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造民意 中共欺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一九九二年,法輪功開始在神州大地弘傳,其神奇的祛病效果和「真善忍」的心法理念,受到人們的敬仰,短短幾年,弘傳到六十多個國家地區(現在傳播到了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得到褒獎議案上千項,修者多達億萬之眾,對家庭和睦、提升民眾道德、穩定社會秩序、促進國家文明,都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這是當初法輪功得到的真正的民情民意。

所以當時中共迫害法輪功,根本不得人心,無法達到其預期的邪惡目的,難以維持,這引起江澤民與中共的恐慌,為了推動迫害運動,偽造迫害的合理性,中共江氏集團就不斷地偽造民意,打壓民意,封鎖真相,欺世盜名,延續迫害。

利用「百萬人簽名」偽造民意

二零零一年一月,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前後,中共610與「中國反邪教協會」(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中國反邪教協會」是中共邪教賊喊做賊的邪惡組織,下稱「邪會」)就開始推出反法輪功的「百萬人簽名」活動,幫江澤民向中國人民和全世界偽造其迫害的合理性而逃脫譴責,以爭取民眾對迫害的認可,這次活動也進一步明證了「邪會」的「官方性質」。這場邪惡活動主要在全國各大城市開展,率先在教育系統推行,成千上萬的學生、教師、工人、軍警、機關人員、商販、打工者等,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被當局欺騙著簽字留言按手印,中共將此作為「民意",將迫害升級擴大化,但民眾簽名留言是在中共謊言灌輸迷惑下,做出的錯誤判斷與言行,不是在得到真實資訊前提下的真正表達,所以,中共推行的所謂「百萬人簽名」活動是硬拉人上賊船,是偽造民意。

利用揭批座談會偽造民意

和歷次政治運動一樣,中共不但強迫其體制內官員展開揭批座談,人人過關,與黨保持一致,還強迫其它社會團體參與其中,充當民意,看似形成統一戰線,打擊敵對面,而大陸的各種社團組織並不是獨立自由的民間群體組織,從成立之初就是官批官辦,如共青團、婦聯、學聯、工商聯、工會、科協、關愛協會、各宗教協會等,其實都是中共的附庸組織,都是政治團體,裏面的成員都是中共編製官員,其組織宣傳活動口徑與中共一模一樣,都是符合中共政治意圖的,其展開揭批座談只不過是在完成政治任務,它們表達的都是中共聲音,不是民意,是中共偽造民意。

如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七日下午,雲南所謂宗教界召開揭批法輪功的座談會,座談會上,省佛教協會秘書長陸紹明宣讀了「雲南省佛教協會致全省佛教界的公開信」,號召佛教信徒要「積極投入與法輪功的鬥爭」;省佛教協會副秘書長圓通寺方丈淳法,省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納廣用、馬忠,省佛教協會副秘書長、圓通寺監院法師崇化,省天主教兩會神甫劉燕超,省基督教兩會總幹事玖瑋,道協籌備組袁志兌道長、羅雄道長等人也在座談會上發言污衊法輪功,並且誓言要「與法輪功鬥爭到底」。中共把黑手伸向宗教界,毒害了廣大宗教人士。

利用承諾卡偽造民意

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大約在二零零三年開始,中共當局向全國千千萬萬個家庭強行推出了「反×教家庭承諾卡」的邪惡勾當,把迫害善良人的罪惡延伸到家庭,強迫每一個家庭成員必須在卡上簽字按手印,卡中的內容都是污衊法輪功的言詞,承諾卡針對的是兩種家庭,一種是家人不修煉也不了解法輪功的家庭,一種是家人有修煉法輪功的成員家庭,中共採用的是威脅利誘株連的辦法,強制人們簽字按手印,不配合簽字的家庭,直接株連到家庭成員的工作、黨員身份、工資晉級晉職、升學參軍等,修煉者不配合,就蓄意綁架迫害。最後中共把簽字的卡匯聚起來作為民意宣揚,欺騙社會,這種株連綁架家庭成員的非法行為,實際是強姦民意,偽造民意。

利用知識競賽偽造民意

在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中共還把偽造民意的勾當植入到徵文比賽和知識競賽活動,不但把謊言罪惡灌入到世人的腦中眼裏,還要當作科普知識記在心裏,恨不得一下子將人毒害致死而無反省機會。所謂的徵文比賽、知識競賽都是中共當局定題定調定答案,叫參賽者按照中共的政治意圖作文答題參賽才能得到高分和獎勵,完全剝奪了人們的主見和獨立思考的權利機會,這樣的競賽無論在哪裏舉辦,無論舉辦多少次,無論多少人參加,都是宣傳謊言,毒害民眾,都是偽造民意。

如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雲南邪黨宣傳部、省文明辦、省「六一零」、省公安廳、省司法廳、省科協、省反××協會等舉辦了誣陷法輪功的《反對××,崇尚文明》徵文比賽和知識競賽活動,在社會各界引起不良反響。約八百萬人次被迫參觀展覽,數千篇文章參加徵文比賽,二十多萬人被迫參加了知識競賽。幾千篇稿件大部份都是欺騙學生所寫的。其中,雲南昆船電子設備有限公司就安排了二百名上班職工參賽。思茅地區把此次知識競賽作為接受馬克思主義唯物論、無神論教育,在全區印製了十萬份試卷發到各縣、鄉。怒江栗僳族自治州僅瀘水和蘭坪兩縣就安排二千八百多名幹部學生做答卷。全省被迫參與的人員達二十萬人。

利用轉化率偽造民意

把好人轉化成壞人的比率就叫轉化率,這就是中共在全國各地洗腦班、勞教所、監獄一直追求的惡績,是中共十八年來對法輪功學員摧殘虐殺的罪證。凡被中共劫持囚禁的法輪功學員,首先遭受的就是酷刑洗腦轉化,此種邪惡行為被中共獄警稱為幫教和包夾,參與這種罪惡的是獄警指定的猶大和普犯(主要是殺人犯、搶劫犯、貪污犯等),並以減刑為誘餌。猶大的洗腦術主要以邪悟將人轉化變壞,普犯則以各種酷刑摧殘甚至虐殺為轉化手段。轉化的最終結果是能寫五書(揭批書、保證書、悔過書、月結書、年結書)。

為了追求最高的轉化率,中共當局把獄警的工資獎金晉級等直接與之掛鉤,還給出了死亡指標,致使獄警暴徒無所顧忌,製造了許多命案慘案。中共當局則以獲得的轉化率為依據,反過來當作民意,欺騙國內外,來偽造其迫害合法性。實際上轉化率是中共自欺欺人,因為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即使有人被迫妥協,那根本就不是個人的本意,清醒後基本上都發表聲明否定罪惡的轉化。所以邪惡是永遠不會從好人心中奪走善良的,這也註定中共的迫害最終失敗,無論中共怎麼炫耀轉化率,都是在顯露罪惡,都是在偽造民意。當然中共還有許多偽造民意的手段如大型惡行圖片展覽、惡性演講團、喉舌造謠採訪等等。

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在製造謊言的基礎上,不斷偽造民意,打壓善良,粉飾太平,但在真相面前,謊言不攻自破,所以無論中共偽造多少民意,怎麼偽造民意,只能是欺世盜名,只能是表現罪惡,只能顯露其無恥流氓,只能是失盡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