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難自理 煉功第二天騎車買菜、做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一九九八年五月的一天,恍惚間,從我內心深處發出了「我要返本歸真」的聲音。當時我愣了一下,也不知道這句話是從哪裏來的,是啥意思?還以為是在做夢。不久,兒女們發現了本地有煉法輪功的,聽說煉功能祛病健身,他們也主張我去煉。家人就用摩托車推的推、扶的扶,把我送到了煉功點,因為當時我自己走路困難,四肢不聽使喚。

我從記事起就沒得過好,三歲時得了眼病,左眼視力0.4、右眼0.5,眼整天模模糊糊的,走路都看不清,嚴重時眼皮腫的睜不開眼,天天點眼藥,也不起多大作用。上小學時,坐在第一排桌也看不清黑板上的字,沒上多長時間,就退學了。以後的日子就是到處治眼病,也沒徹底治好,只好借助眼鏡生活。我還得了嚴重的心臟病、冠狀動脈供血不足、腦血管痙攣、腎炎、骨質增生、胃病、婦科病等等。那個時候,我走路出氣發憋,上氣不接下氣,渾身浮腫。有時臉腫的是哭、是笑都看不出來,腳腫的連鞋都穿不上。由於常年有病,導致我脾氣不好,經常發脾氣。

我常年在附近各大醫院輪番住院,在醫院住的時間比在家呆的時間都多。醫院對我的病都無能為力,讓我回家養著。言外之意,不給治了,回家捱時間。我不死心,求生的慾望支撐著我來到了天津254部隊醫院。誰知我到了醫院,從二級護理轉為一級護理。醫生一動也不讓我動,大小便都在床上,渾身腫的像麵包,血壓高達240。我害怕了,怕死在醫院裏。再說我也付不起那高額的一級護理費。我強烈要求出院了。這次我徹底的死心了,再也不治了,活多會兒算多會兒吧。

就在我到了煉功點的當天,神奇的事就發生了。學完功後,我自己就能扶著牆走回了家;第二天就能騎自行車上街買菜,回家還給家人做熟了飯。孩子們回家後,都覺的奇怪:媽居然能騎車買菜、做飯了。

從那天起,我扔掉了多年的「藥簍子」的外號,全身的疾病不治而癒。我的雙眼看到了多年看不清的清澈的藍天,太豁亮了。我這才明白「我要返本歸真」的聲音,是發自我生命的微觀,是修煉的機緣到了。

經過十八年的修煉,現在的我,七十多歲了,耳不聾、眼不花,看書不用戴鏡子了,小字兒也看的清清楚楚的。幹一天活人也不覺的累,身體越來越棒。凡是以前認識我的人見到我後,都說我像變了個人似的。我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在十幾年的修煉中,我也曾出現過多次過關過難的事情,我都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闖了過來。現僅舉一例:有一天晚上,出現了尿血症狀,整宿沒怎麼睡覺。上半夜光想尿,尿不出來,小肚子疼,憋的難受,到了下半夜,就一次接一次的尿。因為是晚上不知是尿還是血,到了早上一看,整整一痰盂黑紅的血。倒尿時,痰盂底部有厚厚的一層倒不出去。仔細一看沉澱物裏面還有大小不等的小粒粒,大的像高粱粒,小的像小米粒。我也沒跟家人說,因為沒有不適的感覺。就悟到,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起床後,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當時公公正在我家,中午,我還給家人做了一頓美味的午餐。後來,和一位熟悉的醫生談起此事,她很驚訝,認為那是瘤子流出來了,覺的不可思議。可是像這類事情我經歷的很多,因篇幅有限,僅舉其中這一例吧。

修煉了十八年了,我不知在這十八年當中,我師父為我付出了怎樣的心血。我經常感慨:法輪大法太神奇了,師父太偉大、太慈悲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