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給我《轉法輪》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報導)來自伊朗的Elham Heidarzadeh 今年四十三歲,三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在多倫多Seneca學院讀會計專業。二零一七年新年之際,朋友給了她一個有關法輪功義務教功的信息,是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社區中心Stan Wadlow Clubhouse 舉辦的免費教功和集體煉功,從一月七日至三月初,每週六的下午一點至三點。她一看就在家附近,非常激動,於是在自己修煉了好幾年後,Elham第一次參加了集體煉功。

'圖1:三年前從伊朗移民多倫多的Elham
圖:三年前從伊朗移民多倫多的Elham Heidarzadeh(左)在社區參加集體煉功時跟法輪功學員合影。

Elham帶著感恩的心情敘述了她結緣法輪功的故事。

十幾年前才三十歲出頭的Elham得了癌症,躺在床上過了三年,「我一直不明白為甚麼這麼不公平,我這麼年輕就在等死?我祈求上天告訴我,然後我再死。在二零零八年突然有一天我在網上發現了一本名叫《轉法輪》的書,我就下載了,不知為甚麼我當時沒讀,過了一年後(二零零九年),我終於翻開了,很神奇,只讀了第一段,我就覺得把我所有的問題都回答了。我覺得我太幸運了。」

「開始我不知道將會發生甚麼,只知道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這本書拯救了我的靈魂(saved my soul) !」她說。

「然後我開始在網上學煉五套功法,那音樂一響,我就感覺那功法的動作太優美了(beautiful movement!)。」因為長期臥床,開始她只能一次學一點點,「我一點點地學,一點點地煉,開始很難,一週一次,兩次……慢慢地我學會了全套,三個月後,我可以起床了,可以走路了,可以做家務了,可以上街買東西了。」

「記得有一次,當時才二歲的兒子跑到我的房間裏來,我當時在閱讀《轉法輪》,他指著第一頁的師父法像,然後又指著我的肚子說:‘媽媽,他給了你一個黃色的球(yellow ball),我也想要一個。」當他翻到第二頁的法輪圖形,他說就是這個球。當時我只覺得他是童言童語,只叫他出去玩,不要影響我讀書。後來才明白是他的天目看到了師父給我下的法輪。」

「然後我更有信心煉下去了,我堅持每天讀法輪功書籍,一點一點增加煉功時間,多難都堅持完成五套功法。七個月後,我到醫院去檢查,我完全好了,整個就是一個健康的人了。我告訴所有的醫生和護士,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他們都說太神奇了。」

「獲得新生後,我整個人都變了,我的好事也一樁一樁跟著到來,三年前我們全家順利地移民了加拿大,我一直在找煉功點,現在終於遇到了在我們家附近的這次活動,我真的太感謝師父了。」

「這裏的能量場很強」

Elham 說:「我參加了這次的學習班和集體煉功後,明白了很多我之前自學時無法明白的道理。教功的法輪功學員都很耐心地跟我分享和交流,我還感受到了這裏的能量場很強。對於甚麼是修煉,甚麼是排除干擾、堅定信念,甚麼是法輪功真相,我有了更多的認識。」

「記得有一天參加集體煉功時,突然肚子劇烈地痛了起來,我堅持著,沒有停下來。我對自己說:我已經是法輪功學員了,誰都不能阻止我煉功,接著我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不停地念著,念著,這時我聽到了一個聲音對我說:‘Well done!Well done!’(做得好!做得好!),我還以為誰跟我說話呢,睜開眼看,個個都在閉著眼睛煉功,我意識到了是師父在鼓勵我。我就更有信心了,我堅持著,不到十五分鐘,我的疼痛全消失了。我做到了!」

「自從那次的經歷後,我現在遇到關難的時候,我都會在心裏默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Elham說。

她還說,這也讓她想起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我們的煉功場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練功場都好,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

「我真的感受到了,」 Elham說。

「我會珍惜這個機緣」

Elham說:「當我知道這個功法這麼好時,我曾經埋怨過為甚麼沒有人早點告訴我,為甚麼我這麼遲才得到。但我現在不這麼想了,我覺得我能得到就是我的萬幸,我只有抓緊時間修煉,我會珍惜這個機緣。」

她說:「我會用我的故事在學院裏給同學和老師們講法輪功真相,我們學校很多中國來的留學生,他們受中共謊言的欺騙很嚴重,對法輪功有誤解。我常舉我的例子來反駁他們說我們師父‘斂財’,我說我就是法輪功學員,我們師父給了我一個新的生命,但沒要過我一分錢!我用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他們甚麼是真相,甚麼是謊言,希望他們不要再相信中共的謊言了,很多同學都開始慢慢接受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