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難也要爬起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八日】我於一九九七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回想修煉歷程,跟頭把式的,還有趴著的時候,是師父拽著,同修帶著,才走到今天。修煉路上每一關、每一難都蘊涵著師父的加持與護佑,說不完、道不盡。

(一)得之於易、失之於易

我修煉前家庭已瀕臨解體,丈夫的脾氣一上來又急又渾又暴,黨文化在家庭中的表現之一就是強勢。有時為一點小事,全屋的家具器皿摔的亂七八糟,面對一片狼藉,我只是默默流淚。我渴求得到心靈安慰的良藥卻得不到。在無望中,我變的和丈夫一樣了。他的脾氣把我隱藏的從未表現出來過的魔性全部引發出來。有一回,我發瘋了一樣,把房子的窗戶玻璃幾乎全砸了,只剩三塊。本來就小心眼,看到自己變成這個樣子真的絕望了,買瓶安眠藥就吃了,五歲的女兒都不顧了,只想自己解脫。被好心人救了後,就想我怎樣能變好,包容丈夫的缺點,以使家庭和睦。

到了九七年底,同修來我村洪揚法輪大法,我一看這正是我要找的,我就為等這個而活著。從此我結束了人生中所有的煩惱,開始修煉大法,我家成了學法煉功點。

我修煉後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由愁容滿面變的滿面春風,看起來瘦弱的身體有使不完的勁,兩、三個小時之內能挑四車大糞,打藥,半天能背著打一千斤的藥水,家庭鬧劇沒有了。其他法輪功學員也是一樣,都在不同環境中證實著法,證實大法超常的功效。那時我就像孩童般幸福的享受著師父的洪恩。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我先後遭受不同程度的五次迫害,也進京上訪過。但因迫害前,學法未得法,《轉法輪》沒看上十遍,沒有紮實的學法的基礎,用歡喜心對待殊聖的修煉,最終在勞教所被邪惡、假善、淫毒的小丑們左右,上了邪惡的當,邪悟了,一趴就是八、九年。後來,師父派一個和我有同樣經歷的同修召喚我,才把我從沼澤中拽回來了。

(二)再難也要爬起來

當我橫下心來,從新修煉,按照師父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任何魔難都別想再摧毀我的修煉意志。在我從新修煉的初期,家庭大小魔難都沒停過,為點滴小事,喊叫罵,砸摔打,真是心驚膽戰。我發正念不穩也從不間斷,長時間的發。那時我們只有一間住屋,丈夫看電視我就看法,不讓看,我就聽法。躺下睡覺記不起別的就一遍遍默念「師父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夜間發正念、凌晨煉功有一點動靜都不行。有一天晚上發十二點的正念,丈夫突然對我說:「我受不了你了,你不出去,我出去。」說著把被子扔到地上了。

我家對面是大姑姐家的房子,毛坯房,放雜物用的,上面的頂是一百毫米厚的彩鋼瓦,常年沒人住,老鼠快把彩鋼瓦的泡沫盜光了。北方的冬天很冷,我選擇搬過去。這間房子雖冷,但這是我修煉的一席之地,真的很滿足。同修們在被迫害中爭取煉功環境,受各種酷刑,有的都被活活打死,付出生命的代價。我這點苦算甚麼?在這兒我可以不間斷的學法發正念。

那段時間學法幾乎都淚流滿面,有時哭的哽咽,發正念有時也默默流淚。感恩師父,不記弟子之過,還給弟子從新修煉的機緣,悔恨自己以前的不爭氣。法理一層層展現,明白了大法弟子這個稱號多麼深遠,多麼神聖,更重要的是使命,為宇宙眾生負責的使命!明白了師父珍惜原始生命的浩蕩洪恩!

後來丈夫怕我冷,讓我回去。我說這兒很好,我可以做我必須做的事,回去了,耽誤你休息。丈夫弄個小太陽讓我取暖。

我長時間發正念解體阻礙我修煉的一切邪惡生命,解體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的一切邪惡生命。我只歸師父管,其它的都是被正的生命,沒資格干擾我,誰干擾誰犯罪。

當放鬆自己修煉時,環境會變糟。丈夫晚上餓了要做飯,我去幫忙,他說不用,我沒多想,讓他隨意吧。一會鏟子掉在地上,他就開始罵我,摔東西,我去阻攔,他推開我闖到屋裏要毀寶書。我抱著書不讓他碰到,他舉起凳子砸我,我把腦袋伸過去,心想砸我也不能毀書。他把凳子扔一邊去了,又罵著要打我,我沖天使勁的喊:「師父好,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不許迫害眾生,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就要震撼層層宇宙,大法、大法弟子神聖不可侵犯。丈夫驚呆了,突然舉起拳頭喊:「打倒共產黨!」連喊幾遍。

(三)路越走越寬

隨著修煉的成熟,正法進程的推進,家裏的環境越來越寬鬆。我買個電腦自己專用,參與自動電話講真相救人項目。一次收到一條短信,是個新疆人:「我兒子天天受那種教育,怎麼辦呢?求您救救孩子吧。」我趕緊回信:神佛慈悲,快快退出邪黨、團、隊組織,抹去獸的印記,真誠的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能保命保平安。」發過去,求師父加持,一定讓眾生看到短信。一會顯示新短信寫著:「我兒子小名叫三木,我叫劉某某(真名),都是少先隊,謝謝您了。」這類事有幾起,短信效果很好。還有罵人的,我不被帶動。求師父加持,讓眾生收到我發的彩信,了解真相,得到救度。

我還結識了兩位同修,開始面對面講真相救人。面對面講真相不是我的強項,我語速慢,咬舌。當一段時間過後,我悟到這是觀念,只要有救人的真心,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但這個觀念導致我錯過好多有緣人。我講的第一個人是個老太太,在我家門前路過三次。第一次時想救她,就是邁不動步,張不開嘴。第二次還是如此。第三次,急的我都要哭了,跑著追上老太太問:「大姐,小的時候上學戴過紅領巾嗎?」「上到高小,戴過。」我說:「我們人都有神保護,共產黨是無神論,不承認神的存在。大姐你從思想中把少先隊退出來,保命保平安。」老太太說:「中,中。」(方言,好,好的意思)老太太走後,我趕快進屋,止不住的淚水。她為了得救,在我門前路過三次,我為這個生命得救而震撼,恨自己為甚麼面子心能干擾到我,擋住使命擋住責任,師父用巨大的承受、慈悲眾生免於舊勢力安排的洪劫拖延時間,我還有多少時間,還能救度多少可貴的生命?雖然認識到這,一段時間裏,還是揀面善的救。

與同修搭伴一起講真相後,慢慢突破了,都是可貴的眾生,都給機會。師父說:「度人就是度人,挑選不是慈悲」[2]。我們這地方大法弟子多,早期講真相的大法弟子鋪好了路,有的集市,問一下已經三退的人很多。我們一起去真相空白區(沒其他同修去的)的集市救人,一路上粘貼真相條幅,有的條幅三、四個月了還在那留著。

同修甲講真相很有方法,有時人圍著聽,還徵簽舉報江魔。我沒有固定的模式,想到哪講到哪。我先遞過去真誠、和善的眼神,這樣就拉近了距離,很少有人拒絕真相,有的人就是看我面容和善聽真相。我說話語速慢還咬舌,但只要我有救人這顆真心,師父就安排有緣人來聽真相,得到救度。

我們不拘形式,騎電動三輪車,有時趕集,有時下莊,農村、小區,有人的地方都去,沒別的同修去的地方也去,只要電瓶的電夠用就去。我們小組從配合講真相那天起,就是大包大包背著真相資料,也帶動了好多同修都這樣大大方方的,展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坦蕩、大法的尊嚴和師父的無邊法力。「法輪大法就是好,法輪功真了不起,支持你們!」這樣的聲音經常聽到。

我的家庭環境改善很大。丈夫和女兒都寫了起訴控告江澤民,是我代筆寫的,寫完念給他們聽,他們同意後,再發往高檢高法,擺放了他們的位置。

我給丈夫取個化名叫劉正義,在他焦躁時,我叫他一聲劉正義,他當時就消停。一次一次的魔難過後,都使我容量擴大,更能理解迷中生命的悲哀,也消除著眾生層層的敗壞因素。讓我時時溶於法中,同化到師父所要求的那層標準。

謝謝師父!弟子讓您費心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