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等待大法洪傳的這一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三日】我讀研究生期間,偶然看到導師桌子上放著神韻光碟,就拿回家看。結果看到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舞劇時,我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自己也覺的奇怪,不知道為甚麼這個節目這麼打動我。現在想想,可能是當時就得救了。

我是在二零一五年中國新年前正式修煉大法的。那一年我讀了很多佛教書籍,當時非常喜歡那些書籍裏論述的道理,甚至覺的自己將來會出家,皈依佛門。有一天我在宿舍裏自言自語:「佛法才是徹悟宇宙人生的終極智慧,我今生一定要追尋佛法。」(現在回想起來,這個想法中有利用佛法追求人生真諦的執著心,但同時也是佛性出來的表現。)

這個念頭出來不到兩個星期,我在用翻牆軟件看大法真相節目的過程中,打開了師父的廣州講法。那種震撼心靈的激動感無以言表,我覺的師父的每一句話都是專門對我而講的,每一講都不斷的在解開我人生中的所有困惑,而且還經常感覺到一陣電麻感通遍全身。我連續幾天看完了九講,看完以後,我覺的人生中簡直沒有任何疑惑了,我非常明確的知道自己走上了真正的修煉大法之路。

一、過關

我第一次過病業關時,突然出現嚴重的風寒嘔吐症狀,吐的死去活來,第二天又增加了眩暈,虛弱到沒法上醫院。我當時正念不足,就想用常人的手段緩解痛苦,於是喝了一碗中藥,結果半點好轉都沒有。這時我的思想才堅定了下來──我就是在消業,不需要治病。於是我在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著念著就睡著了,一個小時後醒來,剛才還極其嚴重的病症不翼而飛,正常的好像甚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我最近一次過病業關,出現了嚴重的鼻炎症狀,不停的打噴嚏,流眼淚,非常痛苦,而且嚴重影響我的工作。但是在痛苦的消業過程中,我不斷的用正念對待病業現象,儘量做到不承認它是病。漸漸的,這次病業成了我提高心性的跳板,我真的從中認識到:強大的主意識是可以超越肉身的痛苦的,真正的自己是不被束縛在這肉身之中的。雖然我會感受到消業時肉身的痛苦,但是如果我的主意識清醒,正念強大,這痛苦就帶動不了真正的我。

二、講真相

我給世人講大法真相時,經常看到他們一聽真相,表情突然變的很認真,眼睛裏流露出一種在聆聽一個重大事件的神態。我經常在心裏默默的想:「這真的是他們內心中一直等待的東西啊!」

舉個例子。最近我看到《細語人生》節目中,有個病人的眩暈症跟我媽很相似,於是就讓我媽看了那集節目,並借此機會給她講清了真相。我講到法輪功被鎮壓的真正原因是江澤民嫉妒法輪功洪傳;講到天安門自焚偽案;講到我自己修煉受益的經歷……我媽突然瞪大了眼睛,身體坐的筆直,一句話都不說,靜靜的聽我講,我從來沒有見過她這麼認真的樣子。

媽媽還表示願意學五套功法,結果神奇的事情立刻發生了。第一遍做「彌勒伸腰」[1]這個動作時,她告訴我:「我這個右手出問題了,抬不起來,一抬起來就疼。已經很長時間了,我準備去住院。」我說:「那就不要勉強,慢慢來。」結果她做第二遍時,手就很自然的抻上去了,過了幾秒鐘她才意識到:「啊!我的手能抬起來了!它怎麼突然抬起來啦呢?!」我不覺的奇怪,只是告訴她:「法輪功很神奇的,你不用擔心自己的病,我們繼續學功。」結果第一天學完功,媽媽的手就完全恢復正常了。她反覆感嘆:「太神奇了!真是太神奇了!怎麼就好了呢?!」後來她還每天聽師父的廣州講法。

原本我跟媽媽的關係很不好,有許多埋怨對方的心結解不開。但自從我給她講完大法真相,並幫她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我們之間的恩怨彷彿在一瞬之間煙消雲散了。我經常感覺到:我們來世成為親人,真的就是為了等待大法洪傳的這一天。

最近,我才漸漸突破了講真相的心理障礙,經常給遇到的人講,前幾天在我的陽台上開出了五朵優曇婆羅花。

現在,我不想管時間還有多久,只想正念強大的走下去,多救人,盡可能好的完成使命,兌現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