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福澤我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二十年來,親身體驗著偉大的法輪佛法福澤著我這三口之家,使我這個修煉人在滾滾的紅塵中能安貧樂道,讓沒有修煉的丈夫、女兒在濁世中遇事能按真、善、忍做人。

一、我不滿的心在大法中溶掉了

二十多年前,我和丈夫處對像時,每次到婆家,我就和丈夫一起幫婆婆做可口的飯菜,飯後洗碗、掃地。公婆沒有女兒,只有三個兒子,看到我的孝順很高興,也認可我這個未過門的二兒媳,還寫信在親朋間誇獎我。

幾年後,原來的五口之家變成了十一口,公婆在對待三家的態度上有了分別心。

大伯哥一家在外地,每逢節假日及平時回來,公婆都要大家在一起吃飯。我們三口都是第一個回去,進門放下孩子,就進廚房,洗菜、切菜,炒菜、做飯,婆婆也指揮我幹這幹那的,時間久了,連我女兒都說,媽媽為啥咱們第一個回來?媽媽,為啥大娘和三嬸不做飯?看到婆婆對大伯哥既心疼又關懷,總是笑瞇瞇的,對小兒子更是關懷備至,我暗暗的忿忿不平。

可對我丈夫呢?因為我倆單位都不景氣,日子過得緊巴巴,丈夫也不肯外出打工,因為老大不在公婆身邊,他要承擔照顧父母的責任,每天給公婆去倒泔水、垃圾,冬天砸煤、倒煤灰等等。看到公婆對待丈夫的態度就沒有對那倆兒子親,背地裏替丈夫打抱不平,丈夫不買賬,還總是站在公婆的一邊和我吵吵。我倆都開不了工資,就想讓丈夫和公婆張口,可丈夫寧肯和朋友借也不肯叨擾公婆,那時我常說:當討吃的(乞丐)也不上你家門。

公婆有時接濟一點,可對我們這個捉襟見肘的家庭來說也是杯水車薪。丈夫對公婆的孝順在左鄰右舍中有口皆碑,可誰也不知道是以我們家庭的「幸福」做代價的。不滿的心、不平衡的心日積月累,背地裏就和丈夫罵公婆偏心眼、鐵公雞,戴有色眼鏡。

慢慢的自己浸泡在怨氣中不能自拔,身體出現了問題,晚上睡覺前眼睛流淚水,冰涼涼的淚水擦不完,胸口憋氣,有一個大氣團堵在胸口,吃飯時,下咽的飯食得從大氣團邊上擠過去,晚上睡覺被頭不敢挨著脖子,挨著脖子就像有人卡住脖子似的上不來氣。吵架了哭,氣團就到了嗓子眼兒,好幾天都難受,那時常和丈夫說我得喉癌死的話。那時沒錢看醫生,也怕吃藥,就這麼將就著。但婆家沒人知道我的內心想法和身體的情況,回婆家時還照常做那一切,可內心的不滿、埋怨與日俱增,折磨著我的身心。

一九九六年金秋十月,我幸運的走入了大法的修煉中。

李洪志師父在法中講「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1]、「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的幫他。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可以無條件的幫他,所以我們就可以為學員做很多事情。」[1]師父看到我佛性未泯,就管我了,給我淨化了身體,身體上的所有疾病都不藥而癒,不翼而飛,無病一身輕。慈悲的師父沒有要弟子一分錢,就因為弟子有顆向善的心,師父無條件的給了弟子一個健康的身體。

修煉後,我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也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所以對公婆的抱怨、不滿的心慢慢的在大法法理中熔掉了,在家人之間的利益上也能放下了。

後來公婆搬到樓房去住,賣掉舊房子的錢十二萬以及倆人積攢的十萬元都被小兒子買樓房、做買賣賠掉了,婆婆告訴我,這些都是婆婆自己辛辛苦苦攢的錢,還不住的說,賣房錢那是你們三家的等等,我聽了一點也沒動心,也沒有責怪婆婆,心裏很平靜,反而安慰婆婆。

丈夫聽說這件事時很生氣,因為婆婆攢的十萬元連丈夫都不知道,婆婆只和他小兒子說了。還是小叔子告訴丈夫的。看到丈夫生氣,我告訴他:你放心,我不會和他們爭,我是修大法的,師父要我們遇事為別人著想的。丈夫說:我知道你不會那樣做。

後來女兒上大學,婆婆每年都給女兒學費,我明白公婆的心思,她是用這種方法補償我們。

現在丈夫對公婆處理家中的一些事不滿意,背後指責時,我都會勸丈夫從公婆的角度想一想,想想他們的不容易,也找找做兒女的沒做好的地方,丈夫也就釋然了。這在沒修煉以前是不可能的,是大法改變了我,讓我的心胸變大,能容別人,為他人著想。

每逢年節,大伯哥一家回來,公婆依然招集大家吃飯團聚。我們一家三口仍然第一個回去,我照樣還是切菜、和麵、擀餃子皮、或者飯後洗碗掃地,所不同的是我的內心變的祥和、平靜,沒了先前的不滿、埋怨、忿忿不平。

每每這時,我內心充滿了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是大法讓我走出自私、狹隘,讓我的內心海闊天空,充滿光明。

二、女兒越來越善良

女兒從小就很善良,走路時我踩到了小草,她都會說,媽媽小草會疼。看動畫片小蜜蜂找不到家的時候,女兒會哭的滿臉是淚。

我得法後,女兒跟我背《洪吟》中的詩詞,每次回娘家,我姥姥(也是煉功人)都說女兒手心有法輪轉,所以女兒那時「發燒」都不用吃藥,我知道那是師父在給她清理身體。所以每次發燒感冒三天就好了。

非典時期,女兒發燒,領到她姨家和她姐姐連鄰居家的孩子一起學《轉法輪》,最後啥事也沒有。

女兒讀初中時,有一次幾天連續吃了一食品袋乾脆麵,身上起了紫癜,我每天讓女兒煉一套功法,學幾段《轉法輪》,也沒休息,一個星期後紅點基本褪去。

我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家的藥箱子從此消失,也給我們這本不富裕的家庭減少了經濟損失。

女兒從初中開始,幫我給校園送真相資料、花真相幣,買郵票信封、寄真相信等等,是我不可缺的小幫手。

隨著女兒的長大,與社會的接觸,大染缸的污染,女兒也會迷失自己,所以我時時提醒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事一定要為別人著想,學會包容,不要看重自己的想法,多與人溝通。女兒真的在努力做,實踐著「真、善、忍」。

女兒在大學三年和舍友相處的和睦;在和朋友、同學相處也能做到忍讓;在單位也能做到吃苦肯幹;在大庭廣眾面前面對辱罵時也能做到忍,「罵不還口」[3]。

那是一天傍晚,女兒騎電動車回家,正值高峰,馬路上擁擠堵塞,女兒被堵在路中兩腳叉地。這時一位婦女尋著縫隙穿插前行,猛地一下,她的車前轂轤插在女兒的腳蹬處卡住了,女兒始終沒動一下,這婦女立即無所顧忌的指責,罵聲不斷且難聽。面對突然發生的事,在眾目睽睽之下,女兒一下想到了大法,所以女兒沒有生氣、沒有還口、也沒有辯解,任由那婦女指責。在罵罵咧咧聲中婦女又向前擠去。一位男士看著不可理喻的婦女離去,對女兒說趕緊走吧。

聽著女兒述說著離家僅百米遠發生的卻未爆發的「一場糾紛」,在女兒想到大法的那一刻化解了。我內心不住的說著謝謝師父謝謝大法。我為女兒關鍵時刻想到大法法理而高興。為女兒能做到「難忍能忍」[1]而高興。

儘管獨生女特有的嬌氣還在女兒身上不時體現,但沐浴在大法修煉的家庭中,在大法的潤澤下,女兒變的越來越善良,可愛和讓人放心。

三、丈夫也受益頗多

丈夫在家排行老二,人敦厚實在,為人處世禮讓有加,對老人們也孝順,與大法也很有緣。

那是我修煉不久,一天早上,睡眼朦朧的丈夫爬起身來問我:你煉功呢?我說沒有。他說我聽到你煉功的音樂了,又豎起耳朵聽,說:就是就是。可我當時沒有煉功也沒放音樂,但我知道他聽見另外空間的音樂了。好多次他告訴我他聽到了另外空間的音樂聲。

丈夫做夢有時在廟宇或在廟宇上空飛過,或者用甚麼劍之類的斬妖除魔。還夢到他曾是唐代的一位落魄書生。我知道丈夫和大法有緣,師父也在用各種形式點化他,可他由於我遭受過邪黨的迫害,害怕邪黨一直沒能走入修煉。

我也經常和丈夫講大法教人做好人的道理,所以丈夫在生活中也不時要求自己按真、善、忍標準做人。因此他也受益頗多,身體肥胖但沒有毛病,原來有心臟偷停的毛病也好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裝進了心裏。

丈夫回家晚時,我去給他開門,故意問「誰」?「口令」?他都會鄭重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走路時看到被世人丟棄的真相資料丈夫經常往家撿,還和我一起出去貼真相粘貼。我們大雜院的衛生都是我和丈夫打掃,下雪時掃雪,下雨排巷裏的水。十幾年如一日。

二零零七年冬,我們一家三口每天吃過晚飯就在一起學《轉法輪》,沐浴在佛光中,其樂融融。那段時光真的快樂、充實、美妙。

在這個物慾橫流、笑貧不笑娼、到處充斥著黃賭毒的金錢社會,有大法法理的指導,我們沒有迷失自己、丟失做人的準則,依然保持著善良的本性,我們一家三口平安、健康、快樂、幸福,這一切皆受益於大法,是偉大的李洪志師父將法輪大法捧給了我們,魔難中呵護著我們,讓我們懂得了人生真諦──返本歸真。

願天下善良的人們,早日走出中共抹黑法輪佛法的欺世大謊的陰霾,了解法輪大法真相,擁有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