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危的戰友復活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我從事醫務工作,已退休。我是1998年走進大法修煉的,為了讓兒子的病早日康復,妻子說我們一起學法輪大法吧。我說你先學我以後再學。她每天晚上都放師父在廣州講法的錄像帶,我也就跟著天天看師父講法,越看越想看。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逐漸的改掉了暴躁的脾氣、自私心、怨恨心、瞧不起人的心、自以為是的心,事事處處為別人著想,家庭關係融洽了,身體也淨化的無病一身輕的狀態。不管幹多少事,走多遠的路都不累,都說我不像快70歲的人。

下面是說幾件發生在身邊的神奇事。

(一)病危的戰友復活了

有一位戰友得了蛇纏腰的病,打了抗生素後病情越來越重,於2004年大年三十夜送到成都華西醫院搶救,一進院,醫院就給家人發了病危通知書,人處於無法吃喝、無法睡的狀態。全家老小和親朋好友都守在醫院急的哭。

正月初三我聽到這個消息後,初四就和一個戰友趕到成都去看他。我給他帶上一套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和護身符。一到醫院,戰友的妻子就抱著我們哭。我給他妻子和守護他的姪兒、姪女每人一個護身符,叫他們守在床邊不停的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他妻子說在睡夢中都在念這九字吉言),請他們相信大法師父會讓他轉危為安的,會出現奇蹟的。我給他本人也講了真相,叫他自己也背。

果然,當晚出現了奇蹟,五天五夜無法吃喝、無法睡的人可以吃點東西,也可以睡了。這個情況是10月份我到成都時他給我講的。那次他親自到火車站來接我,晚上請我吃飯,在飯桌上給一起吃飯的幾位局長說,法輪功太神奇了。通過他親身的體驗來證實了法。在場的人也相信大法,認可大法了。

(二)師父把他從死亡線上救回來了

2011年6月初,我和妻子到某縣去辦事的途中接到她小學同學的妻子打來的電話說:「今天是你同學過的最後一個生日,請你們幾個同學來見一面,陪他吃最後一個生日飯好嗎?」說到這,就再也說不下去了。

我們辦完事就轉車趕到了同學所在縣城(相距70里路),趕到就直奔那個餐廳。其他同學、朋友都到齊了,大家心情都很沉重,我們走到同學面前,看他臉色蒼白、蠟黃,無精打采的,說話都聽不到聲音。他妻子說:「縣醫院治不好他的病,轉院到成都華西醫院診治,也說治不好,不給治,叫我們回家去給他弄點能吃的好東西吃,準備後事吧。我們只好回到縣城的家,把農村老家的房子打掃乾淨,把棺材、裝老衣都已經準備好了。在成都打工的兒子、媳婦也都回來安排父親的後事了,今天給他過最後一個生日後,就回農村老家了。」

聽後,我靠近同學給他講真相,叫他不要想那個病,想那個死,甚麼也不想,心裏就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心的背,大法師父會救你的,神奇會在你身上顯現的。吃完飯,我們又一同回到他家給他妻子、兒子、媳婦女兒講真相、講三退,講大法在全世界出現的神奇的故事,講我們的親身體驗。叫他們全家人都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支持父親學法輪功。他們都做了三退。然後我們把隨身帶的MP3送給同學,放師父的講法給他聽。

過了幾天,我又回去看他的情況怎樣,給他帶去真相資料、神韻光盤、教功帶,放給他看。看他精神狀態變化很大,說話聲音也洪亮了。年底同學聚會時,他恢復的非常好,全家人高興極了,都說法輪大法師父把他從死亡線上救回來了,師父太偉大了。

(三)表妹多年直不起的腰好了

2003年9月份,我舅舅帶她女兒來我市看病,住我家。表妹在農村,經濟條件、環境條件差,農活、家務活多,生了5個小孩,送人2個,自己帶了3個。她丈夫在外打工,所有事情都得自己動手才行,生孩子時營養沒跟上,身體健康狀況差極了,30多歲腰都直不起,彎著腰做事,到我們家時,睡席夢思床,無法睡,睡硬板床也痛的不行,我就教她和她爸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都不識字,但都很虔誠。

背了三天「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表妹說腰不痛了,軟硬床都能睡了。過去從來無法到集鎮上買東西、背東西;現在可以上街去購物、背東西了,多年直不起的腰好了。現在表妹在廣州打工,身體一直都很好。

(四)乳腺癌消失了

2003年底,一個客戶對我說,他是輪船公司的下崗工人,兒女靠打工養家糊口,老太婆(他妻子)沒有工作,還得了乳腺癌、膽結石、胃病,剛做完手術,準備把房子賣了用來治病,家裏經濟十分困難。我給他講了真相,對他說,煉法輪功可以治老太婆的病,他說可以,我就給他寫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叫他回去教老太婆背,因她沒文化。

過了幾天,他來給我說:「她每天都念,半夜睡醒就起來念,開刀的地方也不疼了,精神狀態也好了,真靈!太好了。我看他倆人對大法的態度虔誠,我就給她買了一套好磁帶翻錄了師父講法錄音,2004年大年三十那天送給他們的,叫他們聽師父的講法。

五月初,老太婆出現重感冒的症狀,兒女們把她送到醫院輸液打針,反而倒床起不來了。我說:還是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持聽法才能好。他們一起聽了兩個月時間後,他來謝我,還給我送了些土雞蛋、花生,高興的說:「老太婆好了,可以到市場買菜了。我原來的頸椎動脈硬化、高血壓也好了。」我說不用謝我,你應該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我又送給了他幾本師父在各地講法,叫他多讀法。十月上旬,他來說:「醫院叫老太婆去複查說,癌症已轉移到另一側乳房上去了。全家人都急壞了,不知所措。這咋辦呢?」我說:「你們只要放下這個病,放下那個心,就是死,我也只走學法這條路,大法的神奇會顯現的。回去接著聽法。」

年底,他又到我這來給我說:醫院複查後說病好了,前次的檢查錯了。我們才明白,不是檢查錯了,而是學法輪大法後師父給我治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