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賣國黨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中共的起家家底兒,是名義上屬於共產國際的一個「遠東支部」,而實際上是以蘇共為主子的賣國黨。本文向您講述這段歷史。

1919年3月列寧成立的「共產國際」,是盤踞在蘇俄的一個國際性暴力顛覆組織。由共產國際派出的荷蘭人帶給中共的一條密令,改寫了中國近代史。

這個荷蘭人的中國名字叫馬林,這條密令被全文打印在一塊白色綢緞上,縫在馬林的襯衫裏帶給中共。這塊白色綢緞今天陳列在荷蘭的國際社會歷史研究所。

'物證原件照片(網絡圖片)。'
物證原件照片(網絡圖片)。

馬林其人

1883年5月13日,馬林降生在荷蘭鹿特丹。中學畢業考入荷京大學學習政治經濟學,開始接觸「無產階級革命理論」。1902年,19歲的馬林加入荷蘭社會民主黨,開始政治生涯。1913年2月,馬林前往荷屬東印度(印度尼西亞)從事「革命工作」。

1914年5月9日,在馬林倡議下,創建「東印度社會民主聯盟」(印共前身),馬林在機關刊物上發表了不少宣傳馬克思主義的文章。

1917年11月,列寧領導「俄國十月革命」,武裝暴動推翻沙皇政權。消息傳到馬林耳朵裏,令他興奮不已,一連發表了多篇文章,宣傳「暴力革命」。因此,1918年12月5日,被東印度總督驅逐出境。

1920年5月,馬林從荷蘭前往蘇俄,以印尼共產黨代表的身份,參加莫斯科召開的共產國際「二大」籌備。列寧對他格外賞識,在共產國際二大上,馬林當選為執委會委員,成為共產國際領導人之一。在共產國際挑選赴中國幫助建立「遠東支部」的人選時,列寧認為馬林非常合適。

馬林與中共一大

早在1920年春,蘇共已派魏金斯基以學者身份為掩護,來華與李大釗等聯繫,在幾個城市秘密建立了分散小組性質的共產黨早期組織。馬林於1921年6月到達北京後,通過魏金斯基的關係找到李大釗,提議召開全國代表大會,以正式建黨,馬上得到李的贊同。

1921年7月23日,中共「一大」在上海秘密召開。參會者除了13位中國人,還有兩位是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尼柯爾斯基。馬林代表共產國際致辭。他說:「中國共產黨的正式成立,具有重大的世界意義。共產國際增添了一個東方支部,蘇俄布爾什維克增添了一個東方戰友。」當時包括李大釗、陳獨秀在內的中共早期成員,對馬列主義建黨理論了解不多,馬林在會上的介紹起到不小的作用。

馬林力促國共第一次「合作」

1921年12月23日,馬林在廣西桂林「拜望」了孫中山。馬林在孫中山的大本營住了9天,對國民黨進行了仔細考察。馬林在孫中山面前,再次施展了他的雄辯口才,獲得孫中山好感。孫中山向馬林表示,雖然他不信仰馬克思主義,但是他的思想與馬主義有一致的地方。通過這次會見,為後來孫中山確定「聯俄容共」政策埋下了伏筆。

孫中山先生哪裏知道,這次會見,是一個陰謀的開始。馬林認為,中共黨員在保留黨員身份的前提下,加入國民黨,進入國民黨的領導層,這樣可以迅速壯大中共。其實,共產黨的前身光照幫為了生存秘密加入共濟會,與馬林的思路如出一轍。

1922年4月,馬林於回到莫斯科,向共產國際執委會彙報工作,提出了「國共合作」的建議。獲得共產國際完全同意。1922年7月11日,馬林向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提交報告,介紹中共的成立和他訪問孫中山等情況。

共產國際執委會做出指示,讓中共立即把中央委員會駐地移到廣州,同時要求中共與馬林密切配合,開展「國共合作」的有關工作。由魏金斯基簽署的這個指示,被打印在一塊白色綢緞上,縫進了馬林的襯衣。

就這樣,懷揣共產國際的密令,1922年7月24日,馬林第二次趕赴中國。他到上海後便會見了陳獨秀,將共產國際密令交給了他。全文如下:

「根據共產國際主席團7月18日的決定,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在接到通知後,必須立即把地址遷到廣州,所有工作都必須在菲力浦同志緊密聯繫下進行。
共產國際遠東局 維金斯基
1922年7月莫斯科」。

文件中提及的「菲力浦同志」就是馬林。

為了統一思想,馬林建議召開一次中共中央執委會全體會議,討論國共合作問題。馬林傳達了共產國際意見,他在發言中堅持共產黨員必須加入國民黨;中共必須尊重共產國際的意見;共產黨員加入國民黨可以使國民黨「革命化」;尤其可以影響國民黨所領導的大量工人群眾,將他們從國民黨手中奪取過來等等。

馬林手握共產國際的「尚方寶劍」,儘管陳獨秀、張國燾以及蔡和森對此有強烈異議,也不得不低下頭來。最後,陳獨秀代表中共表態說:如果這是共產國際的不可改變的決定,我們應當服從。

結束語

如果我們用國際貿易的概念,來表述中共成立的話,那麼,中共早期骨幹李大釗、陳獨秀等人,從蘇共進口「共產主義暴力革命理論」,堪稱人類歷史上一筆最大的賠本兒買賣。這筆買賣最初是以犧牲中國人的國家獨立和人格尊嚴為代價,從此中國一步步成為蘇共的掌中物。作為共產國際「遠東支部」的中共,執行主子的世界革命計劃,以顛覆國民政府為目標,先是在江西建立「國中國」,繼而抓住日本侵華乘機坐大,直到在大陸建立政權。中共當政幾十年,致使國土易主,道德淪喪,文化變異,生民塗炭,河山失顏。

李大釗、陳獨秀等人也許不知道,馬克思是秘密的撒旦教徒,列寧是共濟會(光照幫──撒旦教分支)成員。撒旦仇恨上帝、毀滅人類的罪惡心理,就是馬列理論的精神源頭。1919年五﹒四運動,是魔鬼撒旦降臨中國的標誌;1921年中共成立,則是魔鬼撒旦附體中國人的開始。只要加入了中共的黨、團、隊三級組織的人,都是魔鬼撒旦附體的對像。一但被附體,就被撒旦所操控。這種操控既隱於無形,又顯於有形。共產黨是通過把「共產主義暴力革命理論」根植於黨、團、隊員的大腦,大腦支配人的軀體,來實現其具體操控的。共產黨強調「個人對黨組織的絕對服從」,以及為其「奮鬥終身」的毒誓,就是這種無形操控得以實現的根本保證。

中共名義上屬於共產國際的一個「遠東支部」,而實際上以蘇共為主子的賣國黨。共產國際打在布條上的密令,就是中共的御旨。儘管在接旨前中共早有打算,接旨後就只能「絕對服從」;中共的最高領導人陳獨秀、李大釗也不敢有絲毫的違背。陳獨秀代表中共說的那句:「如果這是共產國際的不可改變的決定,我們應當服從。」大家不妨對照一番,這與後來所有中共成員面對黨組織時的表態何其一致?這就是被洗腦操控後的共產黨組織成員必然必須的生命常態。

附體,是共產黨組織的基本生存和發展方式。它不僅體現為撒旦附體其成員,也表現為共產黨組織附體其它社團或社會整體。大家知道,共產黨組織的前身是光照幫,光照幫為了掩人耳目,其成員秘密加入共濟會。中共為了生存和發展壯大自己,先後兩次假「國共合作」之名,附體國民政府。今天的中共,則是附著在中國和中國人民身上,盤剝壓榨,殘民以逞。

蘇共與中共歷史上形成的這種「主子黨」與「奴才黨」的關係,為中共向蘇共出賣中國主權,以及其它喪權辱國的事件創造了機會。比如,中共迫於蘇共壓力最終放棄外蒙古主權;執行斯大林的命令出兵朝鮮,致使數十萬中國軍人魂喪異國等等。此類事件伴隨上世紀六十年代中共與蘇共關係惡化暫告一段落。

然而,中共向蘇共賣國的行徑,被中共前頭目江澤民再寫續篇:江澤民早年留學蘇聯時秘密加入克格勃,為了掩蓋這段醜惡歷史,1999年12月,江澤民和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在北京簽訂《國界敘述議定書》,出賣了外興安嶺以南、黑龍江以北60多萬平方公里的「外興地區」,烏蘇裏江以東40萬平方公里的「烏東地區」,17萬平方公里的唐努烏梁海地區……共計344萬平方公里。這些土地,是清朝末年因不平等條約割讓給沙俄的。按國際法,可以如香港、澳門一樣回歸中國。

中共盤踞中國近百年了,其為禍之烈痛人心扉;其罪惡之重已惡貫滿盈。本文所截取的,只是中共百年惡行長路的一個小小驛段,但足以證明中共是投靠外國勢力的賣國黨,是真正的反華勢力。只要中共在中國存在一天,就會一直禍害中華民族。終止這個禍害的辦法只有一個:解體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