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洪恩說不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

一、師父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

我今年七十四歲,家在東北的山區。一九九六年得法。得法前我是我們山區有名的「瘋子」,而且各種疾病纏身,最重的是心臟病、胃病和腎病,那時的我,現在想起來都令人心寒和害怕。

在我女兒四個月大的時候,有一天我聽到我家房屋的頂棚上有動靜,我以為是老鼠呢,突然從棚上掉下一條大蛇,嚇的我抱起女兒就往外跑。我被嚇得魂不守舍, 從此到處亂跑,還上房,又打人又罵人,連我的母親都挨過我打。那時孩子小,自己不知道管,家務活也不知道幹,都是母親和丈夫幹。丈夫又當爹又當媽,日子過的相當的苦,還得四處給我治病。我病重時就會昏死過去,最後大夫撂下話說:回家好好養著,多吃點好的吧。言外之意是在家等死吧。

我這一病就是三十四年。人生有幾個三十四年啊!我吃的苦遭的罪就別提了,偶而明白一點,看看這一貧如洗的家,絕望了,就想一死了之。

一天我突然想起了我有個很要好的妹妹在外地,我想跟她見個面,向她告別後再死。我到了她家把我要了結人生的想法告訴她。她一聽嚇壞了,趕緊說:你千萬不能走絕路,自殺死後受的罪更大!我一聽這可怎麼辦呢?沒路可走了。

她說我現在學了一種功法叫法輪功,是李洪志老師傳的佛家上乘大法。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還教我們修心養性做好人,而且功法不收任何費用,分文不取的。我一聽功法這麼好,又不收錢,我就學學看吧。她一聽可高興了,給我請來大法書,把老師的講法錄音帶拿來讓我聽,又教我五套功法的動作。

說來也奇怪,我的病一天好似一天,半個月病就好了大半,頭腦清醒了,不到三個月我全身所有的病全都好了,心情特別激動,高興的我就像一個孩子似的又蹦又跳。感謝師父救了我的命,又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 我真是太幸福太幸運了!

二、師父救了我的妹妹們和女兒

我的病好了,親朋好友、鄰居、場領導都知道了,都說咱們場的老「瘋子」好了,咱們再也不用害怕她打人了。大家都來我家看我。我就把我修煉法輪功的事告訴他們。當時就有十三個人來學這個神奇的法輪功。

我的兄弟姐妹多,家裏生活非常困難,雖然都成家了,一個個過的也都不富裕,有病都無錢醫治。大姐、二姐都過早的去世,我是老三。我病好後,就把這一喜訊都告訴了我的兄弟姐妹們。那時四妹患了嚴重的腎病,全身浮腫,眼睛腫的就剩一條縫了,生命垂危。她也是抱著一線希望跟我學煉法輪功的。幾個月後她的病全好了。

我五妹妹有嚴重的心臟病,吃藥打針不見好,喘氣呼吸都困難。學大法三個多月也好了。 還有我六妹,她患膽囊炎,學大法只三天,膽囊就不疼了。後來把腳腕子摔壞了,老聽到骨折的聲音。別人都讓她住院,她六妹堅決不去,就在家學法煉功。二十多天全好了。

七妹患的是嚴重的婦科病,流血不止,臉煞白,連嘴唇都是白的,一點血色沒有。她也沒錢治病,東挪西湊借了五百元錢到醫院,一聽光押金就要三千元!七妹妹把心一橫,「不治了,回家跟三姐修煉法輪功去,把命就交給師父了。」心誠則靈,就這樣七妹妹的身體一天好似一天,一個多月就好了。

我的大女兒成家生完小孩後,大夫非叫她帶環,結果把環放錯了位置。幾年後取環時,流血不止,大夫嚇壞了,不敢給取了,告訴她環我取不下來了,你趕快到其它大醫院去吧,花多少錢我給拿。結果到哪個醫院也不給取,都怕出人命。情急之下她一下子想起了我這個媽媽告訴她的:「遇到危險時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救命。」她就天天誠心誠意的念,一連念了五、六天。有一天突然好像有人在耳邊告訴她「環沒了」。她不相信,去好幾個醫院檢查都說沒了,肚子裏邊只有一個亮點。這回她對師父和大法徹底相信了。從此我女兒也走上了修煉的路。她是做裁剪衣服工作的,時常遇到有人把錢物丟到櫃台上, 少則幾百多時幾千,她都如數還給人家。

三、我家土豆摞著長

自從我病好後甚麼活都跟丈夫搶著幹,我倆用鎬刨,用犁杖趟開了三垧多地。大塊地種黃豆,小塊地種土豆。到秋天三垧地打了九十袋黃豆,大豐收!

該收土豆了,奇怪的是:種的時候是種在中間的,可收的時候發現土豆都往一邊長,上面一層下面一層,都摞著長,而且土豆還特別大,一個個像小孩枕頭似的。我告訴村裏人,人家還不信,幾十人都來看。看了後,大家都服了,說:這煉法輪功的好事不斷,連土豆都長的這麼神奇。大家都搶著來買,除了自己家留著吃的都叫大夥買走了。

四、木頭房子沒著火

一年秋天,我出去秋收,叫我弟弟來幫忙。我由於著急,電鍋裏燒著水沒關開關就下地去了。

幹了兩個多小時後,弟弟說餓了,要回家。我就回家做飯。到家一看滿屋都是煙,電鍋燒壞了,鍋把燒掉了,屋門都烤糊了,卻沒發生大火。

我們那裏蓋的都是木頭房子,這要沒有師父保護,我們一家燒了不說,一棟房六家就全完了!嚇的我大哭,並萬分感恩師父,要不是師父救了我們,我們六家就得化為焦土啊!用甚麼語言也表達不盡師父的大慈大悲大恩大德啊!

五、「老天有眼」

我們場有四個人承包了二十四垧地。其中一半是兩個法輪功學員承包的。

說來也奇怪,二十四垧地,地挨地,壟挨壟,有時這兩個法輪功學員的地這邊下雨,那兩個不煉功的地上就沒雨。他們說:「這老天爺長眼睛了,光給他們煉功的下雨,就不往咱這邊下。」很生氣,說了些對上天不敬的話。

夏末秋初,天下暴雨加冰雹,這兩名法輪功學員的地裏就沒遭雹子打。秋收時,兩名法輪功學員的地,一垧地打三十袋,而不煉功的人家總共才打二十六袋。收回家去又遭了小偷,小偷把他家的門頂死了,憋著家裏出不去,小偷用車拉走了六袋。

通過這件事, 他倆見證了大法的美好,趕緊給老天爺道歉,說再不敢罵老天爺了,也跟著我們相信法輪功了。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