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椎間盤突出在正念中消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我的母親從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至今,我就在大法的薰陶下長大,雖然一直沒有走入修煉,但大法的神奇依然在我身上展現。

二零一五年冬天的一個星期四,我洗碗後,突然覺的腰疼,想著躺下休息會兒,就好了,可是越躺越疼。到第二天,不但沒有緩解,反而越來越不能動了,連翻身都做不到,好不容易坐起來,卻是滿身冷汗,無法堅持。

無奈下,只好打120去看急診,做CT檢查的結果是因勞累及生孩子等緣故,造成腰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輸液後,120用擔架把我抬回家休養。

回家後,情況沒有任何好轉,除了依然疼痛難忍、睡覺都會疼醒、吃喝拉撒全在床上外,甚至出現了尿失禁。我看著哺乳中的女兒,心裏直發愁。年紀輕輕的我卻得了一個老年病,而且將會伴隨終身,更別提眼下完全無法下床、生活不能自理,還得靠家人照顧。

星期五、六、日三天,我異常疼痛,孩子離了我的照顧,哭鬧得我更是心痛。

媽媽和同修交流了我的情況,同修阿姨說,那個讓我不能動的東西根本不是我,不能承認它的存在,讓我趕緊好起來。在同修阿姨的提醒下,我意識到邪惡無法直接動修煉大法的媽媽,就在我身上搗亂,讓我生活無法自理,需要媽媽照顧,從而影響媽媽修煉、救人。

星期天晚十二點,我躺著和媽媽一起發正念,鏟除邪惡。發正念的前十分鐘結束後,我感到疼痛減輕多了,整個十五分鐘結束後,腰部感到輕鬆很多,好像不怎麼疼了。媽媽發完正念後,哄著我的女兒一塊睡覺去了。

我躺在床上想,既然感覺好多了,就得坐起來,盤腿打坐,好好再發一次正念,畢竟躺著發正念不敬法。

我試圖起來時,驚喜的發現自己居然能夠在不需要別人幫助的情況下,不痛苦不費力的坐起來了,我趕緊又發十五分鐘正念。

在這次發正念過程中,我突然忍不住的劇烈咳嗽,好像通過咳嗽,要把邪惡加在我身上的干擾徹底咳掉、震掉一樣。

發完第二次正念後,我感到腰部徹底好了,前所未有的輕鬆。我試著自己去上廁所,洗漱,完全沒有問題。

我高興的把媽媽叫醒,告訴她剛才發生的一切。媽媽聽完後告訴我,她剛才睡著後,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在發真相資料的時候,被警察抓起來了。警察審問她,她把資料放在警察面前,讓他們好好看看上面寫的救他們的內容,並給他們講真相

我聽完意識到,自己能好的這麼快,是大法師父慈悲,我雖未修煉,可師尊一直在管著我,也意識到只要心正、身正,即使邪惡想盡辦法鑽空子,他們也不堪一擊。我和媽媽隨後又發了一次正念。

腰好後,我把我的經歷告訴給那些關心我的親人、朋友,和他們分享大法的洪大慈悲,讓一些不相信大法的人看到大法的神奇。大法及師父給了我健康的身體和順應真善忍的思想。在此我萬分感激大法,感謝師尊。

大法弟子發正念,就是清除中共迫害大法的謊言毒素,清除干擾世人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就是在救度眾生。而我對大法有了正念,並認可了大法中關於解體邪惡干擾的法理,而且儘量照著做到,大法師父也幫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