後,遭到酷刑摧殘,表面身體傷痕累累,甚至體內器官骨骼等被惡徒迫害的損毀致殘,精神狀況當然很差,生命奄奄一息,中共獄方知道,若此時將人放出去,肯定引起國內外民眾關注和譴責,甚至會被登上惡人榜,受到國際社會譴責,為了掩蓋罪惡,所以不會立即放人回家,一般情況是把人放在監獄醫院作所謂的「搶救」,實際上是在等被害人的狀況更加惡化,回家後不可能說出真相才放人。

金宥峰,男,時四十歲左右,朝鮮族,原牡丹江師範學院體育系教師。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五日,金宥峰被綁架到牡丹江刑警二隊受到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後被非法判刑十三年,關押在牡丹江監獄迫害。後被轉到七監區一中隊迫害。在車間被隊長欒玉用手銬銬在窗外鐵欄杆上。被大隊長朱在良指派的刑事犯韓寶仁、戴清民、劉用、蘇玉明等人看管並做所謂「轉化工作」,遭到多次毒打、野蠻灌食等折磨,被迫害成肺結核晚期,傷痕累累,監獄一方面以金宥峰不放棄信仰為由拒不放人。一方面想掩蓋迫害真相,拖延十個月後,於二零零八年端午節前才辦理保外就醫。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晚九點,金宥峰經搶救無效含冤離世。

要挾轉化

是凡被中共獄警迫害致命危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堅定信仰,不妥協不轉化不背叛的,獄警會邪惡的認為影響了監獄的轉化率,影響了他們的政績和晉級獎金,所以,那些毫無人性的惡徒,即使被害人在生命垂危時,也不放人,或藉此要挾轉化。

羅來陽,江西省南昌市麻紡廠退休職工。二零零七年因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而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九年關押到南昌監獄。二零一二年四月六日晚八點十分於江西省監獄醫院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三歲。在非法關押期間,羅來陽絕食抵制迫害,出現病狀時,獄方以他不寫「悔過書」為藉口,拒絕家屬提出的「保外就醫」。

山東蒙陰縣實驗中學優秀教師伊淑玲,多次被中共警察綁架囚禁洗腦班摧殘,被關到精神病院折磨,兩次被非法勞教,遭受綜合性酷刑折磨,歷經九死一生,並被剝奪工作,家庭離散。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伊淑玲又被常路鎮「610」人員與常路派出所的十多個 警察強行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秘密投進山東女子監獄加害摧殘致生命垂危,獄警慌忙把她拉到山東省女子監獄警官醫院搶救,只能靠灌食和打針維持生命,最後向其家人下了病危通知。通知其家人去濟南簽字領人回家救治,當家人到達濟南辦完手續時,獄警以伊淑玲沒有轉化等為由,拒不放人,並派出包夾,長時間對伊淑玲嚴管迫害至今。

勒索家人

敲詐勒索、權錢交易、漁利受害者家人,這已經是中共監獄獄警發財的一個主要手段,獄警抓住受害人家人擔心親人生命安危的迫切心理,把受害人當作人質,會在辦理保外手續時,提出許多條件,監獄非法收取的是保證金、鑑定費等,獄警趁機索賄要錢,中飽私囊,否則不放人,這使得受害者及家人的經濟也遭到損失。

姚玉蓮,黑龍江省依蘭縣人,二零零二年被綁架到鶴崗市看守所,當時不到四十歲,一次發高燒達到39度,連續燒好幾天,她的手上身上到處都像皮膚病似的,咳嗽的嗓子都破了,有一天她被燒的抽了,咬的牙咯咯響,病危當時,嚇得大家都喊起來。獄警吳燕飛每天押著她上醫院急救,打完針再押回來,還侮辱說她的皮膚病是梅毒。惡警讓姚玉蓮家人來付醫藥費。姚玉蓮丈夫去世了,哥哥來交的錢,見妹妹這個樣子,痛心不已,花了很多錢才把妹妹辦了保外就醫。

徐伏芝,女 ,時五十六歲,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晚,徐在家做飯時,被牡丹江北安派出所民警綁架到牡丹江市愛民分局國保大隊。二零零三年三月徐伏芝被愛民法院判刑三年半,在牡丹江市看守所期間,徐伏芝被迫害得渾身長滿疥瘡、血壓高、心臟病,因此被哈市女子監獄拒收,送回牡丹江市看守所,本應保外就醫放人,而牡丹江市「六一零」、看守所拒不放人、不醫治,家屬要辦理保外就醫,他們就層層設卡。徐伏芝的丈夫變賣自家住房也沒辦成保外就醫,病危的徐伏芝得不到及時治療,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在牡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推托罪責

獄警把受害人摧殘致命危,是作案者,是犯罪者,是被法辦的對象,但狡詐的獄警,為了推脫罪責,一般是逼迫家人簽訂協議,協議內容除了勒索金錢外,全是推脫罪責的內容,家人不簽就不辦保外,監獄拒不放人,竟然把推脫罪責與放不放人當作交換條件,欺人太甚。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趙海軍,因起訴江澤民遭報復,二零一六年被非法判刑八年,非法關押在呼蘭監獄。在短短的幾個月中,趙海軍被迫害致肺結核,肺器官損傷三分之二,身體極度虛弱,臉浮腫,他自己對家人說:呼吸相當困難,伴隨著尿血,不知道還能活幾天。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呼蘭監獄通知趙海軍家屬拿證件辦理保外就醫。趙海軍家屬二十七日準備好所需資料去呼蘭監獄申請保外就醫,呼蘭監獄六監區教導員裴德林帶家屬去刑罰科辦理保外就醫手續,刑罰科的負責人提出條件,簽署保外就醫後及期間趙海軍出現的所有問題獄方概不負責,並提出要交一定費用(七千元以上)等不平等條款。家屬擔心簽署保外就醫期間獄方作出不利於趙海軍不仁道的行為,不答應簽署協議書。刑罰科負責人說不簽協議書不能辦理保外就醫。家屬無奈,實在擔心趙海軍的身體狀況簽了協議。簽字的一刻家屬手抖的都已拿不住筆,眼淚瞬間就下來了。

孔秋閣女士,家住新疆烏魯木齊市新市區蘇州花園,原來是石河子八一棉紡織廠醫院兒科醫生。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孔秋閣被闖入家中的二十幾個警察綁架。她絕食抵制迫害。烏魯木齊公安廳的人放狠話:「絕食,你就絕吧,絕食也不放人,死也讓你死在監獄裏。」之後在不到二十天時間,孔秋閣被摧殘的瘦骨嶙峋,生命垂危,在醫院救治,家屬多次向李曉鵬、白玉城二人要求轉院或取保候審,被拒絕,十月二十二日下半夜一點半,警察打電話稱孔秋閣不行了,要求家屬儘快到醫院,當家屬一點五十分趕到醫院時,醫生告訴沒有呼吸。兩點五十分,警察李曉鵬、韓聖遠逼著孔秋閣的大女兒簽署《取保候審通知書》,以此想推脫他們的責任。孔秋閣的大女兒拒絕簽字,警察韓聖遠又打電話誘騙二女兒來簽字。六點五十五分,醫生通知家屬孔秋閣已死亡。警察又要求家屬在死亡證書上簽字,家屬拒簽。

活摘器官

二零零零年,中共當局舉行了一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會上曾秘密提出了發展「器官移植經濟」,並儘快付諸實施,這個可怕的舉動就是在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作政策鋪墊,時值中共全面迫害法輪功之際,大量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當作階級敵人慘遭中共活摘器官殺害。中共為甚麼突然要發展這樣一種冷門產業?一個是此前東西方移植器官極其稀少而造成價格昂貴,有暴利可圖,一個是中共常把被殺害的階級敵人當作國有原料或產品處理買賣,特別是當發現法輪功學員沒有吸煙喝酒等不良習氣且身體健康,就把這種罪惡盯在了這個群體身上。所以一旦某個法輪功學員被確定為活摘對象,即使被迫害致命危,監獄也不辦外醫,拒不放人。

彭敏,湖北省武漢市法輪功學員。約於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訪和製作真相資料被綁架,在武昌青菱看守所被迫害致脊椎第五塊骨頭 粉碎性骨折、頸椎壓縮骨折,並因此導致全身癱瘓。後被關在醫院裏,他母親李瑩秀照顧他,有段時間,彭敏曾被接回家照顧,情況好轉,能吃能喝,能說話。是惡人強行把彭敏帶回醫院的,彭敏一回醫院就進了手術室,從手術室出來腰部就有一個大洞了;彭母說:在這裏,並沒有好好治療,只是折磨,想把彭敏搞死。彭敏於 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晚六時左右被迫害致死,遺體被強行秘密火化,不久彭母李瑩秀突然離奇死亡。彭敏腰部為甚麼會有一個大洞(在醫學治療上並無必要)?彭敏會不會被活摘了腎臟?當時彭敏全身癱瘓,身上被摘取了甚麼器官自己是 不會感覺到的;他母親並沒有相關醫學知識;而當時一般人也很難想像到中共會邪惡的活體摘取器官。

謀殺善良

其實,中共對病危者拒不放行,最主要和最終的目的應該是為了謀殺善良,在中共歷次運動中,殺掉對立面,實現群體滅絕是中共的終極專政目標,這就是中共所謂的險惡的講政治,在邪惡的形勢下,中共惡徒只會整人害人殺人嫁禍抹黑,變得毫無人性,很多時候死不放人。

法輪功學員郭興國修煉法輪功前,因病只剩下一個肺葉,修煉後像好人一樣。也是大搜捕迫害,被枉判15年,哈爾濱監獄兩次拒收,返看守所,看守所所長向上級打報告都被駁回。但興安區「610」頭目孔令豔百般阻撓郭興國保外就醫,她揚言:「死也得讓他死在監獄裏。」結果郭興國再次被劫持到呼蘭監獄,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回家沒幾天就含冤離世!

蒙瀟,女,被迫害致死時33歲,四川省成都市成都鋼鐵廠職工。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九日蒙瀟被關押在金堂縣看守所,看守所警察多次將她送到201醫院強迫輸 液,所用的全是破壞中樞神經的藥品。每次打針回來都昏睡兩、三天後才有所清醒。後來蒙瀟對醫生講真相,醫生就拒絕再給她注射有毒藥物,勞教所於是將蒙瀟改 送金堂縣第一人民醫院繼續輸液摧殘。家屬請求公安局放人外醫,成都市「610辦公室」答覆說:寧可讓她死在醫院或看守所,也不釋放。二零零四年一月八日,蒙瀟 再次被送到金堂縣第一人民醫院,之後再也沒有回到看守所,遺體在不通知家屬情況下被強行火化。

中共監獄是司法部門轄下的一個監管執法單位,中共喉舌經常宣傳說監獄怎麼文明執法、人性化管理,即所謂「春風化雨」,為甚麼對那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瘋狂迫害,甚至受害人在病危命危時,還私設關卡,徇私枉法,拒不放人,故意製造冤案命案?是因為有中共黑惡暴政的支撐,是因為它們在執行江氏流氓集團的滅絕迫害政策。

當一九九九年元凶江澤民利用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運動後,勞教所、監獄等都成了秘密虐殺善良人的法西斯集中營,並從特務組織610接到了死亡指標,而這個死亡指標不是硬性的小指標,而是具有彈性的大指標,也就是人不轉化,隨時會被謀殺或按需殺掉,許許多多堅定的大法徒被獄警、軍醫和包夾犯人打死、毒死、電死、灌死、淹死、活摘致死的案例,比比皆是,而那些被迫害病危命危的法輪功學員,只不過是被虐殺致死前的慘烈症狀而已,只不過是被虐殺致死過程中的一點黑幕而已。

病危不放人,包藏中共何等居心?是殺人的心,是圖財害命的心,是群體滅絕的險惡之心。所以,當我們的親朋陷於中共冤獄時,為了他們的生命安危,請同胞們一定持續不斷的設法營救,絕不能掉以輕心!

(註﹕文中案例來自明慧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