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正法角度上修去色慾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看到周圍同修在去色慾方面存在一個問題,總是站在個人角度上修色慾心,所以與同修分享一下自己在修去色慾心方面的體會。

我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那時因為得了心臟病,想獲得身體健康而走入修煉。修煉前我是個電視迷,言情小說、電視連續劇一集不落,所以在思想中聚集了很多色慾、情這方面的東西,導致在修煉中去色慾方面修的非常艱難,思想中經常冒出那些骯髒的東西進行干擾。為了清除這個骯髒的東西,我背法、抄法,並長時間發正念清除,可還是時好時壞,沒有根除。

通讀《轉法輪》,師父說:「看誰好誰不好,愛幹甚麼不愛幹甚麼,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為情活著」[1]。在看有關章節對照自己的行為時,發現每當走在大街上,眼睛總是不由自主的看美女、看男人,看完後又懊悔,「我怎麼又動情、又動色慾心了呢?」陷入自責中,回家後馬上發正念清除,可是再到大街上還是如此。後來就強制自己往地上看,不看人,可是不管怎麼躲就是躲不開,非常苦惱,好像有甚麼東西控制似的,回家後就後悔:我怎麼又看了?我怎麼又動了色慾心了呢?長此以往,不自覺的把色慾心當成自己了,沒有分清它根本就不是先天的我自己。

慈悲的師父為了讓我看清那個假我,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有一次我到一個同修家去,在敲同修家門的瞬間我甚麼念都沒動,可是突然從頭頂上出現一個色魔,從頭頂伸出很長的頭,然後腦子裏出現的都是想入非非的骯髒的東西。我當時非常吃驚:我沒有動任何念頭,這些壞念頭哪來的?我立馬警覺起來,指著頭頂上的色魔,嚴正的說:「那是你想的,不是我想的。」瞬間那個壞東西就沒了。我恍然大悟,原來這些年來是自己法理不清──總認為那是我以前造的業,在還債,是自己的執著心造成的。

經常看到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說「我有執著,我做的不好,我正念不足」等,一直在強調「我」如何如何,就把那個東西當成自己了,不知不覺中在一遍一遍的加強它,給它輸送著能量。為甚麼我們發正念不好使呢?可能我們看清了「那個執著」,但由於法理不清承認它是自己了,等於是把它緊緊的抱在懷裏不放,怎麼能鏟除掉呢?你能鏟除你自己嗎?你都承認那是你了,等於是你在要它、求它,你怎麼鏟除它?就像師父講的:「你自己想要的,法輪也不管,我的法身也不管,保證是這樣的。」[1]

有一位同修,當我給她指出她有甚麼心時,她說:「我早就認識到了,但就是去不掉」。你看她前一句還是她真正的自己說的,後面就不是她自己說的了,是那個東西在控制她,讓她承認那是她,從而滅不掉它。我與她交流說:「你不要承認它是你,你就能去掉它。」另一個同修同時也這麼說,最後同修終於堅定的說「行」。

《明慧週刊》785期同修交流文章中說,一連三天邪惡用色魔干擾敏感部位,我發正念清理也不好使,邪惡就是鏟除不了。後來想到師父講的「相由心生」[2]的法理,對邪惡說:「你是宇宙中最可恥的生命,你最骯髒,過去我把你看大了,你最小,小到甚麼也不是,甚至不能叫你生命。」然後念發正念口訣,色魔瞬間滅了。

最近靜心學師父的各地講法悟到,色慾心去不掉的裏面還有舊勢力的安排、干擾摻在裏邊,強加的一些個根本就不該大法弟子過的事情,甚至於很難解決的問題。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這一歷史過程中,舊勢力的所有安排都是起的干擾作用,確實有這樣的事情存在,真實不虛。

最近我發正念清除色慾心的時候,不再站在個人角度上清除,而是站在正法角度上清除它。如果出現骯髒念頭時,我就說:連你們的出現、存在都不承認,這種魔難的本身都不承認,垂死掙扎的表現都不承認,不是在你們安排的魔難中修,是根本上就不承認,全盤否定──我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不是來承受迫害的,也不是來還債的。站在正法角度上清理,現在感覺好多了,髒東西少多了。

師父講:「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3],「其實舊勢力已經被定為正法的魔在清理中了」[3]。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