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到修煉人的狀態真美妙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步入修煉的,也算是個老大法弟子了。修煉前身患胃病、心臟病、關節炎、腦震盪、抽煙、喝酒,狗見了都煩的一個常人,身經百戰,把身體搞得很不像樣。修煉前幾個月在一次旅遊中救了一個被淹的十二歲少年,此小孩的母親是大法弟子,是這位小孩的母親引導我走入大法,也許這就是佛家講的緣份吧!

煉功近一個月我身上的疾病都好了,真正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是大法讓我找到了人生的目地。

難中證實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發動了史無前例的迫害,我修大法的心沒有動搖。在二零零五年在崑山市打工時在工地周邊村鎮,大閘蟹批發市場等地的牆面上、橋頭上寫下了近百條「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停止迫害、還師父清白」等標語,在五月十六日書寫時被兩個協警抓到,被冤判三年半,在無錫監獄被迫害,在崑山市看守所我給那裏的人講大法的美好,那裏的犯人讓我給演示五套功法前四套,當做完一個小時下來那種渾身舒服的美妙真是無以言表。

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與七位女同修挨家講真相、勸三退時被惡人舉報,又被判三年半在公主嶺監獄被迫害,那裏是非常邪惡的地方,入監隊更是邪惡,我與另兩位同修不配合邪惡堅持正點發正念,那裏的警察和犯人讓我們三個每天坐十四個小時的小板凳,一直坐了十一個月,可不是人能做得了的,把屁股都坐爛了,我們三個堅持每次給新入獄的犯人們講真相勸三退,退了有三百五十多人。

師父保護躲過危險

師父講:「一個人想修煉實在太難,真修沒有我的法身保護,你根本就修不成」[1]。記得在二零零三年在白城一個工地打工,我負責開滾筒攪拌機,工作時間長了攪拌機口被水泥糊住了,我用鏟子清理那裏,那個鏟子很重有一米七八高,把是十八公分的麻花鋼焊的,在機器轉動的情況下把那個鏟子帶進筒裏,轉動下鏟子一下把我嘴巴打上,當時把我鑲的牙打掉,真牙也可能打掉的,當時嘴腫得很高,不感覺疼,感到很麻,如不是師父保護不知多危險呢?嘴腫過兩天就好了,工友都說:「是你師父保護才好的那麼快。」

另一次是在梅河口一個工地拉活,由於我是新去的,有個姓蔣的看我長得白白淨淨的不像幹活樣,就起了調理我的歪道,我們五個人用肩往橋樑上扛鋼筋,三十米長,每根像大拇指粗,班長讓少扛點,那人為調理我非得多加幾根,把我安排在中間位置,非常不好扛,而中間非常重還晃,過梁與梁有近一百米距離,而兩梁的鋼筋都沒焊一起都立起來,橋不是旱地有八、九米高,他們那裏鋼筋很低,我那有七八十公分高,他們都邁過去了,當時我也不知是怎麼過去的,明白過來覺的頭戴著帽子壓在鋼筋下面,起來後覺的頭上破點皮,手上戴的帆布手套被鋼筋茬子頂了三公分一個坑,沒扎透,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

懈怠的三年

在二零零三年從公主嶺監獄回到北京妻子那裏,為生活忙碌了三年,這期間出現了血壓升高、身體發胖、彎腰都上喘,頸椎也非常難受,有兩次出現了眼冒金星天旋地轉的症狀。師父講:「把不好的東西歸還給你,因為你要當常人。」[1]我悟到我不能再這樣當常人。

但是妻子與女兒因我被迫害兩次,被惡黨嚇壞了,不讓我煉功,不讓我救眾生講真相,北京同修給我的一本《轉法輪》也被她們藏起來,我只能背著她們煉功,當保潔上午幹活下午煉一套動功,兩小時靜功,靜功有時突破三小時,不讓我講真相救人,我背著他們往錢上寫「法輪大法好,三退保平安。」時間長了被妻子發現與我吵了一通,作為大法弟子生活在那種環境中心裏真是難過極了。

走回大法修煉

那裏的同修給我送來師父的經文,師父說:「這時間又這麼緊迫,沒修好的人怎麼辦呢?有的人還有機會,有的人甚至連機會都沒有了」[2]。我對自己說:怎麼能這樣不精進呢?這樣下去恐怕跑步都來不及呀!我就暗下決心,一定要改變環境,精進起來。

後來我學法看到師父講:「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甚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你說你到時候一喊師父,說我沒修好啊師父,這事就完了嗎?誰能放過你呢?那些舊勢力放過你嗎?多重大的事情啊?」[3]

師父的話簡直是說我呢。意識到我不能當常人了,既然與師父簽過約,那麼就得兌現,不能對眾生犯罪,幾日後我與妻子說明了我的決定,我說,我要回老家去助師正法。我妻子說:「你怎麼就放著好日子不過,這裏有好吃的好穿的,那些年的苦怎麼還沒吃夠呢?」我說:「我是與師父簽過約的授記弟子,我得兌現誓約!」

第二天妻子含淚把我送到公交車上,我妻子比我小七歲,勤勞、善良真是無可挑剔,古人說忠孝不能兩全,讓我真正體驗到放下情的那種剜心透骨的滋味。

身現卍字符,見證神跡

我於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八日從北京回來,於七月十九日到家,在一位老同修家住下,一覺醒來是七月二十日,覺的後肩有點不舒服的感覺,照鏡子一看只見右肩胛骨那有一個卍字符顯現出來,直徑有十公分,像硌出來的有點發紅,我急忙喊來老同修看,他說真是卍字符,當天是個學法交流日,有近二十多位同修見到,當時有兩位老年女同修流下了激動的淚水,直到五天後才消失,我悟到是師父在鼓勵我精進呢!

放下利 實修自己

在街上碰到一位認識我的小包工頭,他說讓我到他那幹活,每天給我二百二十元錢,一個月六千六百元,我沒答應他。我既然情都放下了,還能執著於利嗎?由於我的到來,把八旬的老同修樂得合不上嘴,身邊正愁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他兒女上班忙,照看不周,要找個女保姆怕別人非議,給大法抹黑,他的兒女們要我照顧,非得要給我每月一千元的報酬,我推脫不掉,只拿五百元,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給資料點兩千五百元。

小和尚真是不好當

我在老同修家住下後,他的兒女非常高興,特別是老同修遠方的妹妹聽說此事,她高興的說真是天上掉下個林妹妹,老同修家是個學法點,我來到這裏也許是師父的安排,這裏的同修都是七旬以上的老人,他們的子女都不在身邊,生活中有他們幹不了的活我都去幹,時間一長,矛盾也就來了。人們說伺候啥也不伺候人,此話卻有道理。

老年人多年養成的習慣很不容易讓人接受得了,如甚麼都怕費,水、電、煤氣甚至燒柴,有時真想逃離這個環境,特別是絮叨就讓人受不了,老同修耳朵眼睛都不如以前,而且甚麼事都想管,跟著摻和,有時心性守不住與老同修有矛盾,過後又非常後悔,怎麼又沒過好這一關呢!我向內找是因為自己有瞧不起老同修的心,煩他髒、貪、懶、求安逸心、發正念倒掌、合掌,煉功時摸摸這、撓撓那,不想吃苦。我的善心不夠,要多看同修的閃光點。如老同修有時拿上千元給資料點、上派出所、鎮政法委講真相。我做到天天把師尊像前的供果換新的,掃淨香灰,把學法室內拖乾淨,打掃室內外衛生,使同修學法有一個好環境,當好一個小和尚。

多學法 精進實修 做好三件事

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做到不辱於這個稱呼,那就是應該知道時間的緊迫。我們小組堅持每天上午學一講《轉法輪》,多餘時間學各地講法。下午打對講電話做三退,每逢集市都能與眾生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發真相資料《明白真相》、《天地蒼生》等,新年期間發台曆、對聯、年畫,使得這一方眾生能夠明真相得福報。

特別值得一說的是有位七十多歲的女同修,每天堅持走十多里的鄉間小路到學法點學法,冒著嚴寒酷暑,做到逢人就講大法的美好,讓更多有緣人明白大法的真相。有時與她同路的年輕人都佩服她的好身體,讓世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同修們貼真相不乾膠,使我們鎮上的電線桿都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辦江澤民、匡扶人間正義還大法清白、停止迫害法輪功等,電線上常有條幅,有力地震懾了邪惡。

達到修煉人狀態真美妙

我煉神通加持法時非常舒服,吸進肺裏的空氣沁人心脾,每天睡覺不超三小時,白天學法發正念一點不睏,精力充沛,思想中少有雜念,走路生風。

由於達到修煉人的狀態,我紅光滿面,沒有皺紋,身體非常光滑細嫩,真是妙不可言。再一次感謝恩師,要寫的還很多,水平有限,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