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幸而走上幸運之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人生有很多幸運與不幸,而我是從不幸而走上幸運的人,是因為我得到了法輪大法

二十多歲,正是人生精力旺盛之時,而我卻得了心臟病,說話都沒有力氣,心口像有大石頭壓著,堵著。總感覺累,愛發脾氣,遇事好往壞處想,像自己這樣糟糕的身體,也不知道還能活幾年?正當我對人生失去信心時,是大法給了我對生命的希望。

在十七年的修煉歷程中使我脫胎換骨,重獲新生,使我知道了人為何來在世上。知道了,人沒有病的滋味兒,現在四十多歲了,活的充實,陽光而快樂。

一、大法化解了婆媳的恩怨

未修煉前,我跟婆婆的關係很不好,她看不上我,我也看不上她。婆婆有個毛病,吃完飯總是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摔,可能她自己沒感覺,可總是把我嚇一跳,我不說可心裏這個氣呀,看看就窩火,嚴重時我們曾打在一起,對面不說話,在心裏較勁。

我走入大法修煉後,知道了一切的苦難都是自己造成的,師父教我按真正的法理要求自己,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做事先考慮別人,去掉傷害別人的壞思想,善待他人,這樣自然許多矛盾就化解了,也就不愛生氣了,自己的身體也就越來越好。

後來婆婆得了腦出血,住了十三天院,我不記恨她,主動去醫院護理。是在重症監護室,需要二十四小時護理,她身上插了很多管子,總怕她亂動拔掉了。每天要擦臉洗腳擦身,接屎接尿,餵飯,半小時要翻一次身,護理沒有床位,只能在椅子上打盹。

為了省錢,我只吃一些粥和饅頭,有時半塊大豆腐就是一頓,很少吃菜的,我把自己當作煉功人,精心護理,心裏都不覺的苦,奇怪的是,我頭六天都不覺的睏,同病房的人,都以為是姑娘在伺候媽呢。閒下來時和護理的家屬們嘮,知道是兒媳婦時,都覺的驚訝,瞧咱這,哪有兒媳婦伺候婆婆,都是兒子女兒護理,還直幹仗不願伺候呢!瞧你真好!都羨慕婆婆有福氣。我就藉機告訴她們真相,告訴她們我是煉法輪功的,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

婆婆出院後,小姑很感動,就對她媽說,你有病住院時是嫂子護理你的,你知道嗎?婆婆點點頭答應著。看著婆婆,是既感動又慚愧的樣子,我笑了。我想我要不修大法,就我那糟糕的身體,別說黑天白天照顧人,就是一天啥活也不幹,讓我坐一天都坐不住。

後來,婆婆又犯了這個病,這次她不能自理了,而且總是好重複一句話,一個問題會一遍一遍的問,我跟哄小孩似的跟她一遍一遍的講,有時笑笑,而且告訴丈夫別說她,對她好點,人都有老的時候,丈夫也聽,有時被婆婆一遍一遍問煩的時候,他就跑的沒影了。

自從修煉以來,對婆婆沒有了怨,沒有了恨,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嚴格要求自己,關心體貼她,這樣的事例,說也說不完。這都是大法淨化了我的心靈,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化解了我們婆媳這段怨緣。

二、學好法 向內找

學好法才能走好修煉路,學好法才會向內找,才能救人。在被迫害的艱難日子裏,是《轉法輪》這本寶書,指導我經歷挫折和風波,走過了十七個春秋。

在被迫害的日子裏,邪惡時不時的就弄點事,村上或派出所到同修家騷擾,或恐嚇,或搜書,有的同修嚇的把書都藏起來了,弄的同修學不上法,真的上了邪惡的當,我把書也藏起來了,但我會把《轉法輪》留在身邊,因為不學法,心性守不住,不知如何修,路就走不好,矛盾也多,就更別提正念了,我就不斷學法,去人心,歸正自己。

後來我想,這麼好的寶書,我為甚麼不把它背下來呢?有的同修說快結束了,不趕趟了,我不這樣認識。我上學時就學習不好,哥哥總叫我豬腦子,媽媽也常在人前取笑我笨。但我想試試,就開始了背法,剛開始記不住,要重複好些遍才能背下來。我就白天背,晚上也背,丈夫看電視,聲音大,我就把腦袋上蒙個小被子。晚上睡覺時,拿個手電,在被窩裏背!

也真是神奇,背法還不耽誤通讀。在大約一年的時間裏,我終於背完了一遍《轉法輪》。這給我以後的修煉路打下了很好的基礎。這也證明了大法真的能開智,使人變聰明。在矛盾中使我更加清醒的向內找。

一次同修給我講了她的家庭矛盾。她老是看不上她丈夫的哥哥,一瞅他就來氣。在利益上也放不下,攪的她很苦惱,卻找不出心來。我一眼就看到了,就幫同修找執著,又怕傷害他,委婉的幫她找人心。

回家後,腦子裏老愛翻同修的不足。知道同修有小心眼、利益心、情、爭鬥心、私心等一大堆執著心,咋就找不著呢。有時還為同修著急。咋不向內找呢?法都學哪去了,使我靜不下來。當看了師父的講法:「你自己不在你的心上下功夫,你上外面去下功夫,去找別人的缺點,你怎麼能提高呢?別人都好了,你指出別人的缺點了,他修上去了,那你還是在這兒。所以我告訴大家,發生任何矛盾,心裏頭覺的不舒服的時候,你就要找自己的原因,保證原因就出在你這裏。」[1]我一下子悟到了,不是同修不好,實際上是我不好,凡事沒有偶然的。我也應該向內找,可我卻在找別人,原來是在執著別人的執著。他看別人不好,我看他不好,我和他有甚麼兩樣呢!原來是我有這些心,才讓我看到,暴露出自己的不足,沒有達到修煉人的狀態,用人理來衡量,還覺的佔理,可是用修煉的大法理來衡量就是錯的,覺的自己比別人好,真是慚愧。當我找到這些執著,就不斷的排斥它,發正念解體它,包容同修。

可惜這心沒去淨,偶爾還往出返。我就分清它不是我,包容同修,相信同修會做好的。這件事也針對我的這顆心來的。這是私,總想指導別人。告訴別人向內找,自己卻沒向內找,修煉人遇到的任何事都沒有偶然的,為甚麼讓我看到,肯定有我應該提高的因素在裏面。暴露自己的不足,謝謝師父的點悟,同時也該謝謝同修。

三、走出家庭魔難

看到很多同修處在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家庭魔難中,有的家庭干擾,有的經濟迫害,有的病業假相的,這些年中,我也一直在家庭關中苦苦掙扎,一直在名利情中層層去人的這層殼,也一直在與丈夫的怨恨、委屈、指責、不平等等人心中苦鬥。總覺的人生的不如意是丈夫的原因。學法時又明白是自己業力所致。就一直在明白與糊塗中,在放棄與索取中,在失與得中擺不明白自己的位置。

回想頭幾年,丈夫吃喝玩耍佔全了。回家喝的醉醺醺的,弄的滿屋子想吐的味道。一次,他晚上回家不順心,大半夜的就把家裏的照片翻出來,在床上用剪刀剪碎,然後在屋裏燒照片兒,我以為著火了呢!弄的滿屋子煙,我就像沒看到似的,不搭理他,要一說話就得打仗了,他張嘴總是罵罵咧咧的,沒好話,動不動伸手就打。一次,我們拌了兩句嘴,他把床掀翻了,上廚房,拿菜刀來砍我,我就求師父救我。好在身邊有把椅子,我舉起椅子擋住了,公婆聽到打罵聲過來攔住。原因是這段日子他在外面的女人跟別的男人好,他生氣,鬧心。晚上回家,把他以前做過的鳥槍拿出來,到處找子彈,還把刀也常拿出來擺弄,說要殺人砍人的,那段日子,他的眼睛都不正眼看人,總是瞇縫著咬牙切齒的,揚言要把他記恨的仇人殺了,還要殺那女人那男人,還要殺我,總像跟誰有仇似的,一臉殺氣。我修大法就聽師父的話,不跟他一般見識,有時也提心吊膽的,畢竟身邊睡這麼個人。

一次我在床上坐著發正念,他一進屋就拿起笤帚往我身上打,我不搭理他,他就把我從床上拽下去,把我的腿磕破了,我跟他辯理,他就藉著酒勁兒大打出手,我六歲的孩子嚇的直哭,撲通一聲,跪在他爸的面前,抱著他的腿,哭著喊著說:「爸,別打了!」那一刻我的眼淚唰一下就流下來了,才六、七歲的孩子呀,從哪兒學來的。公公聽到後過來氣的直打他,他媽也說,這孩子咋的啦?是不是中邪了?那時我不會找人心,只是一味的忍,不跟他計較,對他好,看他睡覺時,給他墊個枕頭,蓋個小被兒,希望大法弟子的善能感動他,每次痛苦壓抑心裏放不下的時候,就去找同修說說,同修說是我以前欠的業債,我想我欠了我就還吧,我就還得對他好。

那時沒有三天好日子過,把我魔的學不好法。有時心裏想,千年不遇的這麼個人讓我給攤上了,是我哪輩子造的業呀?有時心裏過不去時就覺的活夠了,真想一死了之,可又害怕給大法抹黑,別人不會說我家過不下去氣死的,而會說我煉功自殺的,有時還真覺的活也活不起,死也死不起,我常說我若不修大法,八十回都死過了,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是大法使我堅強起來,是師父幫我走過一關一難。

經過人生痛苦的掙扎,更堅定了我修煉的信心,我想人活的太苦了,那我就好好修吧,返回家園就不苦了,可是命運不會因為你想修了,魔難就少了。他不管家,我就撐起這個家,在公公的幫襯下,靠種家裏的七畝八分地維持生活,供孩子上學,地裏的活兒我都能幹了,平常節省點也就夠了,過幾年把欠公公的錢還上了,我有時間還能出去打打短工,這樣手裏也就寬綽點,丈夫掙錢自己用也不給我,我也不要。

誰知他又不幹了,把他一個人的地錢要去自己用。我想我是煉功人,不跟他計較,就給他了。誰知第二年他一粒種子沒買,把家裏的玉米賣掉,錢他收起來了不給我,說給我五百塊,最後這五百塊也沒撈著,心裏也翻騰,我要說吧,就得打仗,我想我是煉功人,沒有偶然的事,大概讓我去這利益之心呢,不能跟他鬥,我就在心裏一遍一遍背師父的法。有時也去心去的剜心透骨。

他不出去掙錢,還把著家裏的錢當家,在本地還有兩個小三兒,三年種三垧地也看不著錢,一提錢就幹仗,一次我跟他算賬,他一個月花了一萬元,沒錢就借,這些年別的沒攢下。債沒斷過,別看沒錢,一天啤酒、白酒、煙、吃的不斷。

債壓的我很累,所以心裏恨他。有時事不大,就能聯想到這,心裏不平委屈,積攢了很多不平。我學法去人心,也不知去了多少層,就像剝洋蔥皮似的。

我想他不給我錢我就自己去掙錢。去年六月,我在外面打工,親戚家的孩子結婚,他就打電話讓我回家,我就請了兩天假回家。回家沒吃飯就躺下了,他就躺在我身邊,趁我不注意,揮手打了我一拳,打的我滿眼金星,腦袋嗡嗡直響。我沒還手,也沒吱聲,心裏想聽師父的話,得忍,不怕。誰知他就又打一拳。打的我滿臉是血,噴的被褥,衣服上都是。我眼淚隨之而下。女兒看我被打成這樣,勸我跟他爸離婚,讓我上廚房拿菜刀殺她爸,女兒是很文靜孝順的孩子,竟然說這麼重的話。我告訴女兒,我是煉功人,師父教我做好人,打人罵人都會失德。我不怨他,也不恨他,打就打了吧,如果緣分盡了離婚也可以。這時,丈夫酒勁醒了,嘴裏支支吾吾的辯解,但也感到手足無措很後悔的樣子。

謝謝師父,是偉大的佛法改變了我。我真的做到不打人不罵人了,雖然身體受苦,心裏沒有了恨和怨的那一刻,真的感覺心裏很充實。當我把心放寬了,容量大了,覺的甚麼事都不是事了。心情也變的愉悅,語調也變的和氣了。環境也隨之改變了,丈夫也在變,臉上也有了笑容,說話也溫和多了。還跟我說他的脾氣不好也應該改改了,說以後再也不打人了。但還是有很多毛病,也許我真的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之時,他就不再有這些毛病了吧。

當我明白法理後,真的內心充滿了對他的感激,如果沒有他這些年給我製造的矛盾,我也看不到我這麼多不好的人心執著。每次出現矛盾後,我都在學法中,挖出很多不好的人心,抑制它,排斥它,解體它,用大法歸正自己。

通過看最近的師父講法,更覺的時間緊迫,覺的應該放下人心抓緊救人,提高心性歸正自己。去掉名利情爭鬥怨恨委屈等人心,修去自己不符合法的脾氣,性格,觀念,修去那些看似很小的心。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讓師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

總結我的整個修煉過程,就是在法中脫胎換骨的過程,在這裏真心的感謝師尊,讓弟子走向純淨與光明。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