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風暴雨中 八旬老太幸得師父護佑(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這天下午五點左右,吉林省通化市突然風力十級,天昏地暗,雨水就像瓢潑一樣,廣告牌、垃圾桶、簡易房,在地面上橫七豎八還不斷翻滾。我沒有雨衣、沒有雨傘,走了一個小時,安全回家,而且裏面的衣服全是幹的!

我姓張,是一位身高只有一米四五、八十五歲、身體瘦小的老太太,我相信是大法師父保祐著我,讓女兒把我的經歷寫出來,感謝大法師父救命之恩!

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通化市狂風過後(網絡圖片)

五月五日下午五點之前,我幫女兒看完孩子要回家,女兒不同意說天氣不好要我吃完晚飯姑爺開車送我回家,我執意要走,女兒給我雨傘我也堅持不帶。

我走出女兒家不遠抬頭就看西面(我家方向)天黑的嚇人,幾秒鐘的功夫,黑雲就隨著狂風和瓢潑大雨飛速過來了,路人的雨傘一下就折斷了,一個黃塑料桶從樓上掉下來,砸在我前面人的腳下,把那人嚇得「媽呀」一聲,抱著腦袋跑。

一時間天昏地暗,狂風嚎叫,又陰又冷驚恐嚇人,風越來越大,雨水就像瓢潑一樣。樓上的樓蓋上的東西不斷橫飛下落,我和幾個行人躲在車庫雨打下面不敢往前走了,這時我膝蓋下面的外褲和鞋都淋濕了。

看著眼前的情況,我這八十多歲的老太太,別說回自己家了,就是想再返回女兒家也是困難了,我心裏嘀咕: 我還能回家了嗎?這不被颱風刮沒影了,也得被亂飛的東西砸哪去了。怎麼辦哪?這時女兒擔心我,又打來電話說,「微信已經傳出視頻和圖片,說路邊三、四十釐米粗的大樹被狂風貼地皮推倒,樓蓋、牌匾、廣告牌、垃圾桶、簡易房……在地面上橫七豎八還不斷翻滾,十分危險。」

我不敢告訴女兒我眼前的景象,說「沒事,我兜裏有錢(意思是可以打車回家)你不用擔心我了。」其實那天我一分錢都沒帶。我放下電話,女兒又打過來。我掛了電話,女兒還打,因為我看到的只是局部情況,孩子們在微信上已經看到全市的災情了,我越不接電話,電話越響個不停。我乾脆就不接電話了。我無法告訴她我眼前的處境,怕她著急。

我心裏就覺得回不了家了,又冷又怕! 突然想起來法輪功:因為身邊還有其他躲雨的人,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好人,所以沒敢說出聲來,就在心裏誠懇說:「法輪功大師,我遇到困難回不了家了,求求您幫我回家吧」!

就這樣想了兩遍之後,我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樣,判若兩人,就感覺多大風雨都與我無關了,頭上掉甚麼東西、甚麼危險也與我無關了,驚恐也消失了,陰冷也消失了。別人還在雨打下躲雨,我一個人走了。

我沒有雨傘,上身穿件紫紅色夏季提花金絲立絨小衫,裏面是純棉黑半袖T恤,下身一條黑色外褲,裏面是一條黑色白點很薄的保暖褲。那雨大得不是往下下,而是頭上像有個人用水瓢東潑一瓢,西潑一瓢,南潑一瓢,北潑一瓢,潑到身上,從頭到腳澆個精光。

路上沒有一個行人了。走到一斑馬線等綠燈時才遇見一個男人領著一個小學生,他們差點被風吹倒,就在我身邊他們互相緊緊擁抱著蹲在地上,頭髮衣服被風吹得亂七八糟,雨水在他們身上嘩嘩往下淌。汽車都被風吹的在搖晃,而我就感覺自己是一個大鐵坨坨,風根本吹不動我,而且我頭上、臉上都沒有雨水。

路面上的水已經蓋上馬路牙子了。綠燈來了,我就冒著風雨淌著近一尺深的水,往家走。一路上女兒、外孫女、女婿一個勁打電話,女婿開車在我回家的大路上小路上一遍又一遍的找我也沒找到。

半小時的回家路,我走了一小時到家了。進家門,脫衣服時我驚呆了: 我的拉帶皮鞋被水灌滿了,這很正常;上衣和褲子往下淌水,這也正常。可我要脫裏面的衣服時發現全是幹的!

八十多歲了,經歷過多少次風雨,別說被澆一小時瓢潑大雨,就是被澆半小時的小雨都得從頭到腳濕透了。就算我穿的是塑料衣服,那從頭上脖子上灌進衣服裏的雨水也得濕透了呀,何況我穿的還不是塑料衣服啊?

我傻傻的站在門廳裏,拿起上衣看,提花的位置能厚些,花的周圍都是紗網狀間隙很大的薄紗啊,一個小時的瓢潑大雨怎麼能不進水吶?褲子到家了還在往下淌水,而且在水裏趟了一個小時的保暖褲是幹的。一直淌在水裏的保暖褲腳也是幹的,連潮濕的感覺都沒有。外褲啦啦淌水,褲兜裏的電話我用紫線勾的套都是幹的。這怎麼可能啊? 看看鏡子,我的臉上也沒有水,頭髮是洗過用毛巾剛擦完的樣子,也不流水。

想想外面的場景,看看在那裏呆了一個小時的我,太神奇了,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斷地問自己,突然想起來了:這不是大法師父保護我了嗎?我感動的不知道怎麼感謝大師,馬上說,大師太謝謝您了,我怎麼感謝您呢?我給您跪下吧!

這都已經過去好幾天了,我還在當時情境中,還是感激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