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斷慾與修善的一點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從二零一六年下半年到今年三月份的修煉狀態一直很不好,心裏也很苦悶,但也不知道該如何突破。當時很久都沒有上網,也不想看明慧的交流文章,心裏覺的有些文章是面向常人的,又覺的每個人的修煉環境、狀態都不一樣,這些文章和自己沒有關係;還覺的有的文章悟的不高,還不如自己等等。在這些負面的思維包圍中,修煉狀態一直沒有好轉。不久前,同修接連幾天給我讀了他從明慧網下載的修煉體會,其中也有的是幾年前的文章。在聽了別人的修煉體會後,非常震驚,自己也覺的應該在修煉上突破一下了。

下面是我近期修心斷慾與修善的一點體會,寫出來和大家分享。修煉層次和認識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修煉中必須要去掉色慾心,不去此心不可能圓滿,色慾心是修煉中的一大關,這些道理我們都知道。可是在常人的環境中修煉確實很複雜,有時候做的好一些,正念強的時候是做到了思想中抑制住色慾心,讓它不起作用;有時候就沒能做到。自己被色慾心帶動的時候,總是在自己思想的潛在意識裏有保留它的思想;總覺的以後說不定還可能會結婚呢!在近兩三年中,只要思想中一產生想要結婚的想法,親朋和同學的介紹對像的消息就會像雪崩一樣的突然大量出現。過後在向內找想結婚的想法的背後因素,其實就是不想徹底的修心斷慾,覺的那些情慾給肉體帶來的「感受」還是挺好的。而一直不結婚的真實原因是覺的那樣做的話會帶來生活上的麻煩,影響修煉。現在回過頭來看看,自己在這方面的修煉的真實表現就是這樣的。

師父說:「有人也知道不好,就是戒不了。其實我告訴大家,他是沒有一個正確的思想作指導,就想那麼戒不太容易。」[1]在聽同修讀的交流文章中,覺的文章的作者在修心斷慾方面做的很徹底,修煉狀態也很神聖,心裏很震撼。覺的自己缺少的就是要把色慾心「捨盡」這一「正確的指導思想」。於是在接下來的修煉中,只要思想和身體中反應出色慾心的表現形式,我就在腦中想《洪吟二》中的「幾多執著何時斷」[2]。每次這樣做的時候都能感受到自己的思想和色慾的思維一下子被隔絕開了,然後立馬在思想裏想著把色慾消滅掉。就這樣在修心斷慾的過程中體會著佛法的威力和修煉的神聖,過後自然體會到不被色慾所累的輕鬆。

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也沒有在修善這方面下下功夫,所以救人的事就做不好,心裏也不著急。在聽了別人的修煉和講真相的體會後,自己冷靜的總結了一下,覺的要想真正救了人,只有修善才能真正的達到目地。於是我專門把《精進要旨》中《淺說善》那篇經文看了一遍,經文中的第一句是:「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表現,又是大覺者們的基本本性。」我把「大覺者們的基本本性」在心裏背了好幾遍。背的過程中發現,原來冷漠的心態漸漸的溫暖了起來。

在接下來的修煉中,於是就要求自己在現實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要注意不斷充實自己的善念,多從「善」的角度去看問題,當然也不能落下修「真」和「忍」。當要求自己多從「善」的角度看問題的時候,也體會到自己做的還是不夠,修煉最後是要達到「純善」的,在自身的方方面面都必須是正的,包括自己的一思一念中都不能有任何負的因素。比如有時思想中想:「如果要是被迫害了,我要怎麼怎麼樣做好……」這些想法都不正,都是舊勢力強加的負面思維,當然還是因為有「為我為私」的心沒有修去,它們才有藉口強加這些負面的思維。但無論如何,就應該按大法的要求全盤否定它,純淨自己的正念,同時在救度眾生中修去「私心」。

在面對別人的拒絕三退這個問題上,不再向外找原因了,想的更多的是自己的語氣是否不夠善,講話的方式有沒有考慮到對方的接受能力等等。師父說:「和常人講真相的時候,你的能量會解體那些偏見,會使那些不好的東西、他頭腦裏不好的東西解體掉,本身不就是救度嗎?你要不修煉你哪有這個能力呀?」[3]現在真正體會到從善的出發點去講真相時,自己講的話語中能量才會強,才能真正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斷 元曲〉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