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大法福澤我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慶祝513明慧專稿)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後身心的變化與道德的回升,使家裏人、親屬們和周圍的同事朋友,見證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大家認可大法、讚歎大法給人帶來的福報,有的走進大法修煉。這一樁樁、一件件的事例都是法輪大法佛光普照的見證。

丈夫得救了

丈夫家族有抑鬱症,兩個姐姐都是在四十歲自殺死的。丈夫為人很好,但性格不好,不大點的小事看得很大,擱在心裏過不去,很抑鬱;碰點事說炸就炸,一點忍耐性都沒有。這日子啊,我要麼委屈的過,要麼就得和他打,弄的我一身病,女兒也討厭他爸。我與他家老人好幾年不來往,就差沒離婚了。

我得法之後變化太大了,遇事我都不和丈夫計較,家裏生活平順下來。這一切他都看在眼裏,知道是大法使我的身體好了,家庭生活境遇改變了。

那年老公公過生日,年年都是五點吃飯,可這次改三點了,還沒人通知我。我領著孩子去晚了,本來想說點抱歉的話,可丈夫就炸了,衝我就喊,女兒嚇的不敢抬頭看她爸。老公公一再勸我別和他兒子一般見識,那飯桌的氣氛就可想而知了。我是修煉人,當然沒往心裏去,甚麼事都能平復下來。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我被關押,回來後不斷被騷擾。丈夫提心吊膽,我們不得不離開原來居住的地方。邪黨手下的各級部門找不到我,就到學校去騷擾丈夫。他一次次面對,心情更壓抑,脾氣更暴躁。家裏人讓丈夫到醫院查一查,結果也是抑鬱症。

丈夫在中學當老師,他教的是個差班,考試成績不好,心裏過不去。想了兩天,沒路,就想在學校跳樓死,連辦公室抽屜的東西都整理好了。但一想,不行,女兒也在這個學校,對孩子不好。那就買安眠藥,到賓館開個房間,靜靜的死到那就行了。想好了,到校長那請假。校長一看他臉色神情很不好,領導都知道他有抑鬱症,馬上就說:「趕快回家休息!回家休息!」

他出了教學樓,走到操場時,好像豁然大悟似的:「對呀!我有大法呀!」馬上給我打電話,問我在家嗎,等他回去。我聽聲就覺的不大對勁兒。他進屋就說:「快給我放錄像,就看師父那個錄像。」我就放師父講法錄像。他坐在沙發上看,把聲音放的特別大。我家把山牆,樓下過車走人,樓上樓下的也能聽到。我就告訴他把聲音小點。他站起來,揮著胳膊喊:「我怕啥?!我怕啥?!誰能給我第二次生命,師父能給我第二次生命,我怕啥?!」我理解他,是師父的法使他沒走絕路,他感激、他興奮。看著師父講法,他青白的臉有了血色,慢慢就過來了。

那以後,他有點事就對孩子說:「都聽你媽的,你媽說了算!」「你媽修大法的,做事肯定對!」「就按你媽說的理做,肯定沒錯!」

女兒的婚事

女兒不修煉,一是看到我修煉之後的變化,再加上家族中學法的人多,親眼見的也多,所以對大法很贊同,對修煉人也很理解。

女兒上學時功課一般,一直在他爸那個學校,讀完初中讀高中。高考一模二模都不到四百分,往哪報呢?一個女孩子,性格又內向柔弱,讀師範吧,可這成績,只能報很普通的師範;但又不認可,一咬牙,報了長春師範學院。那天家族親戚們一起吃飯,丈夫就直嘆氣,跟他大哥說:「分不夠,就得讀二級學院,得自己拿不少錢。」他大哥有錢,也聽明白了弟弟的意思,說:「那也得念哪!女孩子也得培養啊!」大陸人說話就這樣,繞圈說,誰都明白,黨文化裏泡大的呀!錢的事落了地,就等著出分吧。

本來女兒考完了,按照答題情況對分,一算也就四百來分。但我意念中就覺的女兒能考四百九十九點五分,丈夫還說:「那分是你自己說了算的呀?!你想打多少就多少哇?!」公布成績的那天上午,丈夫從學校打電話,聽他口氣心情很不平靜,嗯啊哎呀,嘶嘶哈哈的。女兒問他,他卻說:「你等著,我點上根煙。」然後才告訴我們:「成績出來了,我算了三遍,這各科的分我這麼加、那麼加,你猜最後是多少?四百九十九點五分!你媽說的真對!」真沒想到比平時多了一百多分,沒用花錢,順順當當就錄取了,僅比錄取線多了六分。這事兒在家族中可是一大轟動,都說:「你看,看人家,修大法吧,啥好事都攤上了。」「他媽這功是不白煉!」

四年後女兒畢業了,找了個學校去教書。半年後,丈夫學校的一位老師退休了,缺個教課的,同事們就提醒丈夫──讓你女兒來呀!丈夫就找校長,校長安排三天後試講,試講後領導、老師們都很滿意,女兒就到學校教書了,但只是代課,還不是市教委的正式編制。

代課三年多,長春市教委進編,僅一個名額。參加考試的是全省範圍內的,有在職的、有剛畢業的、也有研究生,六十多個人爭這一個名額。沒想到女兒筆試第一,口試也第一,自然就是市教委正式編制內的教師了。這事在家族內反響可不小,女兒工作一路的順,好多極小的機會都讓她得到了,也都認可這是大法給的福報。

大家為女兒高興,一定吃個喜兒了。飯桌上,丈夫高興的吟誦了幾句:「佛光普照女兒身 女兒不負眾人情」。他感謝上天的賜福。讀初中的外甥女做了一首詩祝賀姐姐進編,最後祝願大家「同化大法佛光普 登上法船才得度」。周圍的人都說:「看看人家信大法的,好事都砸到人家頭上了!」「點兒大!信大法的點兒大!」「看人家煉法輪功的沒白煉,有福氣!」一聲聲的讚歎修大法好,信大法的有好報,這福報都在眼前呢!

女兒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第一個朋友處的挺好,男孩子父母想見個面,他家在外地,來去怎麼得兩天一宿,我就陪女兒去了。一進這男孩家,就看見擺著好大的佛龕,也不知供的是甚麼。我和他父母嘮嗑,沒甚麼可瞞的,直接講了我修大法的事,真心希望他們認同大法。他家人聽了都很緊張,立時就鬼鬼祟祟的,說話都偷偷摸摸的,進到裏屋不出來,再說話的機會都沒了。來時頭一頓做了八個菜,下頓就打掃剩飯剩菜了。我們回來後,他家裏人一個個都病了,我知道就是供的東西在折騰他們。隔兩天,男孩子來我家,情緒很不好,耷拉著腦袋,說他的父母怕影響了他的前程,提出要求,能不能讓你媽不煉了。女兒的回答很直截了當:「那是不可能的!」女兒講了我身體原來的狀況,修大法之後的變化,家庭環境的變化。說:「沒有大法就沒有我媽,沒有我媽,也就沒有這個家。」男孩還是說,讓你媽信甚麼都行,就是別信大法。女兒沒有勸我放棄,反而跟我說:「不認同大法就沒有未來,我跟他幹甚麼?!」就這樣,第一個對象黃了。

後來女兒又處了個男朋友,就是現在的女婿。論各方面條件比第一個對象強多了,兩人處的也挺好,男方把婚房都快裝修完了。這孩子來了,我就給他講真相,資料給他看,三退也做了,還把台曆給他讓他擺在床頭,把大法真相講給他爸媽。到這份兒了,老人們得見個面,我們三口就去他家會親家。喝起酒來,話就多了,男孩他爸是個當領導的,提起我修大法的事兒,是不理解。我就想就勢解釋幾句,來日方長,留著話慢慢說。結果丈夫怕說起來場面尷尬,就一個勁的壓著我。男孩他媽把他爸扶進屋,藉口醉了。女兒拉著我說,「咱們回家,讓他們說去吧!」我明白女兒的心思,覺的媽媽的信仰和人格受到侮辱了。那場面可是亂套了。我到洗手間,對著鏡子看著含淚的自己,想:你是人,現在可以離開;你是神,就得放下自我救他們。我心態平靜了,男孩媽媽也出來一個勁的說:有信仰好哇!我們從來不反對。老頭子是酒後失德了。我說了些理解他們的話,氣氛緩和,我們也就回家了。女兒跟姑爺說的明白:「你覺的我善良、純潔,我是從大法中得到的,是大法的法理使我這樣,和社會上的女孩子不一樣……就是將來有小孩,我媽看孩子,也會讓孩子認同大法的。」

第二天上午我接到電話,沒想到,他們一家已經到我家門口了。倆口子這頓抱歉自責呀,一個勁的罵自己酒後失德,沒有口德了,一口一個沒有反對我煉法輪功,有信仰好,讓女兒把新房的鑰匙接過去。就這樣,女兒結婚了,親家對女兒可是高看幾眼的。我上他家就給他們帶資料去,他們對大法的誤解也在消除。

現在外孫女都兩歲了,真象女兒說的那樣,孩子從小就和大法親,有個流鼻涕、咳嗽甚麼的,我們就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那天她肚子疼,睡著了還在念 「法輪大法好」!多可貴的小生命啊!

大侄家的風波

二零零零年,我大哥的兒子結婚之後,一直沒有合適的工作,就靠侄媳婦工作養著家。侄媳婦工資挺高的,他倆又是大學同學,本來感情挺好,但時間長了,大侄心情也不好,就開始鬧矛盾,鬧到快離婚了。

正巧,那陣大侄和一個朋友合作做生意,投了不少錢,結果對方把他騙了,跑了。幾個事加在一起,大侄受不了,就要殺那個人,但找不到人影。這時他的精神就不太正常了,一口一個要見血,要殺雞,挺嚇人的。我大哥就說要送他到精神病院,幾個修大法的姑姑堅決不同意。怎麼辦?我們就把大侄接到我家來了。地上有個煙盒,大侄踢來踢去的,說這是金元寶。真是神志都不清醒了。我們清楚,人這他受了刺激,那邊有不好的東西在操控他。我們幾個姑姑都幫助他,一週後,大侄就正常了。

這邊我們就去找侄媳婦,從姻緣哪、責任啊、孩子的未來呀,講了很多。侄媳婦原來得到過大法書,但沒看更沒修。聽姑姑們說的有道理,看到姑姑們為她家付出這麼多,從我們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風範,也信我們的話,就開始看《轉法輪》。師父怎麼說的,她就一步步按照法的要求做,家裏緊張的氣氛也緩和了,也不提離婚的事了。

後來大侄也找到了一份非常合適的工作,專業對口,收入也高,家裏的一切都平衡了。去年大侄在公司提升當了副總,事業也順心,一家人和和美美的。

大侄有個兒子,從小他爸媽就不願他接受大陸這種教育,嚮往西方那種教育方法。孩子讀的書多,也非常聰明,思維很開闊。但一到學校考試就不行了,成績總是上不來。初中按片劃,他進了區重點學校,這已經讓大家驚喜了一場,但成績總是不行。該升高中了,誰都以為他考不上,結果考到我丈夫那所學校,年級十個班,他是倒數第二名。他媽得法後,每天帶著孩子學法,慢慢的孩子學法非常自覺,不用大人督促,功課再多再忙,也堅持學法。到去年期末考試,物理全學年第一,總成績排三十五名。我丈夫說,這孩子考大學是沒問題。真是大法開的智慧。我女婿也讚歎:真想不到,他要是考上大學了,我也學大法。

我修煉大法,親戚朋友都知道,我們家的一件件神奇的事他們也看到了,該做「三退」的都退了。我總告訴他們,遇事想大法,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心的念,保證有作用。

眾生相信大法,大法福報眾生。佛光普照,恩澤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