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山岳易 撼正信難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我是山區農民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歲了,於一九九六年四月得法修煉

在中共惡黨的殘暴統治下,過去農村窮的吃不飽,穿不暖,小時候沒上過一天學,這給我得法修煉造成巨大障礙。得法後,通過集體學法、聽錄音、看錄像,學習了師父的所有講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正念一天天在增強。憑著對大法的正信,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堅定的走了過來,沒有給自己的修煉留下污點。

放下生死走出來 堅定正念衛護法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中共惡黨及江魔頭瘋狂迫害大法,面對鋪天蓋地的謊言誣蔑,我心裏如刀割一般。一直在想,這麼好的法,這麼偉大的師父,遭到如此惡毒的攻擊,作為弟子,能坐的住嗎?!於是,就毅然走出去證實法。那時,真相資料很少,我就擠時間學習寫字,終於學會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這些字。去商店買來好些紙,像描鳳繡花一樣的寫,白天寫,晚上出去貼。有幾次太陽下山出發,通宵行走,邊走邊貼,至東方放亮,碰見當地人一問,才知已在百里之外的鄉村了。按照他的指引,上了公路安全返回。

後來,我還動員侄媳(同修)一起出去做。當其他同修傳來珍貴的資料時,我就大量複印。記的有次我用幾年積攢的六百多元錢去複印,小店老闆很害怕。我就給他講真相:「我過去一身病,是有名的藥罐子,修大法好了,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現在被迫害,有一點點良心的人都感到不平。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你還害怕啥呀?」老闆被我的正義感動了,當下開機複印。以後我們合作的很好。

由於我們密切配合,在當地大面積散發、張貼真相,大部份民眾明白了真相,一些機關幹部,甚至科、局長也說:「共產黨不務正業,把個煉功的人當作敵人打,太愚蠢了,看來這個黨快完蛋了。」

進京證實大法 正念直搗妖穴

惡黨變本加厲,迫害逐步升級。分析形勢,同修一致認為:迫害大法,這是惡黨各級「六一零」積極推行江魔頭邪惡政策的結果,大部份幹部民眾是在株連下被動配合的。我們就集中向各級「六一零」成員及邪黨的核心人員寄信、上訪講真相。二零零零年六月,和另一女同修聯名向市「六一零」頭子寫信勸善,誰知該惡人不但不聽,反而專門叫縣公安局將我倆綁架,拘留十五天。在獄裏遭受殘酷折磨。悲傷的不知流了多少淚。在虎狼當道的十惡毒世,做個好人就這麼難,寫個信也成了罪,被抓被打,天理何在。我決定進京鳴冤討公道。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約好另一女同修,倆人賣掉一些糧食,湊夠了路費,複印了些資料,突破重重封鎖,終於到達北京。從沒有出過遠門的農村婦女到了這裏,根本不辨南北,邊走邊問。聽說離天安門不遠了,倆人就蹲下來整理背包,準備拿出傳單發放。不料被一惡警看見,立即搶去了,同修很機敏,一把又奪了過來,迅速的撒了出去,並高呼「法輪大法好」,又有許多警察上來,把我們劫持到附近派出所,後來又拉到不知名的地下室關押。這裏關著許多大法弟子。惡人根據口音判斷我倆是甘肅人,叫當地辦事處接人。走時,一外地女同修悄悄給我一條橫幅,要我找機會打出去。當車行在人流稠密的地方時,我立即打了出去,並高喊口號,惡人一時很震驚,反應過來就打我。但當我發出鎮邪的喊聲時,頓覺身清體透,自己也高大了起來。

二零零八年,惡黨以舉辦血腥奧運為名,大肆抓捕大法弟子。我市有幾十名學員被騷擾,有幾名弟子被非法勞教。我牢記師父的法,就直接去市公安局、國保隊講真相。雖然沒有要回同修,但那些部門的人都聽到了真相。從市上回來,我又去了縣政法委講真相,這裏有一個人很兇惡,和那惡書記通話,將我綁架,又非法批勞教二年。

甘肅女子勞教所看見將我綁架來了,連說不收不收:「這個人一點也不遵守監規,還影響一大片,你們想砸這裏人的飯碗,堅決不收。」縣惡警就像洩了氣的皮球,灰溜溜的將我送回家。

零九年我第二次進京上訪,在前門廣場高呼「法輪大法好」,這時過來一警察頭頭,問我幹甚麼,我說討公道來了。就詳細的講了很多真相,他聽的很認真,之後他說:「你該喊的喊了,該說的說了,你師父也知道你來過了,現在你趕快回去。」「謝謝你。」我又說:「只要你明白就好,我是以良心在做,並不是給師父看的。」憑著正念正行,去年第三次進京,還去了省城蘭州證實法,都平安返回。

去年五月底,我第四次進京,在前門廣場的地下通道口處掛出兩條橫幅,然後就到廣場的建築物上貼真相,中午返回時,看見一條橫幅仍端正的掛在那兒,「法輪大法好」每個字都在閃閃發光,還看見許多小法輪飛速旋轉,沒人敢動橫幅,我知道是師父強大的法力在加持,我雙手合十,萬分感謝師父。

在黑窩裏反迫害 超越生死走向神

正法修煉十幾年來,我一個心眼,一門心思,就聽師父的話,師父怎麼說就怎麼做。由於當初正念不足,很不成熟,只是憑著勇氣走出去,被邪惡加重迫害,先後被非法關押九次,其中冤判勞教三次(零八年邪惡不敢收)。每次回家,我都認真學法,逐漸變的理智、智慧,逐漸成熟起來。不論被非法關押在哪裏,一如既往,做好三件事,心想我是來證實大法的,救人的,不是被動承受迫害來了。

二零零一年元月,我被非法勞教二年半,先被送到省一所,一個月後又轉到省二所。開始,我被電擊、上繩、大背銬折磨得神志不清,在邪惡的黑材料上按了手印。當清醒過來後,立即聲明作廢,也不再配合邪惡,不集合,不出操,不參加奴役勞動,連那洗腦的所謂教室一次也不再進。邪惡視我為眼中釘,一再加期迫害,本來二零零二年六月份就到期了,但因兩次共加期四十多天,到八月份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去外地分發資料遭惡警構陷。非法勞教二年,從一入黑窩,我不報數,不打報告。當天晚上被關了禁閉。每頓飯只給半塊(約一兩重)冰冷饅頭,那時正值寒冬,穿得很單薄,惡警又不給被褥,把我扔在水泥地上,打開窗子凍,我絕食反迫害。惡警及惡人強灌生玉米麵糊糊,灌完後我就吐了出去,被非法禁閉二個月,瘦得皮包骨頭,脫了人相。三個月嚴管期過後,我仍拒絕寫「三書」,惡警施以酷刑。先是上繩,把雙手綁緊,高高吊在房樑上,整整吊了七個晝夜,我始終沒吐一個字。過了幾天,叫進隊長辦公室,兩個惡警用三根電棍輪番電。當時我直視惡警,大義凜然。電棍劈里啪啦直響,電的臉上的肉直跳,一點也不害怕,發出強大的正念,讓電流轉到惡警身上去。一會兒,兩個惡警甩掉電棍,手疼的嗷嗷直叫,後來再也不敢電了。

硬的不行,又來軟的,有一天包夾惡人甜言蜜語,端來了一碗麵條讓我吃,當時感覺奇怪,惡人從來不打即罵,現在的舉動太反常,肯定有鬼。我就不吃,惡人說今天大家都吃這個,有啥疑心的。她這樣說,我只抿了一點湯,雖不是太苦,但味道怪異,我就大喊:「你們好毒,想藥死我呀,才不上你們的當。」惡人一看露了馬腳,立即端了下去,後來從一普教口中得知,他們的確下了藥物。但在師父的呵護下,憑著感覺我就知道了,否則後果不可預料。

再後來,又將我調到嚴管隊,叫穿勞教服,出早操,我就是不穿。四個包夾壓倒硬穿,起身立即脫了,幾番折騰,勞教服破了,也穿不成了。那四個人又把我抬到操場,我躺在那裏只發正念,以後再不提出操的事。

在那黑窩,我時刻保持強大正念。惡人給我延期迫害,共延三次,長達四個多月。惡警還威脅說,再不轉化,直接送進洗腦班。我還是那句話:「你說的不算,我師父說的才算。」堅信師父堅信法,我終於闖出魔窟,回到正法洪流中。

由於我豁出去,完全放下了生死,一切交給師父安排,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干擾和破壞,不斷成熟起來。也走出了證實法就會被迫害的觀念束縛,做起三件事來,就隨心如意,心想事成了。

去年五月初,我在大街上粘貼真相帖,不知誰誣告了,被國保大隊惡警當場抓住,並問那小條哪裏來的,我說是我寫的。他們不信,我就用柴棍在地上寫了「法輪大法好」,他們一看是我的筆體,說:「你是文盲,竟然能寫這麼好,我服了。」「服了,你們就不要再干擾我做正事,給自己留條後路多好。」聽我說完,他們就灰溜溜的走了。

對面講真相,慈悲救眾生

雖然我不識字,但覺的自己是個大法弟子,世上沒難住大法弟子的事。世界上有七十多億人,成為大法弟子的才有多少,我還有甚麼自卑的呢,這一世當農民,在貧窮地區都得法,這都不是偶然的,肯定有安排。關鍵是能不能突破人心及各種觀念的羈絆,敢不敢走出去講。實踐中我體會到,只要走出去講,師父就會賦予相應的能力,而且越用越靈巧,越成熟。

這幾年,我抓住一切機會,跟集趕會,坐車走路,所遇到的人大多都給講了真相,我還多次去市、縣、公安局,縣,鄉政府講真相。一身正氣,一路正念,隨口即講。個別人說要告我,我就說:「我在救你,你還要誣告,看你成了啥人,叫大家評判一下。」旁邊的人就哈哈大笑,那個人就蔫了,下面就舉三個事例:

有天中午,我在街上走著,對面過來一個小伙子,見我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我一時記不起是誰。他緊接著說,大媽,前十幾天你給我講了法輪功真相,還幫我退出了團,隊,你忘記啦。這時跟前圍來好多人,我又講了一遍真相,人們高興地離開了。

街上有個做生意的外鄉人,我給他講真相,並給了一本小冊子,當看到學員排的大法輪圖時,驚奇的說:「怎麼這麼巧,我昨天晚上夢見這個美麗的圖案,卻不知道是甚麼。法輪功這麼好,怎麼才能學到呢。」我說:「你緣份到了,我可以幫你,以後找我就行。」

今年春季的一天,我去外鄉做真相,剛上公路,一輛客車停在面前,我立即上去,看見滿滿一車人,吵吵嚷嚷的。我發出一念,讓這些人全部都靜下來,仔細聽講。我開口講道,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今天能和大家同乘一車,都是緣份化來的,告訴大家一件最重要,最緊迫的大事,就是「三退」保平安的事。講到這,人全都靜靜的聽著。我就繼續講,共產黨竊國六十多年,殺死害死了八千萬同胞,天怒人怨。當前各種大災難接連不斷,都是針對共產黨來的,加入過黨,團,隊組織的人趕緊退出來,神就會保祐。如果不退,將來天滅中共時,要為它陪葬,那就太不值得了。另外,大家可能聽說過法輪功是真正救人的,現在傳遍一百多個國家,那個「自焚」事件是假的,請大家不要受電視上的謊言矇騙,記住「法輪大法好」,就會得到意外的福報。」

當我講完這些,車上有幾個人拍手鼓掌,有的還問這問那,我都一一做了回答,到達目地地,售票的姑娘熱情的扶我下車,並說:「歡迎奶奶下次再來。」

當然有時會遇到不聽,不退的人,還有咒罵的。我從不被人心帶動,向內查找自己的不足,認識到有時是急於求成,不看對像;有時是正念不足,講的過高,引起反感;有時自身有漏,不精進,狀態不好等等原因造成的,通過認真學法,修好自己,講勸效果相應也大大提升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