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紀實:死而復生記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四日】同修們好。我是一個六十七歲的大法弟子(男),一九九七年二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前我有風濕病和各種病,腰腿疼的不能自理,得法後不到半個月就都好了,學法、洪法,在我家成立學法點,修煉者越來越多。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到二零零二年之前,我還有正念;隨著邪惡對我家騷擾迫害的逐步升級,我的修煉也漸漸鬆懈下來了,真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在此敘述一件我親身經歷的一個歷程,算是對自己的一個促進,也給不精進的同修一個警醒吧。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夜,我和老伴學法到將近十二點時,老伴說「咱們一起背誦《論語》吧」,我說我不會背,咱們念誦吧,我倆一起念誦《論語》,念第二遍時,我突然感覺憋氣,我說我難受,憋氣,我先睡覺吧,我就躺在床上了,我胸口憋悶的難受。老伴發完正念休息了,我難受的上不來氣,我就大喊大叫的,把老伴又鬧醒了。到一點左右,我感覺有人給我往胸口放一個甚麼東西,我就死了。

我元神出來了,看看我躺在床上的身體,就隨兩個帶我的人走了。兩個人帶著我在天上飛,我看不見那倆人的臉。他們長得一高一低。他們帶我到一個富麗堂皇的殿堂前,大殿裏外周圍都是飛旋的法輪,放著五彩祥光。在大門口,我看見我三弟一晃,看我一眼就走了,沒和我打招呼。進了大門,到了院子裏,我看見在南殿裏,我四弟在裝訂書冊,也沒理我。(說明:我三弟和四弟和我差不多同時得法,現在也都在大法中修煉。)兩個使者帶著我走進北邊大殿裏,我知道我沒做好,我錯了,我對不起師父;一進大殿大門,我就跪下了,不敢抬頭。

這時,我(元神)看到了我在人間的身體這邊,看著亂作一團的世間家人。我兩個女兒都來了,我弟弟妹妹都來了。女兒找來了擔架、救護車,五個人往擔架上抬我。(我的元神在另外空間)這一邊明白,他們看著那是擔架,我看到的卻是一個臭垃圾坑,坑裏面甚麼髒東西都有,有血、有膿、有臭屎、有糞便,等等,骯髒至極!坑裏有好多人在玩,而且玩的津津有味道樣子。我嫌髒,我不去,五個人抬不動我的肉身,把我硬放到擔架邊,我一翻就掉下來了。他們(在人世間)這邊對我肉身的折騰,使跪在天殿裏的我也心神不寧。使者允許我往這邊寫字,於是,我就用左手在空中寫字,先寫了「我錯了」。要筆和本,家人給我筆,我就一邊在那邊辦事,一邊往這邊寫字,先後寫了「師父,我錯了」、「我不去」、「我在忙」。

過了一會兒,使者讓我站起來,走到桌子前,我就站在桌子前,往桌子上看,見桌子上有一面鏡子,旁邊有一摞子紙,紙張見我看它,它們就自動翻頁起來,一頁一頁的翻的很快,就像銀行點鈔機點鈔一樣快,每一頁的內容都在鏡子裏顯現一遍,有圖片,有文字,都是我自己的歷史,就是天上對我的記錄,雖然翻頁很快但我卻看得很清楚!

顯現出來的我的記錄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顯現的是我和師父簽約下走的過程,我明確的和師父簽約,我要下世當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帶好一方人的。

第二個階段,記錄的是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前,我學法修煉洪法的過程,我家是學法點,學法,洪法,我很精進,兌現了我的誓約,我的功柱很高很粗很大,我的身體也很高大。

第三個階段,迫害之後的階段:二零零二年之前,我還保持正念,我的身體和功柱還和以前一樣高大,二零零三年之後就逐漸細小起來,到了二零一四年、一五年、一六年就細小的很小很小的。

一摞紙張中記錄了我和師父簽約下走以來直到現在所經歷的和所做的一切大小好壞事情。使者告訴我,還沒給你整理完呢,還沒有裝訂成冊呢。

看了天上對我的記錄,我羞愧的無地自容:我太不爭氣了,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對不起眾生,我不夠格做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急忙跪下,誠心敬意,請求師父再給我機會,我一定要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

表態後我就飛回家,看見我的身體,全家人,老伴、兒子女兒、弟弟妹妹、姪兒等都在圍著我發正念。我元神回到我人世間的身體裏,我立即就坐起來了,全家都很高興。我說了我出去的經歷,全家人都很感觸,都表示真得好好修煉了。

我們全家衷心感謝師父,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師父給延續來的,我只能用我的所有做好三件事,兌現誓約,回報師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