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洪恩 親人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五十五歲,修煉法輪大法之前身體一身病,如鼻炎、痔瘡、婦科病、乳腺增生、肩周炎,天天感冒,眩暈病最嚴重,眼睛一黑,就失去知覺,一下就倒了。有兩次倒在廁所裏,醒來後臉上全是尿和泥,還好沒倒在廁所坑裏淹死。

一九九九年三月,我走進大法修煉,當時《轉法輪》書很缺,我得到一本《洪吟》,師父的法像就在眼前,我很震驚,呀!這是夢中的師父啊,一模一樣,看著師父的像片,內心又驚又喜。當看到師父說:「發心度眾生 助師世間行」[1],這也是師父夢中對我的點化,怎麼會這樣?真是有神,奇了啊!特別是「助師世間行」[1]在腦子裏最清晰,當時不知是啥意思。當我每天和同修們一起堅持修煉,十多天後,身體輕飄飄的。

我母親今年八十二歲,二零零七年胃裏長了一個瘤子,吃啥吐啥,我兄弟陪母親到彭州市人民醫院去檢查,醫生說要手術開刀,交一萬多元,醫生還說:老人家這麼大歲數了,上手術台我們不敢保證你能下手術台,你自己想想啊。我把母親的病情和學大法的表姐說了,表姐說:沒事,叫你母親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母親現在身體很正常,她常說:都是大法救了我,師父救了我。

我二弟平時上山砍樹,賣給做蘑菇的老闆。有一天,樹倒下壓倒電線電火直冒,電線繞在二弟脖子上,怎麼也扯不掉,他慌了,突然想起我給他講的大法真相,電線一下就脫了,平安無事。

二弟媳一次砍樹枝,不小心一刀砍在腳上,一條大口子,骨頭都露出來了,她馬上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醫院去貼了一個止血貼,沒幾天就好了。弟媳給我說:姐,我的傷勢那麼重,奇怪,只有一點血珠,又不痛,法輪大法真的好,真神了!

我的兩個雙胞胎小外孫,二零一三年五月出生。二零一六年二月一天,丈夫打電話說,兩個孫子在幼兒園染上口蹄疫,女兒要我去照看一下。第二天我就到了女兒家。一看兩個孫子的手、腳都長有小紅點,大孫子的口裏也長有小紅點。醫生開的消炎藥,有吃的、噴的,說在家治療,不用住院。我求師父救救兩個孩子,天天給孫子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兩個孩子也跟著念。一個多星期孩子的病全好了。現在兩個孩子都會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

我小叔有個兒子,讀書時查出肚子長瘤,到醫院檢查說是膝關節炎,膝關節百分之九十都壞了,手術開刀沒有好,又有膽結石,手術開刀把膽結石拿掉了,身上插尿管,氧氣管,吃流食。兩次手術沒康復。沒多久小姪子突然昏了,不省人事又送去成都結石醫院,做各項檢查,醫生說,上次做手術的時候還存留的血污,沒有清理乾淨,腦腔積水。我聽說後馬上到成都醫院,倆口子焦急不安,弟妹對我說:大姐怎麼辦,宇兒昏昏沉沉的,說胡話。醫生說明天要手術,還要看孩子炎症退不退,不然做手術很危險。小小年紀就走了,我們倆口子怎麼辦?我說:沒事,不要想那麼多,法輪功能救他,你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一定會好的。

我走到病床邊看一下姪兒,一米七的小伙子,原本一百四五十斤重,現在只有七、八十斤重,佝僂著,不成人樣。我叫了一聲宇兒,說:大娘給你說句話,你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救了你。宇兒清醒一下,點頭說:「好!」我又給小叔倆口子說:今晚誠心念這九字吉言,明天說不定就會出奇蹟。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丈夫帶著兩個外孫又到醫院去看姪兒,弟媳高興的給我說:嫂子,手術前,醫生又給宇兒全身檢查了一遍,宇兒的身體好好的,裏面的積水,膿血全部沒有了。我也很高興,是法輪大法救了姪子。

二零零八年五一二汶川大地震時,我丈夫的堂妹家的房屋全倒了,堂弟騎著摩托車帶著弟媳、女兒去幫忙搭棚,天黑才往回趕。堂弟騎著摩托前面搭著女兒,後面搭著妻子,大馬路的汽車又多,汽車車燈從對面射來,堂弟一時看不清,連人帶車翻在路邊,堂弟和姪女並沒大傷,弟媳被摔在水泥欄杆上又掉下來,腰椎摔壞了,下半身沒知覺了,被送到彭州市醫院急救,醫生說要轉到成都華西醫院。我對弟媳說:沒事,你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好的!我又叫弟媳娘家母親和嫂子一塊念,她們都說好。

一個多月,弟媳回家了。弟媳告訴我說:嫂子我在醫院重症監護室裏面,有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在二樓曬衣服不小心掉下來了,女孩的症狀和我一樣,女孩的母親陪護女兒,那女孩的母親說:我很羨慕你,你要出院了,我女兒還不能動。嫂子,法輪功真好。

我寫出這些真實事情,是讓不明真相的人了解法輪功,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得到大法的救度,也得福報。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