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甘共苦 幸福一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我今年七十歲,修煉法輪大法快二十年了。在中共迫害大法的殘酷形勢下,我的家人不怕邪黨的淫威,和我同甘共苦,並肩度過了艱苦的歲月,我為他們自豪,我也為他們祝福。在此。我想把他們的故事和大家分享。

巨難面前丈夫相助

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迫害大法,來勢兇猛,拉網式的抄家,搜大法書。我很認真的對丈夫說:大法書是我的命根子,無論甚麼情況下我都不能把大法書交給他們。我丈夫不修煉,但他心裏知道大法好,我講的話他聽到心裏去了。

一天,幾個村幹部來到我家,一進門就態度蠻橫的逼我交書。我丈夫迎了上去,心態淡定的對他們說:「書已經被我燒了。」說完,他指著灶裏的一堆紙灰說:「你們過來看看,這鍋灶裏就是我燒的書灰。」這伙人湊過去往灶裏一看,果真有一堆紙灰,他們無話可說了,無法繼續追究書的事了,只好悻悻的走了。

他們走後,我忍不住和丈夫吵了起來:「你怎麼能把我的大法書燒了呢!」丈夫看到我發火了,笑嘻嘻的說,「看把你急的,我是燒了一些其它的紙騙他們的,你的大法書我給你好好放著呢!」聽到丈夫的話,我非常感動,想不到平日那麼憨厚老實的人原來還這麼有智慧,用這個辦法保護了大法書。我從心裏感激他。

在大法被迫害的這十八年中,我先後被中共邪黨非法抓捕九次,丈夫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他經常孤獨無助,擔驚受怕,每次都擔心我會發生甚麼意外,怕我挨打遭受折磨,怕我被判刑勞教。九九年底,我第二次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派出所、拘留所來回拘留達一百多天。丈夫一個人在家中帶外孫女,他平時不會做飯,更不會帶幼小的孩子,連奶粉都不知怎樣衝,他和孩子都受苦不少,人都瘦得脫了相,孩子也瘦了許多。在自顧不暇的情況下,他還牽掛著我,經常去給我送飯。和我一起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的家人受謊言的欺騙,怨恨自己的親人,不給送飯,也不管不問。丈夫每次送飯都要多買一些送給同修們。過年了,他還特地買了一隻個頭挺大的燒雞送進了拘留所給我。燒雞肚子裏塞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安慰和鼓勵我的話,並盼望我早日回家。我看了後心裏很不好受,抑制著,才使眼淚沒有流了出來。

二零零一年,我認識的一個法輪功學員被抓捕,非法關押在派出所。她的家人因反對她修大法,一直不給她送飯,這時我已經從拘留所回家了。我得知同修的情況後,要去給她送飯。丈夫有些焦急的對我說:派出所的人都認識你,你去不方便,還是我去送吧。這樣,丈夫一天去送三次飯,一直送了一個星期。回家也從不和我說甚麼。直到那個學員出來告訴我,我丈夫去給她送飯時,警察對他辱罵、恐嚇,不讓他去送。可他在我面前對此隻字未提,沒有絲毫怨言。我多次被抓,他承受那麼大的壓力,也從沒對我有任何的埋怨和憎恨,相反還給了我很大的支持和鼓勵。我從心裏感激他。

有時我們一塊外出,碰到他的熟人、朋友,我勸他們「三退」,丈夫都會在旁幫腔說:「退了吧,對你有好處。」他們都很了解我丈夫的為人,信任他,就會痛快的退了。他還主動的勸退了他自己的姪子和外甥。每當看到我拿回家那麼多真相資料時,他會一聲不響的帶上一些自己出去發。

我們村現在成了城中村。二零一六年村裏新建了一個樓盤,村裏規定:家中有兩個女兒的,可以有一個回村給老人養老,村裏多給一套樓房,成本價優惠。回遷的女兒家享受村裏的福利待遇,給分白麵、食油和煤氣等。

我家是二女戶,大女兒願意回遷享受這個待遇。手續辦到最後一步,到所屬的開發區蓋印。他們一查,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就不給蓋印,就是不讓享受這個優惠。這下家裏炸鍋了,利益受到了影響,女兒意見很大。

丈夫到村裏找書記,書記說:我們同意分房給你們,是上級政府卡的,我幫你去找。丈夫心裏也很焦急,但他一句埋怨我的話也沒有,還安慰我說:「不關你的事,我不怨你。你煉功沒有錯。我恨共產黨,煉法輪功就不讓人養老了?共產黨是甚麼東西!」 

丈夫對大法的支持,使他從大法中受益了。他原本有很重的痔瘡,那次我因進京上訪被抓回本地非法關押三個多月時,他經常去看望我,去送東西,從沒有一句埋怨指責的話。這以後,他多年很重的痔瘡竟不治而癒了,至今再也沒有犯過。

救人急 女兒幫

我的兩個女兒和兩個女婿都知道大法好,也都支持大法,並多次幫我發大法真相資料。

有一年過年前,我拿回家很多的真相資料準備出去發。大女婿見到後主動說:「媽,也給我一些,我過年串門出去發。」大女兒在單位也經常向同事們講大法的真相,還幫同事們做「三退」,再把「三退」名單交給我。平時在家中,當看到我和老伴拌嘴了,或有做的不符合大法的地方,就會及時的提醒我:你是修「真善忍」的。這樣你能圓滿嗎?我知道女兒在幫助我,我默默的在心裏謝謝她。

小女兒和小女婿都是當教師的,也都很支持大法,也都經常幫我發大法資料。一次,女婿開車拉我回老家。路上我叫他們停車,我要下去貼真相標語。女婿說:天冷路滑,你行動不便,給我吧,你在車裏等著,我下去貼。

兩個女婿還一起騎摩托車到遠處農村發真相資料。

女兒在學校看到有不明真相的教師和保潔員撕真相標語,會立即告訴她們真相標語是好的,不要撕。她們也就不撕了。幾年前,女兒還在鄉鎮教學,我在她家看孩子時,晚上我要出去發資料,女兒說:這地方你不熟悉,我陪你一起去發。一次,我們發資料被兩個巡邏人員堵在了一個胡同裏,女兒機智的應付了過去。

教育局經常布置學校讓學生、教師簽毒害學生的承諾卡、保證書等,讓家長簽名。女兒就利用當班主任的有利條件都扣下不發,不讓謊言毒害孩子們。學校要求班主任布置學生對大法犯罪的事,女兒從不對學生講。

支持大法福報降

我的兩個女兒全家人都支持大法,所以這幾年她們都事事順利,大女兒家的車上還開了九朵優曇婆羅花,小女兒家的擋風玻璃上也開了一大團優曇婆羅花。

大女兒家的外孫女從小我就教她打坐,剛會說話,我就教她說「法輪大法好」。我給她戴在脖子上的護身符,她誰也不讓摘,連洗澡時都不摘下來,很是珍惜。她從上小學到現在上高中,學習成績在班裏一直是前幾名,是老師和同學們公認的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我小女兒家的小外孫,現已上小學五年級了,是一個非常聰明伶俐的孩子,被學校稱為「神童」。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琴棋書畫樣樣出類拔尖,參加比賽總拿第一。去年參加機器人比賽,又得了全省第一,隨後又參加在湖南舉行的全國比賽,又得了全國第一。

現在兩個孩子身體健康,聰明可愛,在法輪大法的佛光照耀下幸福快樂的成長。我由衷的感謝我們偉大師尊的洪恩!師恩永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