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強的兒媳婦落淚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我今年七十八歲了,曾是個苦命人。我父親是一個有才華的人,雙手寫字,雙手會使槍。二十八歲那年,父親只因參加過國民黨,家裏又是地主成份,就被共產黨拉出去槍斃了,可憐的父親,就這樣扔下母親和兩個女兒含冤而死。

我老伴老實,只知道幹活,家裏大小事都我操心,所以落下一身疾病,常年胸悶氣短、皮炎、嚴重眩暈症,每次犯病,睜不開眼,不敢動,都得打針輸液好幾天;還有尿道炎,每次犯病時像刀割一樣疼痛,眼淚嘩嘩流,有好幾次我都想到要不喝點藥死了算了。幸而遇到法輪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學法後我身體的病都不翼而飛,至今十八年了,我再也沒吃過一粒藥。這對於一個渾身是病的老人本身就是奇蹟。

我有五個兒女,三個兒子,兩個女兒,我的三個兒子挨個娶妻,因家裏條件不好,借了好多錢,本指望老大和媳婦打工幫家裏解決點困難,可大兒媳也是一個特要強的人,把錢看的也很重,因此我與大兒媳就有了矛盾,我是個得理不饒人的人,她也很強勢,我倆碰在一起那真是針尖對麥芒;大孫子出生後,因孫子開始是我帶的,我就認為他們理應回報於我。可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加之家庭瑣事,使的我們矛盾越來越大,我倆好長時間都誰也不理誰。一次因為孩子的事她對我破口大罵,我們娘倆差點動了手。

修煉法輪大法後,有一次一個同修和我交流一下我與兒媳的問題,而那時我還有很重的愛面子的心,覺的家醜不可外揚,還不願和同修說這個家裏的事。但是同修的耐心的交流終於去掉了我的顧慮和戒備及愛面子心,我向同修敞開心扉談了我和大兒媳的矛盾。同修鼓勵我要在法上修煉,鼓勵我化解與大兒媳的矛盾,讓我去和大兒媳道歉。

對於性格倔強要強的我來說,和大兒媳道歉的事簡直是太難了。回到家後,就和剛剛修煉的小兒子說了這事,小兒子說:「媽,你要是給我大嫂道歉你真是太高了,那你的心性不就提高上來了嗎?你的病也好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借兒子的口來點化我。但是我還是走不出給兒媳道歉那一步。

我在心裏衡量來衡量去的,很矛盾。終於,我下決心去和大兒媳道歉。我來到了大兒媳的家裏,大兒媳正在淘米,看我來了也不理我,我主動和她說話,她愛答不理的,我的思想又開始翻騰,說不出和兒媳道歉的話,我走到孫子的屋裏轉了一圈,心裏想:我來幹啥了?我不是給大兒媳道歉來了嗎?我這次要是不道歉,說不定以後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我一再的說服自己,給自己打氣。

我又走到大兒媳身邊,對她說:「要過年了,我是來給你道歉的,原來都是我不好。」兒媳的態度馬上變了,她說:「我們做兒女的也有錯。」說著,大兒媳的眼淚就掉下來了。我的眼淚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和兒媳的矛盾化解了,回到家裏,修煉的女兒回來了,聽我說了道歉的事,女兒也鼓勵我做的對,我的眼淚卻止不住的流。我如果不修煉法輪大法,我是做不到這一步的。

法輪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大法讓我心胸開闊,我從一個苦命的人成了幸運的人。對大法的感激之情我無以言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