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謊言是怎樣炮製出來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日】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我因不願放棄修煉法輪功「真、善、忍」而再次遭非法判刑四年半(二零零五年非法判刑三年)後,被送至四川省女子監獄進行非法迫害。

被送至監獄以後,為了達到讓我放棄修煉法輪功,監獄採用了各種欺詐、恐嚇、脅迫等流氓手段和計謀對我進行了所謂的攻堅轉化,實為精神和肉體折磨。過程中我親歷了兩件邪黨是怎樣隨意編造、炮製出抹黑法輪功的謊言的真實事實,現列舉兩例:

一、在強迫轉化過程中,我每天必須強制學習抹黑法輪功創始人(也就是我偉大的師尊)的各種謊言文章及假實例,其中有兩例讓我到現在也是記憶猶新:

1、二零一三年三月的一天,幫教(監獄專門用於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刑事犯人,這些犯人在外面全是邪黨的黨委書記和其他經濟人犯)繼續讀編造的謊言,大概內容是:「說某年某月某日,我師父因肚子痛得很厲害,被家人送到吉林某大醫院,經醫院某醫生確診為‘急性闌尾炎’,需要做手術,但我師父當時不同意,就在這所醫院輸了幾天液體,到第七天的時候,我師父痛得實在忍受不住的時候,就同意做了‘闌尾’手術。」這個謊言實例還附上了「當時」醫院的門診掛號單,上邊有年月日,還有手術單及醫生簽字等等一整套「做手術」時的「證據」,為了讓我相信我師父沒有能力救人,連自己也救不了的「事實」,所以當她們讀完以後,還煞有介事的把這些「證據」給我看,然後告訴我說:我被我的師父給騙了,當我聽完她們的表演後,立即問轉化我的那幾個幫教:你們這幾個有誰做過「闌尾」手術?都說沒有。我說:我做過。我告訴她們這是一篇擾亂民眾視聽的謊言文章,能騙得了沒有做過「急性闌尾炎」手術的民眾可騙不了我,為甚麼呢?因為我在一九八三年初做了一個「急性闌尾炎」手術。我是從早上五點多鐘犯病的,當時痛得大汗淋漓,伴隨噁心嘔吐、頭痛,肚子痛,痛得直不起腰,站立不穩,特想一死了之來解脫這種難以忍受的痛苦。發病後,家人立即把我送至四川省人民醫院就診(我犯病那天,正好在我姐姐成都家小住),經醫生會診,確認我犯的是「急性闌尾炎」,並通知立即住院手術,從我犯病到上手術台,共計約耗費了九個小時,但是,當醫生剖開我的肚子,找到那條犯病的闌尾時,我在手術台上清楚的聽到主治醫生對旁邊的實習醫生說,我的闌尾已化膿,再來晚點就穿孔了。後來我的家人也是這麼告訴我的,醫生還告訴我的親人說:一般急性闌尾炎超過十二小時不做手術,闌尾化膿穿孔後將會有生命危險。說我的家人幸好即時將我送至醫院就診手術,否則,我將會有生命危險。通過我的實例,上邊讀的那篇移花接木的謊言文章讓我一下子就識破了。為甚麼?因為謊言中說我師父是第七天做的手術嘛,用我的親身經歷可以證實,急性闌尾炎等到第七天早就斃命幾天了,而如果是慢性闌尾炎根本就不需要做手術,犯病嚴重時,可以上醫院輸點消炎液就可以了,我為甚麼知道?因為我第一次被非法判刑在監獄裏被迫害時,一個包夾我的囚犯就是犯的慢性闌尾炎,她一犯病就上監獄醫院輸兩三天液就行了,根本不用做手術的。大家看清楚了嗎?謊言就是謊言,紙始終包不住火。

2、二零一三年五月份,監獄用了一種最顯毒辣的手段,讓我每天晚上不睡覺,抄寫那些邪悟人污衊法輪大法和誹謗我師尊的文章。我看他們是怎樣編造的這欺世的謊言,結果,篇篇都是炮製出來的。有一篇批判文章中說:我師父是怎樣「斂財」的,這篇文章中說的是一個曾經在我師父身邊的人,「揭露」了我師父「斂財」的事實,說,大法開傳的初期,他親手經歷了製作小法輪章(佩戴在胸前的那種)之事,他說:這種小法輪章的材料及製作成本只用了人民幣0.32元,但是,請示師父售價時,我師父說:一枚賣人民幣5元。他說,他當時以為聽錯了,再問一次,師父還是說一枚要賣人民幣5元。他說他當時想,這也太暴利了吧!但他是弟子,只能遵照執行,當我看到這篇「斂財」實例時,我當時就覺得邪黨真是很不要臉,太邪,邪得很離譜,為了能達到邪惡的目的,真是甚麼都能炮製出來騙世人,幸好我曾經買過這個小法輪章,要不然,我也會被欺騙了。因為,我當時買的價格是,每一枚人民幣0.50元,也就是伍角一枚,被這些欺世大盜炮製成了一枚伍元,試想,沒有親歷過的事情,誰能不會被欺騙呢?

二、我親歷炮製謊言的全過程:

監獄在一個月之內,將我炮製成了一個裏通外國,有國際反華勢力的「大敵人」。

事情是這樣的,大約在二零一三年四月中旬的一天,監獄在我身上打出的攻堅轉化手段和計謀一直不起作用後,監獄那個分管洗腦法輪功學員的張姓獄警帶了一大幫人:有監獄裏的各監區的王牌幫教,也有我所在監區的分管轉化的獄警,還有陪教的邪悟者,共計九人。

那天上午,那個張姓獄警帶著這幫人開始對我(語言)群攻,無論她們用盡甚麼手段,我就是不能如她們的願,兩個多小時的攻堅,始終沒有達到她想要的結果後,她當著那麼多人立即對我惡狠狠的說:某某,我知道你為甚麼不轉化,我告訴你,我給你們當地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機構)打了電話,我問他們說你為甚麼用盡甚麼辦法都不轉化時,你們當地610的人告訴我說:可能是你老公沒有工作,(生活)用了法輪功組織給的錢,所以你才不轉化,對不對?她接著咆哮著對我說:我告訴你,某某,法輪功組織的錢不是好吃的,吃進去容易,吐出來難等等很多難聽的、無中生有的、隨心所欲的謊言,就這樣她隨意地就把污衊我和我家人的「事實」就隨意的炮製出來了,當她說出這些謊言以後,我所在監區分管迫害法輪功的獄警和其他人一片嘩然,特別是平時對我看起來還有些信任的分管我的那個獄警,聽後立即態度大變,對我說:某某,看不出你和你的家人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我以前覺得你這人還不錯,但是今天聽到你和你的家人是這樣的人,我從內心瞧不起你。其他人也附和著對我大批而特批。最後那張姓獄警甩給我一句話:你只有跟(邪)黨走才會有出路,跟法輪功就只有死路一條,你好好考慮,作出選擇。

當我聽到她這些不負責的謊言時,我立即正告她:張主任,你作為一個國家公務員,你本人還是學法律出身的,在沒有作任何調查與核實的情況下,就隨便將別人的一句不負責任的話作為「實事」向這麼多人散布,你這是對我和我的家人進行人身攻擊,我現在關在監獄裏,雖然我對你不能怎樣,但是,我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告訴你:我家裏有多少錢,我有數,在我遭受迫害前,我家裏有多少存款,我也有數,我老公在哪裏打工,每月除了吃飯,還能存多少錢,我也有數。不過通過你用假信息隨意給我炮製出來抹黑我和我家人的不是事實的事讓我不難看出:所有抹黑法輪功的那些所謂的「1400例」、天安門自焚事件是怎麼炮製出來的了,你現在想讓我相信你們說的話我都不會相信了,因為我親歷了怎樣被編造和炮製的過程,所以,我告訴你,你以後不用再來見我了,無論見我多少次,都是一樣的結果「不轉化」。

後來,在一個月內,那些幫教在張主任說出的假話上,一天加一點,一天加一點:就成了你們家的錢,國內組織不好給你們家錢,容易查出來,那只好那些國外反華勢力的組織給你們家寄錢,這樣就查不出來。我每天面對的就是這些說著荒唐的話、幹著荒唐的事的一幫不負責任、不可理喻的、沒有思想的邪惡人渣機器,這些機器還不時的提問說:如果你們家沒有用法輪功組織的錢,那張主任是國家公務員,是代表組織,代表國家的,她都這麼說,我們怎不相信她呢?怎麼會說假話呢?就這樣,一個月後,在這幫幫教人的嘴裏和眼裏,我和我的家人就成了「裏通外國,有國際反華勢力」的大敵人了。

我將這些邪惡的謊言揭露出來,希望世間所有善良的人們不再受中共邪黨謊言的矇蔽,給自己的人生作出一個最正確的選擇:儘快退出邪黨(三退保平安)組織,並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自己的生命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