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使我變的越來越平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四日】我在三十幾歲的時候,就有個願望,一心想要煉個功法,拜個師父。可當時社會上傳的功法很多,但好像不是我要煉的那個功。最後還是練了兩年多的別的氣功,到一九九四年,我居住的赤城開始傳法輪功,我們二十幾位練其它的都轉煉法輪功。

我們開始學的時候是聽錄音,聽師父講的每節課中,都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無論是社會上,單位裏或是家庭中,都是要為別人著想,遇到矛盾要忍讓,在利益面前不爭不鬥,講隨其自然。大法的法理使我真正明白了,這就是我要拜的師父,我要煉的功。師父說只要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師父就承認是弟子,我下定決心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個好人。

我練別的功丈夫不管,我說要煉法輪功丈夫也支持,可我真正要煉的時候,他就跟我生氣,打我罵我。以前我和丈夫也經常打架,那時我可絲毫不讓他,就是打不過他,心裏也恨他,因為丈夫脾氣不好,動不動就發火,他火上來了,我更不會退讓,鬧的我們家庭很不消停。

可我想現在我修大法了,就不能像以前那樣對待丈夫了,從法中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恩恩怨怨都是前生前世欠下的,雖然法理明白,但遇事心裏還是有點兒委屈,雖然知道煉功人應該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可心裏還一下子放不下。真是走下坡路容易,走上坡路難呀,我經常是含淚而忍。

隨著慢慢的修煉,我的心態也平穩了,丈夫對我不好的時候,我能站在他的角度想問題,誰都有不高興的時候,誰都有不順心的事,我必須用善心來對待一切事情。我做好了,丈夫也逐漸改變了,他也支持我煉功了,我和丈夫那邊的親戚都能和睦相處了,不像以前那樣勾心鬥角了。隨著我的心態的轉變,我身體上以前有病的地方,都恢復了正常。

我在服務行業上班,一次在機關打掃衛生,我在客房裏發現一個男人戴的大金戒指,我想我是煉功人,不能貪圖錢財,我把戒指交給領導(因房間的客人已退房走了),領導懷疑這麼大個戒指是不是真的,拿到銀行一驗是真的。我想丟戒指的人發現戒指沒了該多著急呀,我得馬上到登記部查姓名、地址,和領導一起努力,千方百計的找到了失主。失主是外地人,他很受感動,還給單位送了一面錦旗。記者知道後來採訪我,我告訴記者,我是煉法輪功的,是師父教我這樣做的,否則我不會這樣做的。

我在酒店打工時,碰上了多年不見的A同修,她說她已入了佛教,身體很不好,又得了糖尿病。 我當時就說你還是學大法吧!身體狀況會好起來的,從那以後,一有時間我就去找她,每次找她就是學法,不知去了多少次,還有別的同修找她,我知道只有師父法才能破除她的心結,師父,是不願落下一個弟子。我悟到,師父的心願就是弟子的責任,也是我的誓約,在師父的加持下,A同修回到助師正法的行列中。

B同修是我上班的同事,迫害前她放棄了修煉。只要我見到她就和她講真相,後來她表態想修煉,我就給她請大法的書,在剛走回修煉中時,她受另外空間干擾很大,出現了不正常的狀態,當時家裏人很不理解,罵我不讓我去找B同修,還找到我家門說些不好聽的話,當時我的心也不穩,有的同修也勸我別找她了,怕她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影響,但我一直沒有放棄找回她的念頭,我找來同修在家中給她發正念,師父加持著弟子的正念,在師父的保護下,B同修現在不僅融入了正法修煉,坐輪椅的丈夫也開始修煉了。

通過上述幾個找回同修的例子,對我其實是修煉、昇華、去常人心的過程,也是信師信法的過程,原來我的怕心、急躁心、怨恨心、歡喜心、怕麻煩的心很重,現在磨煉的明顯的越來越淡,也體會到遇到矛盾向內找的美妙,當然做的不足地方還很多,但我有信心彌補不足。和同修要配合的更好,做一個讓師父少操心的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