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法放在第一位 兌現誓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二零零五年,由於我被國外一所大學錄取,幸運的來到海外,開始了新的助師正法的歷程。然而,回顧這十幾年,我做的也真的算不上太好。在國內的時候,由於家處城鎮,迫害後消息閉塞,雖然在北京上學,可到了陌生的城市,也不認識一個同修,只知道自己要堅持修煉

過程中,有假經文的出現,對於師父的《心自明》經文,一會兒有人說是真的,一會兒有人說是假的。網絡還沒有那麼普及,我沒有電腦。直到二零零二年底,才終於搞清楚了《心自明》等是師父的經文,也才正式知道講真相的事情。

來到國外後,沒有了迫害的壓力,可以自由參加各種活動,每次法會必不缺席。但是由於對國外社會的不了解,也沒有太多思路可以做甚麼,組織過幾次校園活動上講真相。

另一件幸運的事情,就是趕上神韻,自從二零零六年底在紐約上演的聖誕奇觀節目開始,我就每年都參與到神韻的推廣中,而且投入的時間越來越多,由開始的假期去發資料,到畢業後,大半年參與神韻推廣。

在推廣的前幾年,人手不多,負責人總是考慮如何利用好現有的人力,通過修好自己來做好神韻,過程中,感到師父也是在迅猛的往前推我們。無論參與神韻的推廣、採訪、後台工作,過程中,都不容易感到累,只是過後會休息很長一段時間。可見做神韻當中是師父的慈悲加持,才使自己達到那樣的狀態。

然而,我發現自己總是被協調人聯繫到時,合適的情況下,才會去做,從來沒有主動承擔甚麼。以前,我認為是因為自己太小,而我很長一段時間中,也是當地參與神韻推廣的主力裏面最小的一個。漸漸的,我對自己的狀態還挺滿意,甚至自鳴得意起來。後來,由於覺的推廣神韻消耗太大,太累,就有些不想努力了,是否應該把常人方面的經濟方面搞好一點。就這樣,近年來自己在常人的掙錢和大法弟子的助師正法之間的天平上,總是搖搖晃晃。

最近,本地區的神韻推廣結束快二個月了,我有了大量的空閒時間,搖擺中,我決定自己應該加強常人方面的專業技能,並加強英語學習,多看一些常人的經營、理財、處事等方面的書籍,偶然也買了一本小說。

我發現,漸漸的,我感到越來越累,不像推廣神韻和幫助後台的時候那麼身輕如燕了。尤其是一看小說,第二天就明顯變的昏昏沉沉,狀態就掉下來了。後來,一次由於吃了一些中國店的醬料,我感到腰很疼,後來總是覺的腰酸,好像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弱,總是覺的另外空間有一層身體已經僵硬了,反映到這個空間我似乎感到抬胳膊都累。但我還以為是自己坐著看電腦時間太久造成的。

早上發正念的時候,最近有幾天早上變的不想坐起來發正念。今天早上,感到是另外空間有一隻像恐龍一樣猙獰的東西在看著我,我想可能是它讓我不想起床。我就坐起來發正念,慢慢的正念越來越強。當我想到我應該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時,突然我的身體感到無比的輕鬆,甚麼不舒服的感覺,腰酸背疼的感受,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我甚至高興的把腰扭了幾下,真的不疼了,很舒服。

我才想到,最近的狀態,是我把常人的事情擺到大法之上去了,總覺的掙夠了錢,才可以講真相啊,否則以後怎麼生活啊,其實這完全是人的念頭。對於甚麼「掙了錢給神韻用」,「有了錢能助師正法」的念頭,後半段都是假的,竟然也騙過了自己,真實的念頭是想掙錢,再繼續走自己以前常人的路。

我真切的體會到,當人念佔了上風,自己就是在走向人,向人退化。而一旦正念出來了,那才會不斷的走向神,在人間行神事,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真是人神一念。

師父說:「成住壞滅是規律 大難已到誰來當」[1]。在大難來臨時,如果我們還是考慮如何過好常人日子,那就是個常人了。師父度了我們,現在我們也知道了時間的緊迫,知道了眾生的危難,經過了風風雨雨,我們也成熟了,那麼,現在不正是應該我們大力救度眾生、展現大法弟子的慈悲、兌現自己的誓約的時候嗎?我們如果滑向常人,不就前功盡棄了嗎?還有大部份的眾生沒有得救,我們離圓滿的標準還很遙遠。

人生百年,很多眾生不斷的離開人世,而其中很多並沒有得知大法真相,我們得在很短的時間裏,讓他們知道真相。我們不能把這一切都推給師父,而自己去過常人日子去了。如何救度眾生,是我們要考慮的,救不了他們,將是我們的罪,那我們就無法圓滿了。我們得兌現了誓約,才能圓滿。

當我悟到真的把大法放在第一位,任何人干擾不了我,任何事干擾不了我,就是堅定的助師正法時,我感到沒有甚麼能再動了我,我知道自己的這一關就要過去了。以救人作為基點,我想其它的也就自然擺正了,理順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