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季凡:造謠網站以我的名字發布不實文章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我是趙季凡,是一名教師,為了不影響孩子學習,平時我不喜歡上網,有時間就陪孩子看看書。

2016年一天晚上,突然一個電話讓我震驚:「你在網上發表甚麼文章啦,現在都刷屏了,你快看看吧!」

我當時就懵了,我沒發表過文章啊?為了弄清真相,我按照朋友告訴的網址打開了一個以誹謗法輪功為業的造謠網站,輸入我的名字,一篇以我的名字為題頭的文章《趙季凡:法輪功毀了我的家》赫然出現在眼前,文章是造謠和污衊我和法輪功的。文章中提到的地點、人物都與我的經歷高度吻合,而我本人卻毫不知情。

造謠文章的發布時間是:2015年7月13日。這麼長時間我本人竟然不知道,而造謠網又怎能冒用我的名義堂而皇之的欺騙網民的?

這件事嚴重的影響我的工作、學習生活。我是修「真、善、忍」的,要對自己負責,對別人負責,對社會負責,所以以此文章來澄清一些基本的事實真相。

荒謬謊言一:

「作者:趙季凡(口述)雅君(整理)」

事實真相:我本人是師範中文專業畢業的,寫文章不需要別人代筆。更何況「雅君」是何許人,我從未聽說過,也沒見過;並且也沒有跟任何我不認識的人口述過甚麼文章。甚至都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個以誹謗法輪功為業的造謠網站,那這篇文章又從何而來呢?

荒謬謊言二:

「1998年春結婚,半年後,我懷孕了,反應強烈,鄰居老太太說讓我看一本書練練功」「我懷孕7-8個月的時候,1999年7月22日國家取締法輪功,經過領導同事的幫忙,加上孩子的出生」

事實真相:我與丈夫於1997年結婚。2000年5月孩子出生。我是1998年無意中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我被書中的內容深深吸引,知道了很多以往人生中困惑問題的答案,後來參加集體晨煉才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是修煉。後來家裏人看這個功法很好也學了,婆婆多年的心臟病、高血壓、風濕等病症都好了,妯娌和睦,婆媳關係融洽,我們一家人沐浴在祥和、幸福之中。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10月我去北京上訪,結果被綁架回當地派出所非法拘留,因我懷孕2個多月,所以被帶回單位看管,被停課,吃住在單位,白天晚上各兩人看管,不許隨便活動,晚上要看污衊法輪功的電視,當時的單位領導說不轉化就不讓回家,生孩子就在學校生。

後來單位還帶我去醫院檢查我懷孕是真是假。直到2000年1月,單位放假了,我還在單位被兩個人陪著,由於我真是不想拖累別人就違心的寫了保證書,最後教委通知我可以回家了。

2000年3月份上班,不讓上課,在收發室接電話。2000年5月份,直到生孩子的當天我還在上班,中午肚子疼的厲害,單位書記和工會主席就送我回家,晚上孩子降生。

2000年8月份因單位缺人,孩子沒到百天我就上班了,而且跨初一和初三兩個年級上課,等下午2點鐘才到家給孩子餵奶。

直到後來撫順的公安機關又以莫須有的罪名將我綁架並送馬三家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

荒謬謊言三:

「我陸續花了一千多元錢,買了全套的書。輔導員要求讀一百遍,要熟背下來,否則心不誠和世界末日」等

事實真相:法輪功是李洪志老師在1992年由長春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功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為根本指導,加之五套簡單優美的功法動作提升修煉人的境界。法輪功弘傳世界100多個國家與地區,其主要著作《轉法輪》現今已被翻譯成30多種文字在世界各地發行。

1999年之前據統計中國大陸約有一億人在修煉法輪功。

大道至簡至易。法輪功的修煉形式就是大家一起學法,讀《轉法輪》,然後大家交流自己在工作生活中遇到矛盾時是如何找自己的問題,還有哪些沒做好的,對照真善忍的標準找到不足,爭取下次做好。然後早晨到煉功點煉功。法輪功沒有組織,自願原則,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沒有名冊、鬆散管理,唯有按真善忍標準修煉心性,處處做好人,遇事先想到別人,以法為師。

法輪功不是宗教,不進寺廟,不脫離正常生活和工作,只是修心做好人,使身體健康,人心向善,社會道德回升。因當時我們家沒有孩子,父母身體健康沒有負擔,為了給別人提供方便,我們就讓大家到我們家來學法。也許是這個原因,後來打壓時就把我和丈夫當作甚麼骨幹、重點對像、頑固分子來對待了。

1998年,當時法輪功只有《轉法輪》、《大圓滿法》、《法輪功》、《法輪功(卷二)》、《法輪大法義解》、《精進要旨》和《長春輔導員法會上的講法》這幾本書。《轉法輪》12元,其他書每本5元,書店就有售。

荒謬謊言四:

「1999年7月22日國家取締法輪功,丈夫已經榮升為法輪功輔導站站長,我勸他別練了,後來發展到離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

事實真相:我與丈夫是1998年修煉法輪功的,他不是輔導員,我們都是普通的修煉者。白天正常上班,晚上大家在一起集體學法,至於誰叫甚麼,做甚麼工作,我們都不知道,甚至警察來我們家裏學法我們都不知道。

法輪大法的輔導員只是義務為大家服務的,沒有名也沒有利,完全是自願的。義務教功,不許收禮和收費的,而且必須是專一學法輪功的。

1999年7月20日以後,我們倆被強制參加教委的洗腦班,讓每人交1000元保證金,強行在工資中扣除。開學後我們被停發工資,生活上沒有經濟來源。

1999年10月份我丈夫去北京上訪,在國家信訪局被綁架回撫順,並被非法拘留。超期羈押30天後仍然不讓回家,被單位接回後又被限制自由在單位鍋爐房;並由單位人員24小時看管。過年才讓回家。

回到家來後,街道社區單位多次來騷擾,還安排人監視我們,無法過正常的生活,為了生計,他被迫到外地打工。

2001年元旦剛從外地回家過年時就被區公安分局綁架並非法勞教2年。在勞教所裏同樣遭受肉體與精神上的迫害,他回到家後還是受到單位與街道、公安的不斷騷擾,最後被迫離家,至今下落不明。

荒謬謊言五:

「後來,就連孩子也被他們(公婆)接走了,不讓我見,我的精神支柱崩潰了,我不得不一個人踏上回鄉的路」

事實真相:我一個人帶孩子與公婆生活,我的工作和生活也同樣受到影響。孩子對於父親都沒有印象,沒有感受過父愛,就在這樣的情況下,2002年4月22日,所謂的中共敏感日(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上訪)前夕,教委和區政法委以找我談話的名義騙我,結果把我從單位綁架到洗腦班,當時孩子才2歲。我在洗腦班堅持自己的信仰,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結果遭到警察的拳打腳踢,用電棍電,強制洗腦迫害。

6月份我回到家,孩子已經不認識我了,母親的痛是無法言表的。為了給孩子一個寬鬆的環境,我帶孩子回到家鄉生活。

做好人,堅持自己的真、善、忍信仰沒有錯。我們原本也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正常的話全家也會與可愛的兒子一起生活。因為不放棄信仰被中共打壓迫害,在洗腦班被拳打腳踢、電棍非人折磨;被勞教和判刑。上至公安局,下至街道社區單位的一次次的無休止的騷擾,使我們一家骨肉分離。

我相信人世間是有正義的,我也相信謊言會被揭穿,法輪功的真相會大白於天下的。

十幾年來,我忍受著巨大的壓力,努力工作,尊重學生,不收受家長的禮金,樹立良好的師德形像,沒有抱怨,用自己的言行奉行真、善、忍標準。可現在卻又遭到中傷和污衊,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

趙季凡

2017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