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幸福和美麗重新回到她的臉上

尿毒症患者康復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慶祝513明慧專稿)我和先生都是法輪大法修煉人。多年來在講真相的過程中,見證了很多世人明真相得福報的事例,真相已日漸深入人心。在世界法輪大法日這個普天同慶的日子,特別以我親身經歷的故事與大家分享,也藉此表達對師尊慈悲救度眾生的無限感激!

開始只是半信半疑

秋葵是我以前的同事,我離職後有些日子沒和她聯繫了。二零一二年秋季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她的電話,語帶驚恐:「姐姐,救我!我得了尿毒症!」我嚇了一跳,下班後趕緊去醫院看她。

一進病房,我驚呆了:她的雙眼失明,鼻子插著氧氣管,身上連著儀器,心臟、血壓二十四小時監測。聽到我的聲音,她睜著不聚焦的眼睛說:「姐姐,教我煉功吧!」我說:「你這個樣子怎麼煉功啊!我先教你念九個字:‘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你就堅持念,腦子一有空就默念。」

「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她一遍一遍大聲念了起來,完全不在意病房還有其他人。她說這是她得病後最開心的時刻。我把存有師父講法錄音的播放器給她,告訴她每天要堅持聽。

一週後我去看她,她告訴我這週發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為了做腹膜透析,要做手術埋管子。當醫生打開她的腹腔時,發現有嚴重的腸粘連,隨時會發生大出血,很可能下不了手術台。局部麻醉但頭腦清醒的她和手術室外呆若木雞的丈夫都做了最壞打算。這時卻峰迴路轉──手術成功了。

我說:「念‘法輪大法好’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你體會到了吧!」但她的無神論觀念根深蒂固,說手術成功應該是醫生的醫術高明。我說不管怎樣,你念了,情況在好轉,你就繼續念吧。

我問她:這週有沒有聽法?她說聽了,但沒聽完,原因是聽到有一句話說重病人是不收的。她說:「我是重病人,人家不收我。」我說:「我知道你是重病人,但為甚麼讓你聽?我相信大法會改變你的不正確思想,你會願意改變,你改變了,相信大法和師父了,你就和那些把法輪功當作單純治病工具的人截然不同了,所以我覺的你不是師父講法中提到的那類重病人。」

但她當時對大法的法理還不能完全接受,找各種理由不聽法,出院後身體可以煉功了也不學功。我說好吧,能悟多少悟多少,那就好好念「法輪大法好」吧。

發生奇蹟 由衷的折服

秋葵得病後,家庭經濟日漸陷入困境。二零一三年春,全家決定打道回府,在老家買房子安家。臨別前,我對她說:「咱們姐妹一場,你又向我求救,我要盡我的責任:送你一本《轉法輪》,我還要把五套功法全部教給你,以免想學的時候學不了。至於你以後修不修,你自己決定。」

半年後的一天,她在網絡聊天時告訴我,最近發生了一件神奇的事:她回去後病情時好時壞,前幾天忽然再次發作,高燒不退,來勢兇猛。她對丈夫說:「我不行了,你快叫救護車!」丈夫說:「別叫救護車了,我買車就是為了隨時開車送你去醫院的。」

她收拾東西準備再次住院,邊收拾邊想:「住醫院又能怎樣呢?把病情控制住就把病人打發回家了,回來還不是一樣。」不知道為甚麼,這時她心中升起了一種信念,她對丈夫說:「這次我不靠別的。我唯一的辦法就是念‘法輪大法好’念‘真善忍好’。」

決心已定,她便躺下來心無旁騖的念,念著念著睡著了。

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清晨。睜開眼睛,發現燒退了!要知道這對尿毒症病人來說是個多麼大的喜訊啊!想想以前高燒四十多度,用盡各種藥物都不退的時候,簡直精神都要崩潰了。如今這麼容易就退燒了!她心裏想:「哎!念‘法輪大法好’真的管用啊!」

她起身,發現沒那麼乏力了,嘗試吃早飯,發現胃口很好!這對尿毒症病人來說是多麼不易啊!以前病重的時候,吃飯對她是一種慘烈的痛苦:身體消耗太大,不補充營養就沒命了,而噁心嘔吐又死死頂住喉部,不讓任何食物下咽,每頓飯都是一場惡戰,真是苦不堪言。如今能輕鬆愉快的吃飯,沒有任何折騰,沒花一分錢!

想想這個過程,她終於明白是法輪大法的神奇功效,她被徹底折服了!從此每天認認真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一天天好起來,僅僅三、四天的功夫,一切症狀消失了。

這件事之後,她開始看《轉法輪》,有時間也打打坐,因為其它幾套功法已經忘的差不多了。嚴格的說,她學法煉功不很精進。即使這樣,身體也一天天好轉,體能迅速恢復。

二零一四年過年,她早早就打電話給我拜年,並轉達她丈夫的感激之情,說我挽救了他們家庭。我說,「我不敢貪天之功,是師父挽救了你們這個家。」

電話裏她興奮的說著她的高興事兒:隨著身體狀況的好轉,她從躺著坐著等別人伺候,已經能承擔起做飯、帶孩子的責任;婆婆從鄉下來看她,她高興的下廚,一口氣給婆婆做了五個菜,把婆婆嚇壞了,說:「你可別累個好歹!你啥也別幹,只要好好活著,咱家就燒高香了!」她說:「我已經好了,不能再像個病人一樣等人伺候了。」

不僅如此,孩子也長進了。上個暑假孩子沒人照顧,放在爺爺奶奶那裏,學了不少壞毛病,她很生氣但無能為力。這幾個月以來,隨著她的身體好轉,孩子也漸漸歸正了,不僅壞毛病沒有了,一年級的小學生已經學會幫媽媽洗碗和自己洗衣服了。

我聽了真為她高興。

好事還在後頭呢,一個月後她悄悄告訴我:生理期恢復了!我才知道她得病後早就停經了。這個突破給了她極大信心──她知道她徹底康復了。從她發來的照片上可以看到一度消瘦的她,又恢復了少婦的圓潤,幸福和美麗重新回到她的臉上。

好友重逢

二零一四年年底,我特意跨省去看望她,跟著她過了一天她家的日子。

一大早,我們帶上興高采烈的孩子出門,他們一家人陪我到景區遊覽。大半天的徒步過程中,她一直興致勃勃的說著話。臨近黃昏,我們往回趕,她說不在外面吃飯,要給我露一手她的廚藝。回家路上買了菜,到家後我們一起做飯、吃飯、收拾。

飯後她還跟孩子聊一會兒學校的事,吩咐孩子準備第二天上學要帶的東西,安頓孩子上床睡覺……

誰能想到眼前這個手腳麻利、精力充沛的持家能手曾經和死神相遇過?好久不見,晚上我們聊了很多。

我問她是否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念!不但自己念,還教母親和婆婆念。我問她是否堅持學法煉功?她不好意思的笑了,說自己確實有點懶,三天打魚,十天曬網。我說,那更說明法輪功的神奇,念一句簡單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救了妳的命。

我告訴她,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會有多少人像她一樣受益啊!遺憾的是,在這場迫害中,對法輪功的妖魔化宣傳讓太多的人錯失良機。我老家有個親戚身患重症,我也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勉為其難的念了幾遍,然後說:怎麼不管用呢?這個親戚不久就離世了。

秋葵說,你的親戚一定對法輪功有誤解,心結沒打開。就好比大樓的逃生通道被堵死了,出現火災時,消防車開不進來。我的逃生通道是順暢的,所以就得救了。我說沒錯,他當過兵,入過黨,身邊的好心人勸他退黨的時候,他把人家罵出門去。選擇決定命運啊!秋葵說,你當年勸我「三退」的時候,我體會到了你是真心為我好。當我把全家的名單告訴你的時候,我是鄭重其事的。記得我當時對你說,這些都是我最親的人。

她說,其實我是個簡單的人。這麼多年,電視上怎麼說,我不是不知道,但那對我不起作用。為甚麼呢?我相信眼見為實。一看你就和電視裏宣傳的不一樣,我信誰?當然信你。邪教能讓人身體健康,道德高尚?

秋葵說,想想自己,她感到無比幸運。她真的沒想到,她得的尿毒症沒有成為人生的終結,卻成就了生命的昇華。如果這個故事是別人講給她,她可能不會相信,但如今這一切是發生在她自己身上,她成了活生生的見證人。

我問她是否介意把她的故事講給別人聽,她說儘管講,讓更多的人受益。

感謝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