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過「接生婆」潘玉芳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二零零零年十月,即中秋節前的一天早晨,天還沒太亮,我和幾位法輪功學員被吉林省女子勞教所的范副所長帶隊,乘勞教所裏的一輛吉普車前往吉林省公主嶺市市政府招待所的一個小會議室,當時我們幾個人不知道他們要幹甚麼。

進了會議室,一個自稱是市政府秘書長的中年男子,對我們幾個法輪功學員講了今天來公主嶺的目的,是要給我們見一個人,說這個人就是當年為李洪志師父的母親接生的潘玉芳,還說了一些污衊師父的話。

他話音剛落,就見進來一個老太太,由她兒子陪同一起走進了會議室。這位主持會議的秘書長立刻把他們一一向我們做了介紹,潘玉芳自我介紹說,她八十歲了,是當年親自幫助師父的母親生產的醫生,她說她跟師父的母親還是同事,關係還不錯,可是說著說著就漏出了破綻。潘說:「你們師父不奔生,沒辦法,我只好給他母親打了一針催產針。」同時她一再強調她是在五二年七月一日幫助接生的等等,用此來證明所謂的「篡改生日」的真實性。她說完這些話後,秘書長問我們幾個法輪功學員還有甚麼問題沒有?都可以問。

這時一位學員馬上質問潘老太:「據資料記載,‘催產素’是五三年才開始在國外的一個生物實驗室裏合成出來,五二年哪來的催產針呢?」當時這老太太的臉立刻就變紅了,站起身來,大聲說:「信不信由你!」說完這句話,馬上急急忙忙的快步走出了會議室,她兒子也跟著走了,邊走邊說著甚麼。(她怕走慢了,說不定又問出點啥事來,害怕再答不上來!)

當時的情況是出乎安排者的意料,在他們想像中,我們這幾個法輪功學員經潘玉芳的一頓胡謅說不定能轉化,沒想到潘的胡言亂語被當場揭穿了,當時他們都無話可說,只好草草收場。

范所長為了挽回點面子,生氣的對那個發言的學員說,等回去查資料再說,不能聽你的一面之詞!回去後,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因為假的永遠都真不了!他們原以為通過潘玉芳這樣一個接生婆的一通表演能使我們幾個不轉化的能轉化了,沒想到弄巧成拙了。

他們為了詆毀李洪志老師,轉化法輪功的修煉者,不惜讓一位八十歲的老人去對四十七~八年前的一件日常工作「記憶猶新」,真是可恥、險惡!

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打壓和迫害,每一個迫害的藉口和理由都是騙人的謊言,經不起推敲,站不住腳。甚麼自焚、甚麼一千四百例、甚麼斂財、甚麼篡改生日等等等等。在此奉勸那些被謊言矇蔽的人們以及被江澤民犯罪集團利用了的公、檢、法、司人員馬上清醒,看看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送去的資料,為自己鋪墊一個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