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像烙餅一樣被裝進了火車」的同修今日可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進京護法,剛到北京,還沒有辨清北京的東南西北呢,有人問幹甚麼的?是不是「法輪功」?就被抓到一個派出所(當時不懂得看派出所的名字),那裏已有好多大法弟子,有其它省市的,也有我地區的,我們被一一非法提審。

不說住址、姓名 「就像烙餅一樣,裝到火車裏 送到北大荒」

過後大家交流得知,都不報住址和姓名,都說「我是大法弟子」,有一同修被提審回來,眼睛與臉腫了,問為甚麼打你?他不說話。

非法提審我的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警察,到第二天再次非法提審我時他說:「你是不是長春人?如果是,放你回去,那裏的市長向中央要你們來了,進京上訪的人太多了,那兒工廠停產了,都快成了空城了,就長春人給開綠燈;你若不說出住址和姓名,就像烙餅一樣,裝到火車裏,送到北大荒沒人的地方去,已經送走好幾列車了。」我還是說:「我是大法弟子。」

小警察說你們餓不餓,我說餓,問身上有沒錢?我說有,他說馬路對面有個小賣店,我帶你買吃的去,可不能跑,別害了我。我說,我來北京就是證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放心,他說多買點,馬上就送你們走,我代同修們多多的謝了他。

把我們送到北京的看守所,非法關押在不同的監室,我到的監室有多名犯人與多名大法弟子,這裏的同修都是北京人,有的已被關押一兩個月了,同修說:「你很快就能出去,這裏進來的外地同修都出去了。」但沒有人能證實,外地同修「能出去」後,去了哪裏或回了家?

警察:「都得讓你們離開北京,這裏可裝不下你們大法弟子」

在北京的看守所,同修不停地被拉去非法提審,問的都是同一個問題,住址和姓名,在北京看守所最後一次提審我的警察說:「我老婆也是煉法輪功的,我非常了解你們信仰真、善、忍,是應該按真、善、忍做,只是現在……」

聽到這裏,我回想起我進京前做的兩件事:

第一件事,我給單位這寫了辭職書與我跟每家客戶的聯繫方式和操作細則報告,我不能不辭而別給單位造成損失。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單位的人都知道我愛看書,看的甚麼並不關心,到七二零打壓法輪功開始,單位上下員工都知道了有個法輪功,我告訴人們電視上說的是假的,而且我就煉法輪功,當時我單位談論最多就是法輪功,還紛紛跟我要大法書看,說:「共產黨又要搞運動了,煉法輪功的都是你這樣的人,看來又一個‘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同事們對我的信任與對法輪功的肯定,堅定了我堂堂正正進京護法的信心;

第二件事,進京臨行前與家人道別,請家人一定把大法書保護好,家人點頭說放心吧!

這一過程也就用了幾秒鐘吧,這時我打定主意說出住址和姓名,警察一邊起身一邊說:「其實你們說不說出住址和姓名,都得讓你們離開北京,這裏可裝不下你們大法弟子。」他的話透露出:那些「離開北京」的大法弟子,去向不明。

我被我地區公安接回,與大部份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到了一起,各自說著在北京護法時經歷,一同修詳細的講述了她在北京時的遭遇:

「到了天安門看到一車一車的人被拉走了,她往前走了幾步,就被人拉進大客車裏,把人們拉到了亞運村,還沒下車,車下有人說滿了,大客車掉頭就開,又到了豐台體育場,進去一看這裏也快滿了,一排一排的像烙餅一樣坐在地上。」

我問到:像烙餅一樣是甚麼意思?同修說:「就是坐在地上,雙手抱住膝蓋,兩腿分開,前後人身體挨住,若挨不緊,不管男女老少,警察就在後背來一腳,有人說要上廁所,警察說:‘你們師父讓你們真、善、忍,忍著吧,’大便就得忍了,小便只能在褲子裏便了,老人和小孩餓了,警察還是那句話,忍著,誰說出住址和姓名就放誰走了。」

體育場門口等著的是各地接人的警察,誰不說,就不讓誰走,我想起了北京小警察的話,告訴同修不說也讓走,又像烙餅一樣放到車上去了,但是無人知道和證明他們被車運到哪裏了。

告白世界民眾

我現在只是想通過明慧網告訴世界民眾,一九九九年十日二十八日前後,在中國大陸有大批大批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因被惡黨打壓而進京上訪,堅持不說出自己的住址和姓名,就像烙餅一樣被裝進了火車,拉到了沒有人的地方,有這樣一件事情的發生。

根據一,北京看守所警察說的:「其實你們說不說出住址和姓名,都得讓你們離開北京,這裏可裝不下你們大法弟子。」

根據二,北京看守所裏被非法關押的北京同修說:「你很快就能出去,這裏進來的外地同修都出去了……」

根據三,我當地同修講述的北京各體育場的實況。都證明了北京小警察說的這一事實。

現在我想問,堅持不說出自己的住址和姓名,就像烙餅一樣被裝進了火車,拉到了沒有人的地方,那些人到底去了哪裏了?現在甚麼情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