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中有序 但不是茫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最近看了一個視頻,講的是魔王利用各種各樣的方式方法引導人類忙起來,讓人忙的沒時間接觸正法、真相,以達到毀滅人類的目地。

比如讓人鑽進錢眼裏,想方設法去賺錢,一門心思去賺錢、存錢;用網絡中的各種東西,電影電視、遊戲、購物、聊天等誘惑人,讓人接受色情、暴力、現代敗壞倫理,喪失做人的道德基礎;為了讓人追求所謂高品質生活,培養甚麼高品味的興趣,愛好,廣交朋友,如,甚麼要住大房子,開豪華車,用高檔化妝品名牌衣服包裝自己,等等表面的東西。目地是盡可能多的佔有人的時間與精力,讓人類都忙起來,甚至處於忙的焦灼狀態,不能顧及或無暇顧及其它任何東西,包括聽聞佛法真理,真相,和傳統文化理念,使人一日千里往下敗壞,造業甚多,不相信真相,不講善良。所以大法弟子講真相有人根本不聽。

這是常人中的現狀。但是在我們修煉人中也多多少少出現了被這種現狀帶動了的不好狀態,影響了自身的修煉,也影響證實法與救度眾生。我們在學法中知道師父對救度眾生非常急,我上面談到的現狀,那是舊勢力往下拉人,不讓救那麼多人。那麼我們大法弟子也在這個現實環境中,也在舊勢力安排的這個亂世當中,不注意時也容易受到帶動,隨波逐流。

事實上已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有些學員做資料,不用明慧網提供的資料,好像明慧的資料沒有自己選的資料力度大,搞的自己很忙。我們都知道,明慧網這麼多年圍繞大陸大法弟子修煉、證實法、救人積累了豐富經驗,有很強的針對性,很專業的真相資料。大陸多年來受邪黨文化毒害,認為一下子把話說徹底,說到極致才解渴,痛快,也就把話說死了,只看結果,不重過程,只看一時,不管將來,事情剛一開始就直達結果才好呢,中間不用再做多好啊。

可是,這中間過程中,有多少是我們修煉的東西在裏呀,有多少救人的步驟需要我們去做、去鋪墊的啊!不是有人說了九張餅的故事嗎?這不缺了一大項嘛!這些事情忙完了後,沒達到目地,茫然中再從新做,浪費了自己大量時間、精力,還浪費了不少的資源,同時這一步一步往下散發到眾生手裏,浪費了這每一步散發的學員時間和精力,最後到眾生手裏不一定起到完全救人的作用。最重要的是對不起師尊以巨大承受所換來的時間啊。當然也不是說一點作用不起,但是不如明慧起的作用大。學員省吃儉用捐點錢做資料,這都是救命錢啊,做資料的學員一定要慎用,不能做完了成了糊塗事,忙完後成了茫然做事啊。

再有微信,我在一段時間也總喜歡看微信,一會就想看看誰誰發信息了,學著法想著:我一會看看有甚麼新消息。干擾著修煉。這種迷戀一種東西的行為就像喝酒上癮,這也是一種茫然狀態,不理智。

還有,一旦哪位學員出現某些「病業」,誰哪裏有點不舒服,實際並無大礙,就有人趕快去幫,甚至多叫其他人也去,一起切磋,學法。這裏沒有說同修之間不能互相幫助,本來修煉中人人會遇到魔難,相互幫助無可厚非。但是有的人病業並不嚴重,有些人自己也知道是執著心不放造成的,這樣別人就得放下手中證實法的事或原有計劃,拿出時間與精力去幫。有的當事人還說:「某某對我很關心,網上一有相關文章就趕快印出來拿給我。」本人的執著心不去,還牽扯別人的精力。救度眾生,師父急的不行,我們也不能在一些不大的事情上耽誤時間啊。甚至上午一幫人,下午又一幫,一週好幾幫人去幫一個人。舊勢力毀一個常人是毀了這個人及背後一個天體眾生,可大法弟子除了自己背後的生命群,多救一個人就多了一個天體的眾生啊。

有人被親情帶動,天天也是忙的不可開交。早晨得給家人做早點,然後送孩子去幼兒園的、看孩子的、送上學的;上午得買菜準備午飯;下午又要接回孩子,再準備晚飯。有的為親人照看生意。有的陪著親人,陪吃、陪看電視、陪打麻將、陪聊天,因為得「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我這裏也不是說不能做以上的事情,我希望我們同修都用正念看問題。

師父的法講到「將計就計」[1],本人理解,舊勢力在師父正法中安排了許多負面東西,這些安排中有的只有師父能動,我們作為大法弟子動不了,阻止不了,更不能消滅它,這種東西到時就出現、就發生。但是,當這些東西出現了,我們大法弟子──法粒子,從它一出現就都用大法中修出的正法理,通過我們的努力,把這件事一步一步轉化成正路的,轉化成有利於正法的方向發展,變成好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像武術對打,對方突然出拳打來,我們不能不接招,也不能硬碰硬,我們順勢來個順手牽羊,隨身一閃,讓他打空,或乾脆讓他狗啃地。就像邪黨欲阻止神韻演出,它給演出地的劇場及議員寫信打電話,不讓劇場上演,不讓那些議員來看節目。這件事情發生後,大法弟子當即行動起來,在各個方面講真相,揭露邪惡真面目,有舉行記者招待會的,有面對面講真相的,發郵件的,遊行的,多管齊下,最後劇場和議員們都了解了真相,覺的中共邪黨太邪惡了。結果不但劇場上演了神韻,那些議員們不僅自己來看神韻節目,還把家人親戚朋友都叫了來,並且出現劇場爆滿一票難求的局面。師父說:「我過去也講過,中共邪黨它不幹甚麼它自己還少點事,特別是它一對大法弟子幹甚麼壞事就成為它自己的醜事、敗事,同時成為幫助大法弟子成事結局。」[2]

表面看邪惡不讓上演,又不叫人來看,我們如果被它嚇住,甚麼也不做了,那不中邪惡的奸計嗎?有同修說師父的法就是天象,有人把舊勢力看的過重,每遇到點甚麼事都「別被舊勢力鑽空子」,「舊勢力在虎視眈眈啊」,嚇的不敢動,被舊勢力束縛住。當然我這裏並沒有說那種不在法上大大咧咧,做甚麼都不管不顧的,不是這個意思。就是說這種害怕舊勢力而被束縛住的狀態顯的很無奈,是不是很茫然,是一種忙無頭緒呢?它就讓你忙於邪惡的淫威下無所事事而拔不出來。

上面說了一大通,就是建議我們更多學員在各自的位置上,在各自證實法的項目上能多用心思索一下,有沒有那種「被忙」的狀態,或者只限於目前這點成績即滿足了,我們通過不斷學法,在助師正法的效率上和效果上,是不是再多用用心,改進一下,更上一層樓?這裏只借明慧這個平台和大家切磋,沒有抱怨,更沒有指責,不當的觀點有望慈悲指正。如果能從內心認識師父對救人的急切心情,就達到本文的目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