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師父的弟子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我今年五十九歲,是二零一四年七月得法的新學員。在得法這段時間裏,因學法修煉後身心的巨大變化、家族親人的特大變化實在令我感動。所以我想把心中的感想寫出來以示向偉大的師尊表示感恩!

我從小就是個體弱多病身,經常頭痛頭暈、美尼爾氏綜合症常伴在身,除了能稍微照顧弟妹、做一點輕微的家務活外就只能看著因家庭重負帶病操勞的父母親而暗自內疚、傷心。

我長大成人了,工作了,抱著姑娘們都有的對生活的憧憬、對未來的美好夢想結了婚,成了家。但是,現實生活往往是殘酷無情的,丈夫本性是個好吃懶做、整天在外吃喝玩樂不顧家庭、沒有責任感的人,婚後沒有好日子過。兒子出生患有先天性低智,在傷心憂鬱中我的身體又增添了心臟病、關節炎、肩周炎,更惱人的是還患了鄂骨齒合病,嘴不能張大,平時吃飯都受影響,苦不堪言。接踵而至我又得了乳腺癌,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這日子不知怎樣撐下去。

在我癌症治療期間只有母親來照顧我們母子,丈夫還是事不關己的任憑我們艱難度日,後來得知他在外面有第三者。這使我絕望到了極點。在痛定思痛後,我決定與丈夫離婚。為了病兒有娘親的照顧,在癌症延續後期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命運也讓我遇到了現在的丈夫,他對我的同情,他心地和善、耐勞,讓我愁苦的心靈有了依傍,尤為可貴的是他願意與我共同給弱智的兒子一個避風港。我在心裏很感激他。

由於多病集於一身,我的工作很難堅持,斷斷續續,輾轉找到一份營業員工作,是要站全天的,雖然工作能勝任,老闆也很滿意,可是沒多久,站不動了,老闆照顧我做半天,可身體還是不行,只能辭了,心裏很苦惱。

二零一四年,一次在丈夫的哥姐家聚會時,他的小姐姐拿出一張二零一四年的神韻光盤放給大家看,我本來身體差,那天身體很不舒服,頭很痛,為了不破壞氣氛,勉強忍著和大家一起看,看著看著,心思就跟著進入到神韻的節目中。不知不覺我的頭不痛了,身體也舒服了,我就跟小姐姐說:「這麼好的節目,你們師父這麼偉大,我也可以參加嗎?」就這樣,我走進了大法的修煉中。

學《轉法輪》,沒有書,她的同修送上了一本手抄本《轉法輪》。這是一位修煉後摘掉了老花眼鏡的八十歲同修抄的第九本《轉法輪》。再有送Mp4學師父其他講法及教功帶。我很感動,下決心好好學煉法輪功。

我在修煉大法兩個星期後,感到身體輕鬆、舒暢,嘴裏的鄂骨、牙齒響動像在搬家整頓,慢慢的嘴能張大了,吃飯也方便了,心臟脈動也趨正常,也沒有其它小病的困擾了。正巧原先銷售服裝的老闆急著找人,碰見我就再三懇請我,我就又上班去了,開始我只想做半天試試看,兩個星期後,覺的能行,就試著做全天,並且感覺很輕鬆。家裏人看我煉功後身體能有這樣奇妙的變化,都非常高興,支持我,也都相信大法。

我帶著弱智的兒子一起讀《轉法輪》,並且叫他學抄《轉法輪》,他現在身體很好,以前他經常要發脾氣動手打人,現在在外能忍別人對他的欺侮而不還手。他懂得了要做個好人,能得到大法的保護。

我母親的身體一直極差,由於腰椎病,常年臥床,同時又有淋巴腫瘤等好幾種嚴重致命的病,在病魔中她無奈的苦熬著過日子。自從我得法後給她講了許多大法的好,也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母親是文盲,就讓她聽師父廣州講法。母親非常非常的虔誠,整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幾天後,母親的淋巴腫瘤不見了,一星期後她便了許多膿血。她說:我不怕,師父在管我了。接著,她能起床了,過了幾天,能下地走路了,她這個高興呀,把弟弟妹妹們樂的,全家人都不忘叩拜師父的大恩!

母親能起床活動並能幫助做些家務,在她身上的其它病也奇蹟般的漸漸好了,她還在老姐妹中經常訴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並且也教她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夠健康保平安。我弟弟妹妹全家都相信大法,並且都做了「三退」。他們的生命也得救了。

我修煉後在心性上也經受著過關:丈夫在二零一五年被查出腸癌,前後做了兩次手術都比較順利,在手術後讓他聽師父講法,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度過了很危險的術後難關。他也很相信大法,他還通過自己的經歷幫助朋友認識了大法的美好,使這位朋友也要學大法,他還幫助做了師父講法的mp3,給她送去教功帶。

還有一件有關錢財的事。早先朋友做生意借款,他們願用房子作抵押,幾年來無法還款,又不肯以原先條約了結,我們只能起訴法院。由於現在人們都心知肚明的行事潛規則,故在律師稱病有意迴避期間法官匆忙作了非常滑稽的宣判:原本正方的我們反倒成了負方。無奈我們要求進行第二審,由於前局的定論,第二審的結局只能讓我們收回本金。與原來設想的相差太大太大,這可不是一筆小數,很難讓我們接受。

經過一番心性上的衝撞。我多多學法,當學到師父說:「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1]

我覺的這話是師父在看我是不是真修?我也找到這是嚴重的利益之心,應該放下這執著心,這也是師父在幫我提高心性。我一定要過好這一關。我和丈夫互相點悟提高,決定放棄再上訴,我們只要大法,我們有師父法身保護,在這人世間,能過日子就行了。

我在同事、朋友中也用我自己的親身體會傳頌大法真善忍的美好,大法師父的偉大。也使一些人「三退」了。我感謝師父能接受我這個弟子,我一定要真正實修,千萬不能錯過這千古、萬古難得的機緣。

弟子向師尊深深叩拜!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