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做事基點 更好的證實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多年來我在大法中修煉身心受益,師父一直呵護我們走正修煉的路,每時每刻都在看護著我們,點悟著我們,為我們承受的太多太多,我要把大法的美好、神奇與修煉體悟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修去對女兒的情

有一次,資料點需要人手,女兒同修到那裏幫忙,女兒剛出門,我的心就翻騰,在屋裏坐不住,壞念頭老往外冒。通過學法,向內找,找出了對女兒的情,總不放心她們出去做事,實際就是一個怕心在作怪,而我卻不自知。我不斷的發正念,清除這不好的物質,一會壞念頭又冒出來了,我就又發正念,就這樣反反復復,終於一上午過去了,直到看到了女兒的身影,我的心才平靜下來。

吃完飯,我對女兒說:下午別去了。誰知女兒說:不行,我這些天都得去。我說:別去了,在家吧。她說:不行,那裏缺人手。看女兒這麼堅決,我說了也不聽,我就不吱聲了,心裏還是放不下,說服不了女兒,我就在家幫她發正念,一會壞念頭又冒出來了,又發正念,學法也靜不下來,就這樣一連幾天過去了。

一次,我給女兒去的資料點發正念,心裏覺的很不踏實,我又發正念。女兒回家後,我問她:你去的地方怎樣?她說:那裏有兩個同修有矛盾,你去交流一下吧。就這樣,我有機會跟女兒一塊去那裏,做證實法的事。表面上是和女兒去做證實法的事,可是深層還埋藏了一顆不放心女兒的心,這樣可以有藉口跟她一起去了。一年下去,我很少能靜下心來學法、實修,導致後來學法走形式。

後來我意識到,不能再這樣了,於是向內找,儘量放下對女兒的情,不斷長時間發正念,在法中歸正自己,悟到每個人都有師父在管,每個人都應該走自己的路,不能由於我的私影響了她證實法救世人,以後女兒再出去,我儘量克制自己不跟著一起去,在家做好三件事,不斷冒出壞念頭,就不斷的修,不斷的發正念。漸漸的正念強了,對女兒的情放淡了,心裏也漸漸的輕鬆了,容量在逐漸擴大,做三件事也踏實了。

二、改變家庭環境,公開在家修煉

修煉前,我和丈夫經常為了一些小事吵架、拌嘴。平時丈夫是個大男子主義者,大事、小事都得聽他的,比如:婆家用錢,他給了錢再告訴我;婆家來親戚,親戚要到我家了,才告訴我。平時帶孩子、家務都是我一個人做,家裏大事小事都是我自己去張羅,孩子小時候生病,都是我帶孩子去醫院,趕上下雨、下雪天他都不去。丈夫脾氣還不好,動不動就發火。這些我都在心裏裝著,日積月累對丈夫就產生了怨恨心、怕心。

我得法是在二零零二年,那時邪黨已經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就沒敢告訴丈夫,我怕他不讓我煉,就背著他偷偷修煉。通過大量學法,我開始向內找,就找自己的漏,要與人為善、處處考慮別人,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對丈夫的怨恨心越來越少。後來意識到:修煉法輪功,我身心受益了,應該證實法,不應該偷偷摸摸的,要告訴他大法的美好。於是,我找機會告訴丈夫:我一身病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修煉前是個藥簍子,修煉後大病小病都好了。我跟女兒同修給他講真相,並讓他「三退保平安」。

由於丈夫聽信了邪黨的毒害宣傳,受邪黨毒害很深,不讓我煉法輪功,曾經把我家的親戚找來勸說我放棄修煉,有一次又找來了他朋友的妻子來勸我,我就給她講真相,我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情況,不要聽邪黨的話,邪黨一言堂,它想整誰就整誰。

丈夫看說服不了我,就動手往我臉上打,丈夫瞪著眼睛,大聲對孩子說:把咱家快刀給我找來。孩子勸他也不管用,找不到刀,又拿起皮帶簽子打我,這時我和孩子一起躲到屋裏,把門鎖上,他就開始抽門,神奇的是皮帶簽子打到玻璃上,玻璃也沒破!是師父保護了我們,避免了一次毒打!

因為我修煉大法了,我不記恨他,罪在邪黨,我對丈夫生出了善心和慈悲心,覺的他很可憐,一有機會,我就給他講真相。一開始丈夫對我大喊大叫,還用笤帚抽我,把笤帚都抽彎了,我也不記恨他,有機會還給他講真相。一段時間,我就想:他不愛聽我說,要是能遇到其他大法弟子跟他講真相就好了。有一天,丈夫回來說:跟他一起鍛煉的朋友說,法輪功也是祛病健身的。我就接著給他講真相。

漸漸的,丈夫從打我、吼我,到現在不限制我修煉大法,我可以公開在家學法、煉功、發正念了。但一提到「三退」,他還是不理解。後來新聞陸續報導薄熙來、王立軍、周永康,被查被判刑了,我就告訴丈夫:實際是他們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報應了。我就講真相,丈夫有時不說話,有時跟我大聲嚷:別說你那些了。我不動心,一有機會就講真相。女兒也有時跟丈夫說:爸,我就惦記你還沒退黨,快做「三退」吧。丈夫就說:不科學,是迷信。

前段時間,我和女兒都有些灰心了,都這個時候了,丈夫還不明真相,他可怎麼辦呀?一天我和女兒回到家,丈夫把我叫過去了,他說:「你都快開印刷廠了,讓人知道後,我工資也沒了,還開除黨籍,這個黨員就不說了,我也不在乎了。」我這時很平靜的說:「那給你起個名字叫幸福,你也三退吧?」丈夫說:「退退退,我叫幸福。」就這樣丈夫做了「三退」。原來我這幾年對他講真相都沒白講,雖然感覺之前每次他都沒有改變,我們都不要被世人的表現所帶動,就是持續給他們講真相,因為世上的眾生都是為法來的。

三、挖出隱藏的「私」,純淨做事基點

大伯哥的房子燒了,老倆口在外面找房住,我主動和丈夫商量要給大伯哥家蓋房子,丈夫不同意,我勸通了丈夫,丈夫同意給大伯哥錢蓋了房子,大伯哥和嫂子住進了新房,他們都很感謝我,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修大法後,師父告訴我們要與人為善,處處考慮別人。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他們明白後都「三退」了。丈夫的家人看到了我修大法後的變化,他們有「三退」的、還有開始看《轉法輪》的、有的得了福報。大伯哥之前一次車禍肋骨撞斷了十多根,上醫院做手術,很長時間都沒好,自從「三退」後,有時間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兩個月後斷了的肋骨奇蹟般的全都長上了,還特意打來了電話告訴我這個好消息。當時我很高興,也不知怎麼的感覺有一種東西在心裏隱藏著,不是對一個生命得救後發自內心的那種喜悅,總感覺自己的心不是很純,後來通過大量學法,在法上認識到,給大伯哥家蓋房子,是想讓丈夫所有家人通過這件事情做「三退」為目地,基點沒擺正,是為了證實自己是一個大好人。這個心隱藏的很深,很細微不易察覺,覺的自己確實也在為別人好,但是更深層挖一挖,這種善不是修煉人的純善,是在證實自己,是有為的,而不是真正的「為他」。認識到後,找到這個思想根源,去掉隱藏的私,心裏也寬鬆了。

四、證實大法 救眾生

通過學法我悟到,現在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肩負著巨大的救度眾生的使命。有時面對面講,有時發真相期刊,下面僅把自己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的幾件事寫出來,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深刻的意識到眾生真的都在等著得救。

一次,去商店買東西,在收銀台給小姑娘一份真相光盤,周圍每人一份,旁邊有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在椅子上坐著,我們對看了一下,本來沒想給他,後來又一想:世人都等著得救呢,還挑人救?不要錯過救人的機會。於是,給了他一盤,沒想到那人接過光盤,高興的說:這張光盤這麼精緻,一定好看。我想:是他明白的那一面等著得救呢。我跟他說:回家好好看一看。他答應了。

又一次,在公交車上,剛行駛一站地,車停時,上來一個清潔工,還拿了一個纖維袋子,裏面裝的不知道是啥。心想:可別坐在我旁邊。這人往車裏走,就坐在了我旁邊。我轉念一想:不要嫌棄人家,要救她,給她講真相。我知道她還有幾站地就下車了,我想:時間這麼短,給她講真相也來不及了,能講多少就講多少吧。我就從邪黨腐敗講起,沒講幾句,她說:這些我都知道,共產黨貪污腐敗,不幹好事,我看著都不平。我說:你知道「三退」嗎?她說:聽說過。我就給她講法輪功真相,勸她三退,她說:行,你給我退了吧。就這樣,一個生命得救了。

有一次,家裏有一些真相光盤,本來兩個同修想去發,後來有事沒去成,我想:這都不是偶然的,那裏的眾生等著我去救。帶著光盤我就出發了,來到市中心,一邊走一邊發放,這時後面有個人喊:等一等。我回頭一看,一個年輕姑娘跑過來說:再給我一張光盤,你剛剛發給我的那張我送人了。我又給了她一張。又接著走、接著發。走到盡頭,有幾個騎人力車的,我給了其中兩個人,其餘兩個人也主動過來要光盤的。一會的時間,很順利的把真相傳遞給了世人。

我們二十年的工友聚會,我也不忘帶上光盤。心裏很高興:這麼多年沒見面,突然要聚會,不是偶然的,這回有機會給他們送真相資料了。聚會快結束時,給周圍的工友每人一份光盤,有人主動來要,還有個工友說:大姐,你人真好,以前上班沒怎麼接觸過,還送我光盤,我會記住你的。謝謝大姐!

在接觸同修中,我發現發資料的同修多,做資料的少,自己也是很缺資料,很著急,我決定在我家也開一朵小花。把這個決定跟同修說了,同修很支持,可是我沒有一點電腦基礎,連鼠標都不會用,我能行嗎?對我這個年齡段的人來說,也太難了。可就是抱著「想做資料」的心,師父就幫我開啟智慧。同修從開機開始教我,怎麼打開文件、怎麼設置打印、怎麼使用打印機,我很快就學會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打印資料過程中,也很不容易。今天機器不好使了、雙閃了、卡紙了,急躁心就出來了。跟身邊的同修交流,找出了很多執著心,如:歡喜心、著急心、怕心等。有時做出來的資料少,不出活兒,原因是學法少、著急做事了,可我還沒有察覺,還抱著執著心去想:機器不好使,要把機器換掉,誰讓你不好使。慢慢我就知道了,要學法、修心,學法多的時候,向內找、修心了,做事情符合法時,資料做的特別順利。狀態好的時候,一上午一台機器能做出65份期刊(不帶皮),兩台能做出120份左右(不帶皮)。開始我挺高興,我想:就這樣做,按照這個步驟就能做出這麼多。然而事實是就做不出這麼多,就會出現卡紙等故障……我向內找挖一下:原來是做事心、歡喜心出來了,很高興能出這麼多份冊子,這是人的想法。在學法的基礎上,修心,抱著救人的心純淨的去做,有法的力量在,特別順,才能又快又好, 人為的想怎麼做,是做不來的。

修心的時候,心性也在變。沒做資料之前,不知道自己有這麼多執著心,有時發現了,也沒在意,沒有嚴格要求自己。發資料時,有時有怕心,也沒有在意。但是開始做資料了,很容易發現執著心,修心這糊弄不了,因為執著心、不好的念頭剛出來,機器就不工作了,就會出現故障,這時如果沒有重視向內找,機器不會好轉的,這時如果沒有修心,還一味的做事,問題沒有解決,就紮在做事中了。這時,我的做法是:關掉機器,靜心學法。向內找修心,調整好狀態,再開機,問題沒有了,機器恢復正常了。其實機器也很有靈性,當你修心時,機器也很高興,幹起活來很快、很順利。執著心不是一次就去掉了,今天發現一點執著心,明天又發現一點執著心,修去它,通過不斷的學法,不斷的修心,不斷的發正念, 執著心越來越弱,再有執著心出來,馬上就能意識到它,馬上就能在法中歸正自己。通過做資料,思想的轉變,心性的昇華,知道向內找了,而不是向外找別人了。原來做資料這麼好,修去很多執著心,逐漸純淨自己,實際是做資料過程中也在幫助我修煉。

「三件事」要同時做。在沒做資料之前,我曾經有過這樣的經歷:想儘快提高上來,然後只學法、煉功、發正念,不去做救人的事,結果原地不動,根本就沒有提高,學法也不入心。救人的事一定要同時做,有救人的心,主動做好證實法的事,才能提高上來。

通過學法歸正自己,不斷的有執著心,就不斷的修去它,這樣學法也入心了,資料做的又快又好。同修又給我拿來兩台機器,我做起來也很容易了,不那麼手忙腳亂了。

二零一五年五月底,「訴江」大潮開始了,有的做資料的同修被騷擾,我身邊的同修也被騷擾,這樣做資料就停下來了,把機器都轉移了。後來通過學法,悟到:救人不能停下來。這段時間我經常大量學法、發正念,逐漸歸正自己,把機器又搬回來了,又開始做起資料來。這時,又有「訴江」的同修被騷擾,A同修對我說:「現在沒人要期刊,你先停下來吧」。我沒有停下來,還和往常一樣,做著救人的事。B同修對我說:「我跟你說了好幾次同修被騷擾的事,你怎麼不在意呢?」我說:「不是我不在意,是你每次說完後,我也不知該如何做,我都會去學法,在法中找答案,用法來指導自己如何去做,堅定正念,走正路」。C同修跟我說:「現在沒有同修要資料,你做出來給誰呀?」我說:「師父會派同修來拿的」。沒過幾天,C同修真的來拿資料了,我倆都會意的笑了,心裏都知道是師父的安排。這期間說起來簡單,做起來也很不容易,聽到同修被迫害、被騷擾的消息,心裏不斷的翻騰,經常有不好的念頭出現,我就排斥不好的念頭,不斷學法、發正念,不斷的修去執著心。這段時間就是這樣通過大量學法,堅定正念走過來的。

這麼多年在修煉的路上,是師父一直呵護著我、看護著我,一直點悟著弟子,帶著弟子往前走,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師父為我們承受的太多太多了,弟子做的太少了,以後弟子要精進實修,讓師父少操心,真正的做個大法弟子,不讓師父失望。

叩謝師恩!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