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之行緣歸大法 隨師修煉一心一意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二零零八年,我和老伴去北美探親,主要是想幫兒子、兒媳帶帶剛出生的孩子。孩子出生了,作為帶孩子主力的老伴兒腰背痛的老毛病又犯了,連上下床都很費勁,根本帶不了孩子。

一、北美之行的奇緣

以前我們也練過幾種氣功,可是這次怎麼練也不見效果;我們還會打太極拳,現在怎麼打也活動不開。走吧,我們剛來,該幫的忙,還沒幫上;不走吧,還真不知往下怎麼發展。在國外看病,沒有醫療保險費用很高,這且不說,問題是怎麼查也查不出原因來,只是不斷地讓你觀察、觀察。

好在西方的信息暢通,沒有中共封鎖。我們在《大紀元時報》上看到過許多法輪功學員煉功顯奇效的文章,便決定試一試。到網上去一查,很快就找到了法輪大法明慧網。網上不但有教功的視頻,有浩如煙海的修煉體會文章,還有李洪志老師的全部著作,而且都是免費的。以前我們參加的那個氣功學習班,每次都要交六十元錢,還不把功法全部教給你。目地是每年辦一次班,每年讓你交一次費。李洪志老師的全部功法教學視頻和全部著作都公布在網上,誰都可以隨時查閱和免費下載。至此,中共污衊李洪志老師利用法輪功斂財的謊言不攻自破。哪有免費「斂財」的呢?!

法輪功的五套功法,動作都不複雜。老伴兒開始對照著視頻比劃,儘管動作還不是很標準,但效果卻很明顯。大概煉到第三、四天上,老伴兒忽然說:「這個功法好!」我問怎麼個好法,她說:原來(身體)像被五花大綁,哪都較著勁,動彈不得。煉著煉著忽然覺的好像有人把捆我繩子的扣一下給解開了,腰背立刻鬆快了。於是,我也跟著視頻煉起來。打那以後,我常犯的上火、感冒、鼻炎、咽炎、頸椎病、便秘等毛病也都不翼而飛了。我們萬萬沒有想到,在各種老年病開始紛紛找上身的花甲之年,又能體會到了青壯年時期無病一身輕的美好感覺。

當然,這一切也都不是一帆風順的。我們也遇到過很多疑難問題,特別是出現一些神奇的反應時,感到不可思議,我們便到中國城找華人老學員請教。他們一再囑咐我們要多看書,特別是要反覆讀《轉法輪》這本書,無論你遇到甚麼樣的問題,都能從這本書中找到答案。

通過讀書,我們知道法輪功不是來治病的,而是指導我們修煉的。經過艱苦的修煉,去掉身上一切不好的東西,從而使人的本性得到昇華。修煉的第一步是淨化身體,經過老師的調理,有些病一下就沒了,有些病則要經過多次的反覆,這些都是師父給做的。儘管我們看不到師父,但只要真心修煉,你就會感覺到師父隨時都在你身邊,隨時都在看護著你,考驗著你。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剛剛煉功時,經常出現臉上癢的現象。有時明顯感到是一隻大蚊子落在臉頰上,不停地在臉上爬來爬去。大冬天哪來的蚊子呀?睜眼一看,啥也沒有。用手一摸,感覺沒了。通過讀《轉法輪》才悟到這是在考驗學員的忍耐力。再怎麼癢也得忍著,一會兒就過去了。當然這是最初級最簡單的忍,修煉就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這方面的考驗更是頻繁出現。

二、隨師修煉 一心一意

我們回到國內女兒家。我在菜市場買菜時,幾次遇到攤主多找給錢的現象,我都主動還給了攤主;老伴兒去銀行取錢,經過機點、手點,銀行還是多給了一百元。老伴兒到家經過反複查點確定無疑後,在銀行即將關門時硬敲開門把錢還給了多付錢的營業員。這事要發生在我們修煉以前,我們是不會主動這樣去做的:是你主動給的,又不是我們拿的。修煉後就不這樣認識了:人生的本質就是來還欠下的業債的,修煉就是在師父的幫助下主動還債。舊債未還完,怎麼能再欠新債呢!遺憾的是當事人感謝我們時,我們都習慣性的客氣幾句,而沒有順勢和當事人講一講法輪功的真相,至少也應該告訴他們:是我們的師父讓我們這樣做的,要感謝應該感謝我們的師父。現在想起來,那時的心性還是不高哇!怕心很重。

常人的身體遇到麻煩事,首先想到的是醫院,是醫生;修煉人的身體遇到麻煩事,首先想到的應該是大法,是師父。既然已下定決心跟師父修煉,而且又實實在在感覺到師父在管著你,那就應該全心全意的信師信法,而不能「腳踩兩隻船」,三心二意。

老伴兒年輕時得過風濕性關節炎,雖然已經好了多年,但這次煉功又把「陳年老賬」給翻出來了,不但疼還行走不便。老伴兒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清理身體,自己要有所承擔,因此便也沒有聲張。疼了兩天還沒見好,第三天又要跟兒媳帶孩子去打預防針,心想這下瞞不住了,(孩子)又得吵著叫去醫院。當時我正在看一篇同修的修煉體會:在遇到業力干擾時默念師父的一段話:「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1]我立即找紙條寫下這句話,送給正在樓下等兒媳的老伴兒。老伴兒拿過去很認真地念了一遍,便裝在兜裏,這時兒媳也下來了。我目睹她們出了大門。

她們回來時,我問老伴兒怎麼樣。老伴兒說:「真稀奇了!我的腿往大門外一邁的時候,大腿立刻就不疼了。一點兒也不疼了,就像沒疼過一樣。」我也感到很吃驚並暗讚大法的神奇,不住地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這更讓我們堅定了無論如何都要修下去的決心和信心。

三、親歷大法神奇

早在我們走進大法的四、五年前,在一次親友的聚會上,我們曾談到過法輪功的話題。我說我練過好幾種氣功,讀過很多氣功書,還沒有聽說練功練到最後需要自焚、自殺的,都是要求守弱,不要爭鬥,不要殺生,要遵紀守法等等。要是練到最後都得自殺,我相信半個人練的也沒有,誰那麼傻呀!看我們對法輪功沒有敵意,並不認同電視台「連軸轉」的宣傳(這是媒體製造謊言的看家本事,凡是「連軸轉」的宣傳鐵定是謊言。)一位親戚私下給了老伴兒一個「護身符」,並囑咐遇到麻煩事要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就能逢凶化吉。我們收下了,記住了,但並沒有拿它真當回事兒,遇到問題也沒試驗過。因為這完全超出了我們當時的知識範圍。念這幾個字就能解決問題?這不是神話傳說嗎?走進大法修煉後,我們經歷的樁樁件件,則徹底顛覆了我們的「傳統觀念」。

一次,我在給孩子炸饅頭幹時,不慎把無名指的指肚也伸進了燒熱的油裏,立刻把指肚炸白了。當時立刻想到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雖然也疼,但不是很厲害。一邊默念著,一邊繼續幹活。心想白天沒怎麼疼,晚上睡覺時該疼了吧?十指連心啊!結果到晚上,就把這事忘了,根本沒想起來。甚麼時候不疼的,我也不知道。第二天忙著收拾東西,準備回家過年。忙忙活活一整天也沒想起這件事,說明第二天也沒有任何疼痛的感覺。第三天早晨坐在了火車上,忽然想起熱油炸手指肚的事,趕緊看看吧。結果被炸成白色的無名指肚甚麼痕跡也沒有,依然紅紅潤潤和其它指肚一模一樣。捏一捏,也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我趕緊讓老伴兒也看。我們再次為大法的神奇而感到震撼。直到一星期後,我在洗澡時忽然感覺被炸的手指肚有點異樣,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張手指肚大小的白皮剛剛脫落,還有一點點連在手指上。

還有一次更驚險。廚房洗菜池上方的鋁合金吊櫥門被老伴兒打開了,我沒注意到,為了拿一個東西急速的從水池前側身而過,那個鋁合金門尖銳的稜角正好從我的頭頂橫著劃過,頓時血流如注。我用手一捂,鮮血立刻染紅了我的胳膊,整個洗菜池底部都是紅的。老伴兒迅速拿衛生紙一把一把地往我頭上捂,我一把一把地把染紅的衛生紙往垃圾桶裏扔。我倆誰都沒說話,都在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約過了三、四分鐘,我發現頭上的衛生紙拿下來已經不沾血了,連滲血也沒有。我倆都鬆了一口氣,再次感受到大法的神奇,感受到師父的呵護。當時止住了血,看了看大概有二寸多長的一個口子。等了一會兒,以後再也沒出血或滲血。頭皮有些鈍痛,但不厲害,當天就結痂了,三、四天以後發癢,脫痂後完好如初,沒留痕跡。

過後和我當醫生的妹妹談及此事,她說:頭皮止血比較麻煩,因為頭皮是繃緊的,一旦劃開就是裂開的,縫都不好縫。看來這法輪大法就是不一般啊!

法輪大法是李洪志老師傳給世人的高德大法,目地在大淘汰前救下更多的有緣人。因為現在的世道、人心、環境都在斷崖式的下滑、變壞。大自然的客觀規律,能聽任其無休止地敗壞下去嗎?到大結局顯現的時候,有多少人會糊裏糊塗地為之殉葬啊!無神論把很多現代科學解釋不了的東西一律扣上「封建迷信」的大帽子,使很多人在面對大法的神奇表現時不屑一顧,認為那不過是誇張、想像或忽悠,嚴重地阻礙著世人對大法真相的深入了解。

其實,在大法弟子身上展現出來的種種神奇現象都是真實的。每個真正的修煉人在實修過程中都會體驗到大法的神奇效果。實際上大法在世間的表現,已經展現出人人都可以感受得到的殊勝和神奇。那就是在中共以傾國之力全力打壓法輪大法的時候,大法不但沒有任何退縮,反而大踏步地走向了全世界。不分地域、不分種族、不分老幼、不分信仰、不分職業、不分貧富,凡認可真、善、忍價值觀的世人,都是大法的有緣人都可走入大法修煉,都可體驗到大法的神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